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兄弟(下)

纯脑洞

纯瞎编

生贺变国庆贺

我厉害!







“钟晨,你还挺受欢迎。”黄景行一字一句地说。

尴尬的钟晨在听到黄景行这种不冷不热貌似讽刺的语气,顿时尴尬没了反而多了几分不舒服。

“还行吧,偶尔也有些女生过来。”钟晨原本打算解释的,话到了嘴边不知怎的就变成了这样。

黄景行的脸色越发冷,他远远瞥一眼还站在篮球架下往这边的子瑶,皱皱眉。转身往车子走去,边走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现在的女生真不要脸,什么人都敢碰。”

声音不算大刚好钟晨能听见。他皱眉看着黄景行,走到车子旁伸手去开车门的手顿住了。

“你什么意思啊,子瑶是正经女孩你别乱说话!”

看钟晨如此袒护那个女孩,黄景行压抑着的无名怒火蹭地就往上窜。他深吸一口气,眼睛紧紧盯着钟晨,钟晨也在气头上不甘示弱地同样瞪着他。

“钟晨,有些人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长点心好不好?”

“我不觉得子瑶有什么复杂的,再说,我的事不用你管!”总之现在不管黄景行说什么,钟晨都想跟他反着来就对了。

什么叫他的事不用自己管!黄景行是彻底生气了,他觉得今天的钟晨特别不听话,一点都没有之前百依百顺的样子,难道这就是所谓迟来的叛逆期?

“你的事我就管!”黄景行拿出SUPER DINO的压迫气势企图让钟晨屈服。

“你谁啊你!”

“我!”黄景行脑子里闪过一句话,我是你男人!可是,很快这句话就在脑子里消失了。

“我是你......哥!我还是你街舞老师!”

“哥?哈!”钟晨冷笑一声,“从小到大你都否认这个关系,从来不允许我在任何公开场合叫你哥。对,你还是我街舞老师,不过仅限于街舞,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了!”黄景行的我是你哥深深刺痛了钟晨。在我愿意叫你哥的时候你不理不睬,现在你凭什么拿出哥哥的气势来压我?

什么都不是,黄景行也被这句话刺痛了。是啊,自己从来就不愿意这个弟弟,严令禁止他在外人面前叫自己哥哥,至于街舞自己也只是一个老师的身份而已,好像确实没什么资格去管什么事。一瞬间,黄景行被深深的失落感包围。

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脸闭了闭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钟晨也咬着下唇低下了头,他觉得委屈和不服。黄景行对他做了那种事,除了一句没卵用的对不起什么也没有,现在又女孩给自己表白他又插手要管,他想怎样。

“钟晨,我不想干涉你交朋友。我只是希望你谨慎一点而已。”冷静下来的黄景行语气温和了一点,比起刚才的强硬现在倒像是在劝钟晨。

“谨慎?”钟晨抬头看着黄景行重复了这两个字。

“从小到大我哪天不是谨慎小心翼翼地过?”钟晨看着黄景行就红了眼眶。

听到钟晨的话黄景行愣了愣,从小到大小心翼翼?

“我妈说进了黄家要乖要听话,我照做。因为我害怕啊!”钟晨的委屈就像洪水一样倾泻而出。

“我害怕我不乖,黄爸爸会赶我走。我害怕我不乖黄爸爸会赶妈妈走。我害怕我不乖你不喜欢就给黄爸爸告状然后我还是会被赶走。于是我很乖。”忍了多年的委屈的泪水终于滑落在钟晨的脸庞。

“我怕你烦我不喜欢我,所以我一个人玩玩具很孤独的时候不敢去找你,我想找人给我读故事的时候,我不敢去找你,怕你嫌我烦,怕你不喜欢我!”

“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一天晚上下很大的雨,天空电闪雷鸣的。我用被子从头包到脚,我想去找你我想有个人陪着就不怕了。可是我手都已经放在门把上了,我最后还是抱着被子躲回了床上。因为妈妈说不要去烦你,所以我就不敢去找你。”

黄景行呆立在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钟晨在黄家是过得那么委屈的。他一直都是乖乖的很听话,他以为那是他的本性,原来是他的委屈。

“我已经谨慎了二十多年了,现在我想任性一回,可以吗?”钟晨看似询问的语气其实是肯定的语气。

“还有,今晚吃饭我不去了。你替我跟黄爸爸说一句生日快乐吧。”钟晨说完抬手摸一把脸转身就飞快地跑了。

黄景行看着他越跑越远的身影,心里是满满的痛和深深的后悔。原来那个大雨夜他是害怕的,原来他曾经想来找自己,只是怕烦了自己所以就不来了。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讲,独自在房间内忍受雷电带来的恐惧,实在是件太残忍的事情。

但是,钟晨,你知道吗,那晚其实我就在你的房门口,只是我没有进去......因为我也没有勇气进去。

我以为,你不需要我......

