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兄弟(上)

晨晨生贺

纯脑洞

纯瞎编

迟来的生贺

而且还是没写完的!

我可能不是合格的晨晨亲妈

哈哈哈哈~







黄景行看着跟在自己爸爸后面进来的那对母子。

女人年纪也不大大约三十来岁,一身米黄色的棉质长裙,白色的羊皮平底鞋,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后,很斯文的打扮。

她牵着的小男孩也就五岁左右,一张圆圆的脸,既好奇又紧张地四处张望,手里还紧紧拽住他的玩具汽车。

这就是他的后妈和继弟弟。虽然妈妈已经离开了快五年,但黄景行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爸爸也偶尔会透露出一些风声,说以后会有一个漂亮的阿姨和一个可爱的弟弟来自己家住,每次爸爸都会小心翼翼地观察自己的神情。已经10岁的黄景行,也早就知道了后妈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叫她妈妈。”黄景行抿着嘴看着爸爸。

黄爸爸很善解人意伸手摸摸他的头,“没关系的,阿姨叫李洁,她还有个儿子叫钟晨,今年五岁。很乖,你应该能和他处得来。”

很快钟晨和他妈妈就就在黄家住下了,李洁性子很温柔,尽管黄景行性子不大活泼,对她也比较冷淡,但是她还是每天都伺候得妥妥当当的。钟晨也很乖,说话软软糯糯的,性格不争不抢,什么都让着黄景行先。

一年盛夏,暴雨天是夏天常见的,晚上的雷雨照旧下得跟老天泼水似的。闪电划过夜空如同金银蛇乱舞,照得钟晨的卧室偶尔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的轰天雷轰得钟晨心都颤抖了。

他害怕,偏偏妈妈今晚跟着黄爸爸有应酬出去了。他披着被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口,正想着打开门去找黄景行,黄景行是哥哥,他胆子大可以保护自己。当钟晨的手碰到了门把时又停住了。

不要打扰景行哥哥哦,要乖乖听哥哥话啊,先把好吃好玩的给哥哥先。

妈妈的平日里的叮嘱一下子就在耳边回想起,钟晨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把手放下了。其实就算没有景行哥哥,我躲在被子里雷也劈不到我啊!这样想着,钟晨披着被子又跑回床上,拿被子从头蒙到脚然后搂紧了枕头,紧闭着眼睛嘴里念着妈妈快回来,妈妈快回来。

他不知道的是,黄景行其实就站在他的房门外。黄爸爸出去的时候曾经叮嘱过他,钟晨年纪小怕打雷下雨,晚上要多照顾着点。黄景行原本想要开门进去看看钟晨,但又转念一想,如果钟晨真的害怕肯定会主动跑来找自己的,现在都没来,肯定是不害怕了。既然人家都不害怕,自己那么多事干什么,于是黄景行只在门口停留了几分钟,又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就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个不敢打扰,一个以为不需要被打扰,各怀情绪在房中度过了难熬的一夜。

二十年后。

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黄景行跃身一变,成了全球公认的中国顶尖街舞第一人,外号小恐龙!气场是身高的两倍,甚至都有了自己的全球粉丝后援会,粉丝名叫恐龙蛋。也是够可爱的了。

钟晨呢,原本软软萌萌哒的小孩身高也哗啦啦地往上扯,长成了一个容貌标致笑起来眼睛会眯起来的小可爱。而且,他也走了黄景行的老路,跳上了街舞在好几个舞社挂了名当老师。

黄景行一开始挺惊讶钟晨对于街舞的天赋,经过一轮的观察后,黄景行决定收钟晨为徒。并且,对钟晨下了死命令。

“在外面,你只许叫我师傅,不许叫我哥,记住没有?”

