他是王爷
他是近身侍卫
自打四岁被老王爷救回府
就一直在他身边伺候
当年小王爷学武
他静立一旁观看
深夜却在院子偷偷比划
不成型的动作却也开心
第二天
小王爷带着他认师傅
小王爷学文识字
他拿根树枝在地上跟着比划
第二天,他有了一套崭新的学童服
现在他的字比小王爷好太多了



老王爷去世,小王爷掌权
他依旧是近视侍卫
巴结王爷的人络绎不绝
各种奇珍异宝堆成山
红袖美人衣香曼妙
王爷从不亏待他
奇珍异宝看中即可随便拿去
王爷常问他,今晚自己宠幸哪个美人好
他低头不语
王爷再问
依旧不语




他的指责保护王爷安全
深夜昂首挺立在院子中央
听着王爷房里传出的莺歌调笑之声
他像小时候那样
拿根树枝在地上比划着写字
比划了一晚上
夜风寒凉
吹得他眼睛酸涩
眼眶泛红





王爷多情
美人宠幸不超三次
若是识趣离府时可得赏赐
若是死缠烂打
王爷手一挥
从后门直接丢出去
如同弃物
他提醒自己
万万不可学美人
分寸二字刻心头




宫里传旨给王爷配婚
他跟着王爷下跪磕头
心中默念终是等来了这一日
也好
从此王爷身边有佳人
他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然而,王爷尚不知道他要走




府里一片喜庆
唯独他心中悲凉
却不能透露出半分在脸上
王爷人逢喜事精神爽
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他可以给他做主
他摇头,说还没有成婚的打算
不小了,该打算起来了
王爷说




心有良人,怎与他人成婚
他不愿做耽误他人姻缘的事
王爷成婚前一天
他找了个借口没待在王爷的院子
在自己的房间独自灌酒
他不是嗜酒之人
现今却想一醉方休
醉眼朦胧间
眼前浮现王爷的脸
他自嘲一笑
最后一次
就让他想他最后一次
今后,决不想起






宿醉醒来万分惊吓
王爷睡在身旁,一丝不挂
王,王,王爷
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王爷睁眼
一脸的委屈
你都睡了我了
可不能不要我





他眼睁睁看着一群婆子丫鬟进来
嘴里说着恭喜他的话
手里拿着大红袍子要他换上
平日里一人打十人丝毫不费劲
竟挣脱不过壮硕的喜婆子!
换好衣服梳好头发
被推出去拜堂
跟,跟,跟谁?
他惊恐不已



你说跟谁
王爷一脸笑意
你都是我的人了



我,我,我
不对
不对
今日该是王爷娶妻的大好日子
王爷应该……


拜堂!
王爷不等他说完
一挥手就开始了拜堂




婚房内
王爷笑嘻嘻看一脸懵逼的他
皇上是下旨配婚了
可没说配谁不是
那还不是我说了算啊


他才恍然大悟
都怪自己之前太难过
竟然一直就没人提过未来王妃是谁



你呀,你呀
王爷一把把人抱住
打小我对你那心思那么明显你愣是没看出来
我用美人刺激你
你没反应
把我气得呀
只好用配婚这计策逼你表态
果真,你就是上当了
醉酒之下你才肯承认心中有我
还好,我一早就请圣旨
现在,你可是我请圣旨赐婚的人



还能说什么
王爷玩的好手段
以后
安心当这王府的爷就是了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