最终,黄景行和钟晨都没去黄爸爸那里。

“晨儿说晚上突然有课不来了,什么课非得晚上上啊!”李洁摇摇头。

“景行说临时有个活动要排舞,也不来了。”黄爸爸收到了黄景行的微信。

钟晨多年的委屈终于说出来了,但是依旧是一股郁闷之气盘踞在胸口使得他异常难受。于是,他跑来练舞室疯狂练舞,开着音响跳了一首又一首,好像不知道累。一边跳,脑海就跟放电影似的闪过一幕幕和黄景行这二十多年来相处的画面,都是些不开心的画面。

钟晨停了下来,换了一首节奏更快的歌,更加疯狂地跳起来。周围的人都开始有点担心了,钟晨今天不对劲啊,这是不是跳得有点太疯了?于是,他们有人给黄景行发了信息。

Dino,你徒弟钟晨今天不大对劲啊,这练舞练得都快疯了!

收到信息的黄景行此时正在酒吧灌酒,陪着他的是Viho和Zaki。黄景行很少买醉,一般都什么不开心的都会选择练舞来发泄,这也算是舞者特有的习惯吧。

Viho陪着他一杯杯地灌,眼看喝得差不多了,Zaki对Viho使个眼色,Viho会意地点点头。

“宝宝,喝不少了,歇会再喝。”

黄景行看一眼,微微勾起嘴角,调侃地看着他。

“醉了?我记得你以前挺能喝啊,是不是现在被Zaki管着不敢喝了?”

Zaki笑着说:“他喝死了我都懒得看他一眼。倒是你,今天怎么了?”

黄景行没说话,才放下的酒杯又被拿起,Zaki一把按下他的手。

“喝多了伤身,有啥事你直接说,看兄弟能不能帮你解决?”

黄景行正要开口,手机就响起了信息的声音。看了眼信息,黄景行皱皱眉,钟晨也是不开心了吧,跟自己不同的只是他选择了跳舞,自己则是选择了喝酒。不过根据信息来看,钟晨跳得挺疯狂,黄景行担心他伤了身子,就回个信息给那边。

帮我看着钟晨,强行关音乐都行,总之不能让他练伤了身体。

那边也很快就回复了,你不过来看看?他是你徒弟啊!

过去看看?怕是看到自己他更不开心了。何必去添堵,黄景行自嘲笑笑。再度回了信息。

忙,走不开。麻烦你了。

回了信息,黄景行再度开启了灌酒模式,他的内心既自责又难受,他一直以为委屈的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乎钟晨,不愿意去面对那种模模糊糊的感觉,以为故意忽略就可以当做不存在,结果现在伤人伤己。

自醉酒那晚之后,黄景行又一直在忙于舞社、裁判之类的事,等他有时间回家的时候,才从李洁口中得知钟晨要去日本留学。

“咳.......嗯。”黄景行在厨房门口轻咳一声,算是给在冰箱那里拿饮料的钟晨一个招呼。

钟晨自从那天在黄景行面前一股脑把心里话都吐出来之后,心情也就不那么郁闷了。他也想好了,这辈子和黄景行也就那样了,不会有更深的关系,也不至于关系破裂,毕竟他得顾及自己的妈妈和黄爸爸。

拿着饮料才转身,钟晨神情平静看着黄景行。

“你喝什么?”

黄景行摇摇头,“不用了。嗯......那个......你要去日本多久啊?”

如果可以,能不能不去?

钟晨低头熟练地勾起了饮料罐上的拉环,“噗呲”一声,一股水汽喷了出来,钟晨喝一口冰镇的汽水才缓缓回答黄景行的问题。

“不知道。”

黄景行诧异地看着他,“那......课程是上多久啊?”