钟晨乖乖点头,一副乖巧听话的好宝宝模样。其实内心还是失落了,这么多年了,黄景行还是对自己心存芥蒂不愿接纳。

所以,街舞圈内圈外的除了两个人之外,大家都只知道黄景行收了一个徒弟叫钟晨,丝毫不知道两人的真实关系。

那两个就是Viho和Zaki,是黄景行的好朋友也是同学更是同为街舞圈的OG。钟晨有时候也蛮羡慕他们可以一起玩得那么好,不过他也知道黄景行的芥蒂不是那么容易消除。

街舞圈的日常不外呼练舞、做裁判、比赛、街舞相关的活动,钟晨最近有个去上海的比赛,恰好黄景行是裁判之一。而且上海还有黄景行的老朋友Evo在,赛后大家老朋友聚在一起推杯换盏好不开心。

最后黄景行是在钟晨的搀扶下回到他们住的酒店的。扶着黄景行艰难地来到床边,钟晨让他靠着床头先别睡,也不知道醉了的黄景行的听没听见,反正钟晨说完就去卫生间给他打水去了。再出来时,黄景行已经闭着眼倒在床上了。

钟晨叹口气,他没照顾醉酒的经验,现在能做的就是用毛巾给黄景行擦擦脸,擦擦手,然后给他脱了鞋子让他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等明天酒醒把!钟晨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他弯下腰温柔地用毛巾轻轻地碰了碰黄景行的额头,似乎是凉凉的毛巾给了面红耳热的黄景行带来一丝的清凉,他摇了摇头微微睁开眼。

“师父?”钟晨以为他醒了就叫了一声。

其实黄景行还是处于一种混沌当中,他隐约好像看见是钟晨在眼前,乱成一团的脑子使他无法很清醒地思考,他迷蒙的目光顺着钟晨模糊的脸一直往下,来到钟晨修长的脖子上,钟晨皮肤白皙隐隐显出淡青色的血管,这对黄景行来讲似乎是个致命的吸引力。

“你好点了吗?”钟晨看黄景行不说话,担心他是不是很不舒服。

黄景行的目光从脖子浏览到钟晨粉嫩的唇上,他听不清钟晨在说什么,只看见那粉嫩嫩的小嘴一张一合,黄景行忽然就对那粉嫩产生了渴望。

他猛地伸出双手圈住了钟晨的脖子,一使劲把钟晨往下压,准确地封住了钟晨的唇,嗯,果然软软的带着薄荷润唇膏的味道。

钟晨彻底蒙了,这是什么展开?黄景行是清醒还是依旧醉酒的状态?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黄景行不满足只是表面的亲吻,伸出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钟晨的唇齿。他的舌头紧紧地缠住了钟晨了,果然啊,甜美有略带生涩的感觉。黄景行很喜欢这种感觉,同时也产生了想要的更多的渴望,他一用力让自己和钟晨翻了个身。

钟晨一阵天旋地转后,被黄景行压在了身下......

许久没有像昨晚那么尽兴了,黄景行皱眉揉着太阳穴,头疼不仅是因为宿醉,更因为他看见钟晨赤裸躺在自己身边,他的肩头还留有几个深红色的暧昧的吻痕。

“Zaki啊,我该怎么办?”黄景行一脸天塌了的神情给好友打电话。

显然,那边的好友也没料到有这样的展开。他愣了愣,反问黄景行打算怎么办?

“钟晨还小,你要是处理不好,对他以后生活会有很大影响的。”Zaki善意地提醒。

黄景行咬了咬下唇,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会对他负责任的。他也算是我名义上的弟弟,又是我公开收的徒弟,我不会不管他的。”

“那行,你看着办吧。有事给我们电话。”

黄景行挂了电话,回头看看依旧睡着的钟晨,叹口气套上外套决定先出门给钟晨买点药,他怕钟晨的身子受不住会不舒服。

结果他一关门,钟晨就从被子里探出头睁开了眼睛。他在黄景行给Zaki打电话时就醒了。慢慢靠着床头坐起来,后背靠着床背,腰背的酸痛让他皱起了眉,私密地方的不适也让他有点难受。但是,更多的却是黄景行刚才那通电话。

