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P】朝歌暮欢

纯脑洞

纯瞎编





江湖上有个让人闻风色变的地方,风云堂。

要想了解江湖秘闻,去风云堂。

要想医治奇难杂症,去风云堂。

要想聆听妙音弦乐,去风云堂。

要想......总之,你想得到的,风云堂都有!

风云堂集齐了江湖上各路神仙高手。神医谷少谷主韩宇,妙音阁阁主王子奇,天机阁阁主林梦,神机阁阁主冯正,天兵阁阁主杨文昊,武行阁阁主黄景行等,都是江湖上名头响当当却不轻易露面的大人物。

要说这风云堂堂主也是一位厉害人物,姓高名博,来历不明却一身的好武艺。某天,他在路边见到黄景行。

“这位少侠英气俊郎,不如加入我们风云堂可好?”

黄景行当时是待在一个镖局里走镖的,不巧世道艰难,镖局倒闭正愁没地方去,这高博一说黄景行想好歹有个管饭的地方,就欣然答应了。

这一来,他就叫来了杨文昊和王子奇,这三人本就是世交。后来,林梦、韩宇、胡浩亮等一大串也跟着来了。

这里啊,就跟大家说说天机阁阁主林梦的故事。

要说这林梦林阁主啊,那也是一表人才,在风云堂一众俊男美女当中也算是容貌俊朗的。本来一张清秀的脸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不开硬是留了一脸的络腮胡子!还十分宝贝,每天早上起床照着镜子竟然是先打理胡子而不是头发!

而且林梦啊特别心软,一点小事就哭。路边看一小鸟飞撞墙死了,哭。王子奇养的花枯萎了,王子奇还没哭呢,他就拿着小铲子哭着把花埋了。王子奇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养花了,通通种仙人掌吧。

林梦在风云堂负责的天机阁,里面藏匿着无数江湖上的秘闻,而且他们自有一套收消息的方法。俗话说,大隐隐于市,这不,哪天你经过的某条街,旁边一个吆喝得起劲的小贩也可能是天机阁的眼线。

要说最容易收到消息,最容易让人放松套话的,莫过于朝歌暮欢楼。这朝歌暮欢楼是天机阁底下最大的分堂,表面上是跟青楼没什么两样,其实内藏玄机。

“哎呀,林大爷今个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朝歌暮欢楼的老板娘淡淡一脸笑容,拿着大红色的真丝手帕使劲就捶在林梦的胸前。

林梦深吸一口气,胸前隐隐作痛。

“淡淡,咱能有点女人样,不那么暴力吗?”林梦揉揉胸,还是觉得痛。

淡淡冷笑一声,尽管林梦算得上自己的上级,可淡淡从来对他的态度就算是对兄弟的态度。

“咋地啊,嫌老娘凶啊,找你的许公子去啊!”淡淡撇撇嘴,甩着帕子指着楼上一个身穿大红色袍子披散着长发,在两位男子间周旋敬酒的男子。

林梦顺着淡淡的手指看过去,许宸志今日身穿大红长袍,腰间的腰带紧勒出细腰,火红的颜色更衬得他皮肤白皙,乌黑柔顺的头发随意盘了一个发髻在头顶,一根木簪子斜斜地插入,增添了几分慵懒之意。

许宸志绝对是这朝歌暮欢的头牌,他的容貌让许多姑娘都自愧不如。肤白如凝脂,眼眸如含着一汪秋水,眼尾上挑,看你一眼似乎就能把你的魂给勾走了。在风云堂的培养下,他习得琴棋书画舞,柔软恍若无骨的身体,跳起舞连也动人不已。也是这般天赐的好相貌,让他获得消息比其他人容易得多。

只不过,许宸志在这里是靠姣好容貌获取情报,但拒出卖身体,这是林阁主下得命令

“那两个什么人?”林梦问这话的时候,眉头皱在了一起,脸上是不悦的神情。他眼睛死死地盯着楼主那一抹纤细红腰的手,林梦觉得那手极度碍眼。

“是忠义堂的两位少堂主,听说最近忠义堂和朝廷走得挺近,老高要我们打听打听。”淡淡借着用帕子擦脸的动作在林梦耳边轻声说。

“派别的人去,让宸志去内堂等我。”林梦说完转身走了。

“啧,吃醋就直说啊!”淡淡嘀咕了一声。然后扭着腰带着笑来到许宸志那一桌,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句。

“梦爷来了,在内堂呢。”

许宸志听见梦爷两字眼睛一亮,嘴边露出一丝开心的笑意。淡淡看他那样偷笑了一下。

“行了,赶紧去吧,梦爷可没什么耐心。”

许宸志低头看看喝得差不多醉了的忠义堂的两位少堂主,淡淡点头表示不用担心。许宸志才轻轻挣脱了被揽住腰的手,站起来整列了一下衣衫,才施施然地往内堂走去。

来到房间却不见林梦,许宸志也不管那么多了,换来下人备热水准备沐浴。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来到镜子前照了照,但凡美人没有不在意自己相貌的,伸手从头顶拔下发簪,随意地丢在桌子上,没了发簪的巩固黑发倾斜而下,发丝拂过脸庞更加魅惑。