“三年。”钟晨又喝了一口汽水,“如果喜欢那边的环境,可能毕业也留在那边。”

眼不见,心不烦,不是很好吗,你有你的生活,我过我的日子。

钟晨见黄景行没话说了,就拿着汽水准备回房间。

“钟晨。”黄景行叫住走到住房门口的钟晨,“其实那天晚上下雨,我就在你的房门口站着。”

钟晨惊讶地抬头,拿着汽水瓶的手指微微收紧,随后又松开了。

“那又怎样,你终究没有进来。”钟晨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黄景行。

“互不打扰才是我们最合适的相处方式。”说完钟晨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互不打扰了。互不打扰。哈哈,原来现在自己连打扰的资格都没有了,是什么时候失去的?或者在二十年前的那个大雨夜,自己转身离开的时候就失去了。

看,黄景行你活该。

钟晨回到房间眼眶微红,他刚刚才知道原来当时黄景行就在自己房门口,也许他们一墙之隔就阻断了所有的可能性。

钟晨深吸一口气,说好要放下的,说到就要做到。

放不下一个人,但是已经没机会了,怎么办?

黄景行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间,他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一大块,即使是舞蹈也无法填补的缺失。但同时他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失去钟晨,不甘心从此退出钟晨的世界,不甘心呐,于是他决定求助于Zaki。为什么不找Viho?

黄景行表示,卧槽你认真的吗?谁会找个整天只会“Zaki,Zaki”的三岁幼儿园小朋友解决问题!

不是说黄景行只有VZ两个朋友,他有很多朋友。但是VZ是最为特别,是陪着他一起经历青春,一起经历舞蹈,一起经历低估巅峰的至交好友。

收到黄景行的微信,Zaki有点惊讶,他们的黄暴龙什么时候深陷爱河了?

对方是有另一半所以没机会吗?

不是

那你加强进攻就行了啊!送礼物,约吃饭,看电影之类的

没用

为什么啊?哦,斯文类型的是吧,那就逛逛书店啊,展览啊,博物馆的呗

不行

......所以,你喜欢了个什么人?

黄景行抿嘴想了想,还是打下钟晨两个字发了过去。

Zaki看见钟晨两个字显示惊讶,然后又笑了笑。继续发送回复给黄景行。

那可是你弟弟兼徒弟啊!你下得去手啊?啊不对,你已经把人家吃干抹净了!

黄景行叹口气,可不就是下手并已经把人吃干抹净了吗!

不是亲弟弟,而且师徒怎么了,亮亮不也和韩宇嘛

那你之前说没机会是什么意思,钟晨不喜欢你?

黄景行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都发给了Zaki。Zaki看完之后啧啧啧地砸吧嘴,想不到啊想不到,黄景行你和钟晨还有那么一段故事呐。而且Zaki可是精明之人,这一看就是钟晨的心结没解开,他觉得自己委屈,他不想再做无意义的付出。而且,他觉得黄景行是因为责任才要对自己负责的。

说到底,钟晨要的是黄景行真心实意的爱,不是同情和负责任。还有钟晨现在对黄景行没有安全感,他以为黄景行讨厌自己。

钟晨想要什么你知道吗?

黄景行看到Zaki的问题,一时没有答案,是啊,钟晨想要什么自己从来都不知道。

不知道。

黄景行老老实实地回Zaki。

那你好好想想,等你想到了,钟晨也就到手了。

看到Zaki的回复,黄景行陷入了沉思,钟晨需要什么?黄景行仔仔细细地回想了很多关于钟晨的事情,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是钱。忽然之间,黄景行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钟晨,那个从小就软乎乎的小孩,看起来单纯可爱,可是现在却离自己很远,远到自己已经摸不透他了。

哎,无力地长叹一声。黄景行任由自己摔在床上,毫无头绪啊!这比跳舞陷入瓶颈还难解决!黄景行抿着嘴,皱着眉,钟晨,钟晨,无数个·不同表情的钟晨交叉出现在眼前。最后定格的,是在学校门口眼眶泛红委屈愤怒的模样。一想到钟晨那副样子,黄景行就心疼。

不管钟晨想要什么,黄景行都决定要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觉告诉他,就算最后会失败,最后钟晨还是选择离开,自己都努力过了。想到就做一向是黄景行的信条,所以他立马起身离开房间去敲钟晨的房门。

“钟晨,你睡了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房间内的钟晨正在准备去日本的东西,他听见黄景行的话又看看有些凌乱的房间,就说到:“我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黄景行也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钟晨现在肯定不想听他说任何话,只是他一定要说。

“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见我,但是,我还是有些话要告诉你。没事,我们隔着门说也可以。”