负责任,只是因为是名义上的弟弟,是因为是徒弟,这里就是一个身份任而已。如果没有这些身份,黄景行是不是就不会管自己?如果是这样,他不要成为黄景行的责任,不要成为黄景行的......拖油瓶。

他希望是以另一种原因让黄景行心甘情愿地负责任,如果不是,钟晨宁愿不要。

黄景行发现自从那晚之后,钟晨从上海回来就对自己疏离了一点。虽然依旧是软软地在家叫着景行哥哥,但是只要黄景行在客厅,钟晨肯定在自己房间,黄景行在厨房拿饮料,钟晨肯定在阳台,反正就是两人不会出现在同一空间就是了!

“景行啊。”某天李洁神神秘秘地叫住了黄景行。

“怎么了洁姨?”

李洁低声地问黄景行:“那个......我问你哈,咱们晨晨是不是谈恋爱了?”

黄景行被问得一愣,拿着冰冻可乐的手指不由自主发狠地捏住了罐身。钟晨谈恋爱了?什么时候的事,自己怎么没发现,还有他如果真的谈恋爱是不是代表忘了上海的事?不知道为什么,黄景行的心忽然揪了揪,好像失去了点什么一下子空了。

“景行?”看黄景行的神色不大好,李洁叫了叫他。

“啊?哦,你说那个啊,我也不清楚啊。”黄景行回过神,随意答了一句。

“哎。”李洁有点失望,还想着钟晨整天跟着黄景行跳舞,黄景行能有点什么消息。

“不过啊,我猜应该也是八九不离十了。”李洁忽然很开心地说。“我去厨房看看那汤好了没。”李洁喜滋滋地走去了厨房。

黄景行没了兴致喝饮料,他一直纠结着那晚的事,反倒是钟晨跟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没有生气也没有说什么。估计就连李洁和自己父亲都还没知道呢!

不是自己一向都不在乎的吗,怎么现在不在乎的成了钟晨了。黄景行觉得自己的心有点乱了。钟晨洗完澡出来,晚饭都摆上桌了。难得的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坐在一起吃饭。

“景行啊,晨晨啊,你们多喝点这个薏米汤,这种天气就要去去湿,你们老往外跑,正经饭都没几顿吃的。”李洁心疼两孩子老出差,不过也没办法。比赛嘛,裁判嘛,总不能是同一个地方搞,全国那么多个地方这里搞一个那里搞一个,一个月得飞好几个地。

钟晨捧着碗乖乖喝掉了,他刚放下碗,李洁就给他碗里夹菜,边夹还边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对面黄景行看似漫不经心地夹菜吃,其实已经不经意间竖起了耳朵听人家母子的对话,

钟晨一口菜卡在喉咙,他咳了几声才说:“妈,什么谈恋爱?”

“你还想瞒啊。”李洁瞪他一眼,随即又笑开了说:“那天你洗澡,我看你手机响个不停就拿起来看了看。那个叫......子瑶的女生,不是约你吃饭看电影吗,你去了没?”

怎么现在的女生那么主动的吗!黄景行在心里吐槽。他好像忘了自己每次跳舞围观叫得最大声的也是女生。

“妈,你怎么偷看我手机!”钟晨不满地撅了撅嘴。

“哎呀,我不是怕耽误你的事嘛。快说说,那女生怎么样啊?你们发展到哪步了?”

钟晨无奈地放下筷子,“子瑶是学校摄影社的,我们学生会和每个社团都有交涉的,我就是帮了她一些小忙而已。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说完,钟晨又重新拿起筷子吃饭。

黄景行嚼着肉,原来是社团的人,钟晨是学生会的人,社团的人搞活动什么的,自然是要找学生会商量了。这样一想,黄景行感觉胸中那股闷气散了点。

“只是这样?”李洁的语气里满是失望,“不过儿子啊,现在没发展不代表以后没有对不对,你要是看着那女生不错,你主动点追人也可以啊。”

钟晨叹口气,口头敷衍李洁几口就说吃饱了要回房间。黄景行也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让两位家长慢慢吃。

黄景行来到钟晨的房门前,抬手敲了敲。

“进来,门没锁。”

黄景行推门进去,钟晨正咬着笔杆看书,一看进来的是黄景行有点诧异。

“耽误你一点时间可以吗?”黄景行用一种和善的商量的语气问。

钟晨点点头,拿走了嘴巴的笔,合上书本定眼看着黄景行,内心猜测着他估计是为了上海的事来的。

“那晚......对不起,我喝多了......就......”头一次,黄景行就算在国外JD大赛,在28000人面前跳舞,也没有现在尴尬和窘迫。

钟晨面色如常,他摇摇头,语气很轻地说:“意外而已,过去了。忘了吧。”

黄景行惊讶地看着他,他没想到钟晨竟会如此阔达,居然说忘了吧!

钟晨看着黄景行惊讶的神情,不觉好笑,他也真的笑出了声。他一笑,黄景行更懵逼了。

“难道要我向宫斗剧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才满意?”

“啊?不是不是,我只是......”只是想做点什么去补偿你。

钟晨笑了笑,“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也回不去改变的。何必记着呢。”

黄景行看钟晨这样也只好再次道歉,然后沉默离开了房间。

黄景行一走,钟晨再也伪装不下去,眼眶一红,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对不起?对不起这三个字值多少钱,说句对不起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钟晨惨笑一下,如果他要黄景行负责任,黄景行会负的,只是那不是钟晨想要的。

既然这样,我何必强求,你又何必勉强配合。

你我都是天生的好演员,各自有剧本。

没过多久,黄景行爸爸的生日到了。本来是李洁打算到钟晨的大学接他一起去吃饭的,大师临时有点事就去不成了。

“下午五点半,景行会开车去接你,到时候你们一起来吧。对了,礼物我给你准备好了,待会你自己送啊。”

看着手机里的微信,钟晨轻轻叹口气,比起黄景行来接,他更想自己去就是了。毕竟,现在他们两个除了尴尬就没别的了。收拾了东西跟宿舍的舍友打声招呼,钟晨背着包走出了宿舍往校门口走去。他走得很慢,好像这样离见到黄景行的时间就能再慢一点似的。来到篮球场,钟晨想起自己似乎很久没打篮球了,什么时候打一场吧。

“钟晨!”一声清脆的夹带着女孩温柔的声音响起。

钟晨思绪被打断,回头一看原来是子瑶,就是那个被李洁在微信里看到的那个女生。子瑶脸上带着自信开朗的笑容,笑着小跑到钟晨面前。

“之前在学生会没见到你,他们说你出去比赛了?”

钟晨点点头,“一个上海的比赛,我也是前几天才回来的。”

“这样啊,那......这个给你!”子瑶从背后拿出一份粉色包装的礼物递给钟晨,两朵红晕晕染在子瑶的脸颊。

旁边打篮球的同学看见了,都围了过来起哄。

钟晨有点尴尬,眼看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子瑶也一直递着那份礼物,眼眸带着期待看着自己。

钟晨的性子一向很温和,不大会拒绝人。但是接受礼物也就是接受了子瑶的心意,以后别人就会说子瑶就是钟晨的女朋友之类的话。然而钟晨对子瑶只有同学情,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子瑶啊。”钟晨咬咬下唇,“那个......我今天有点赶时间哈,下次......西祠再聊吧!拜拜!”

钟晨说完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挠挠头立马转身就快步走了。他一直低着头心里想着要死了要死了,子瑶肯定恨死他了,这多尴尬啊!边想着脚底下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一来到学校门口,就看见黄景行双臂交叉在胸前,一脸寒意地盯着远处走来的钟晨。

“钟晨,你还挺受欢迎的。”黄景行一字一句地咬字特别清晰。



上部完。

评论 ( 21 )
热度 ( 20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