在门内的钟晨愣了愣,他其实只是觉得房间乱没好意思让黄景行进来,但是听黄景行这么说,他倒是想听听他能说出些什么。

“钟晨,我很笨。我以为一直装作对你不在乎,我就真的可以不在乎。在日本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混蛋!但是钟晨,其实我心里有点高兴,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不过,迟钝的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你,毕竟我一直都在逃避面对你。我以为你会哭闹,结果你太冷静,你跟我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觉得嗯就是这样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但是你之后就开始疏远我,一点点的不着痕迹的,这时我才感到有点失落,直到在学校里看见有女生主动对你表白,我很生气。我傻,我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可是一想到有人要把你抢走,我就很生气。我不是故意要说你朋友,我那都是气话。”

黄景行头抵着房门,低声在诉说着自己的心声。

房间里的钟晨先是惊讶,后来又红了眼睛。

深吸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房间里一点反应都没有。黄景行不确定钟晨是不是在听,不管怎样有些话既然决定就一定要全部说出来!

“钟晨,我太自信了。我以为你会一直在我身边,但是这段时间里,我眼看着你跟以往一样叫着景行哥哥,但是神情却是冷漠,眼神是无光的,我很难受。我这才知道失去一个人原来是这种感觉。我的心空了一大块,好像什么东西都填补不了。刚才你又跟我说你去了日本可能就不回来了,我们要互不打扰。可是,钟晨,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跟你互不打扰。”

可是,互不打扰才是最好的模式。

钟晨难过得捂住了嘴巴,眼泪簌簌地留下来,但是他死忍着不哭出声,他蹲在地上身子颤抖着。

“钟晨,我一直逃避的其实就是一件事,可惜我太蠢,我现在才搞清楚。原来,我一直喜欢你!只是我可以忽略,以为可以骗过自己。”

“我没有骗你,我不是为了让你留下而撒谎。真的,钟晨,我现在才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我只要一想到你将来挽着一个女孩子的手的画面,我就揪心似的痛!哦,还有,我刚才发微信问Zaki怎样才能追回你,Zaki说如果我能搞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就能回来我身边。钟晨,我太笨一直想不到你想要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你告诉我好吗?我一定尽力去做。”

听着黄景行在门外的真情表白,钟晨稍微不难过,但是他不敢相信黄景行真的喜欢自己。他担心黄景行只是习惯了自己的追随,习惯了自己什么都听他的。也许这是黄景行的真心话,也许是黄景行冲动下的胡言乱语,钟晨不敢去信。

他拿起手机点开黄景行的微信,写了很长的一段文字发了过去。

黄景行瞪了许久,都没见钟晨开门或者房间内有什么动静,难道真的睡着了?黄景行觉得不可能,自己一直在说话呢,是个人都能被吵醒。还是,钟晨依然觉得不想理自己?正纠结呢,微信响了。

我不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这样,我们给彼此三年的时间,用着三年的时间来理清对彼此到底是怎样的。三年后,如果你感觉没变,我们日本毕业典礼见。

看到钟晨这段微信,苦恼多日的黄景行露出了第一个笑容。最起码,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好,就三年。

一周后,钟晨坐上了去日本的飞机。

钟晨走后,黄景行的生活照旧,期间没少女孩明示暗示来示好。

“我心里有人了。”黄景行浅笑回答。

有人追问是谁那么厉害能进SUPER DINO 的心里。但不管怎么问,黄景行都是微微一笑,一概不回答。

三年后的毕业典礼,钟晨心情平静,身穿博士服戴着博士帽跟老师同学合照留念。

“哇!那个人跳舞好厉害啊!”

“对啊,好帅!”

身边经过的日本同学纷纷议论着什么钟晨侧耳一听,貌似是说什么人在那边跳舞好帅?钟晨虽然来日本留学,舞蹈也没有荒废,有时候也练练舞。他按照同学指的方向走去,果然一群人围在那里发出了惊叹声。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街舞社的人在跳舞忽然来了一个男的,那个男的主动加入跳舞,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能跳得过他!”

钟晨挤进前面,一个穿着黑色卫衣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动作刚劲有力,没有可以卡点,但是却有刚刚好表现了节奏,动作顶级的高难度,但他做起来却柔韧有余。

钟晨看了一会,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伸手摘下了博士帽,脱下了博士服,活动了一下手脚,加入了男人的舞蹈。

两人都没有说话,彼此看一眼即心意相通,没有事先排练,没有相互约定,但是一切都是那么的模切和完美。

两人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喜、思念和爱......



下部完。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