下人把热水备好,许宸志低头正要解腰带,一双略微粗糙的双手出现了,一股许宸志熟悉的气息从后袭来。而且来人极为放肆,还用舌头舔了舔许宸志的耳朵,然后沿着耳垂往下一路来到脖颈。

许宸志知道是谁也就没有挣扎,任由他放肆而为。林梦喜欢许宸志乖巧听话的样子,一把扯开他的腰带,手就往中衣那里去了。

“这衣服不许再穿,扔了。”林梦吸吮着许宸志修长的脖子说。

“为何?”许宸志偏头看着林梦不解地问。

“因为他们把手放你要上了,这衣服他们摸过了。”林梦趁机在许宸志脸上亲了一口。

“呵......”许宸志轻笑一声,“那我要扔的衣服多了去了,你别忘了我靠什么获得情报。”

“那就都扔了,我给你做新的......”

话音刚落,一抹嫣红飘然落地,晶莹白皙的后背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林梦眼前。林梦用一根手指撩起散落的头发放至许宸志胸前,雨点般的吻落在光洁的后背上......

室内一室旖旎,木桶内的热水热气渐渐散去,却无人理会。

云雨过后,许宸志披了一件衣服就出了房门。院子里被夕阳西下镀上了一层金光。

“啧啧啧,这总算是开门了啊。”淡淡一脸坏笑,倚在一根柱子旁边嗑瓜子边调侃许宸志。

许宸志脸微微一红,“淡姐惯会取笑我。”

“我可没有取笑你。不过,有件事嘛......我觉得你提前知道比较好。”淡淡嗑完了手里的瓜子拍拍手,神情变得正经起来。

“咱们风云堂的堂主高博的侄女,好像叫......哦对,高芊。似乎对林梦有那么点意思,高博也乐于促成这桩婚事。”

许宸志闻言身子微微一僵,但脸上却挂上了笑容,“那位高小姐想必是人中龙凤吧,咱们阁主艳福不浅。”

带着蜜的笑容看不出丝毫的难过,心中的痛自己知道就好。从未想过能够与林梦共度余生,只要能抓住片刻的欢愉,便是天大的恩赐。

看到许宸志好像一点都不难过,淡淡有点诧异,她走近一点,悄声问:“要是林梦真的和高芊在一起了,你怎么办?”

许宸志笑得更开心了,“要是朝歌暮欢还愿意收留我,我就留着。要是......要是不愿意留我,我就走呗。我还不稀罕呢哈哈哈。”

不能共度余生,天各一方各自安好也不错。许宸志早就想好了。

“可是......”淡淡总觉得许宸志和林梦就这样散了挺可惜的。

“淡淡,你没事做的话,昊子那最近有几件新兵器想试试效果,正缺人呢。”不知何时,林梦也醒了,披着一件白色里衣在肩上,紧致健硕的身材一眼可看。

淡淡一听林梦的话,立马表示自己很忙,非常忙,脚底抹油一般就溜走了。

许宸志转身看林梦一眼,神情平静没说话。林梦皱皱眉,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臂。

“高芊的事你别在意,淡淡那嘴就那样。”

“如果是真,也没什么不好。”许宸志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他。

林梦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被许宸志抢先了一步。

“我让人备热水,你沐浴更衣吧。”

林梦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出来许宸志是因为淡淡的话有点不高兴,但是许宸志一向是洒脱的人,不会对他大吵大闹。林梦叹口气,有时候他倒希望许宸志能够像韩宇,对胡浩亮发脾气把什么话都说出来。只是,林梦不知道的是,许宸志早就做好了离开的打算,只是缺一个契机而已。

一连几天,林梦都在风云堂,许宸志也在朝歌暮欢楼继续着他获取情报的任务。那天两人都没再提起高芊,也许是,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天,高博请喝酒,难得的林梦、王子奇、杨文昊、黄景行都齐了。除了出任务的韩宇和胡浩亮。正喝得高兴,外头一人气喘吁吁跑进来就朝林梦喊了。

“梦爷,不好了!有人在朝歌暮欢楼闹事,许......许公子受伤了!”

“什么!何人如此大胆?淡淡呢?”林梦一听许宸志受伤,立刻就脸色大变站了起来。

“是......是......”来人胆怯地看了高博一眼,不敢言语。

“说!”林梦怒喝一声。

“是......是高芊高小姐!”来人想惹着林梦是死,惹着高博也是死,倒不如实话实说了。

高博闻言放下了酒杯,皱了皱眉。

林梦也瞪大了眼睛,高芊怎么会去朝歌暮欢楼,还伤了许宸志?他回头看看高博。高博也看看他,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茫然。

“许公子伤得严重吗?”王子奇稍微想了想,隐约猜到了高芊为何这样。怕是前天高博宴请他们,席间提起了高芊和林梦,似乎是想促成一对璧人。但是,林梦直言已经有心上人,高芊追问之下林梦说是朝歌暮欢楼里的一位公子。

这高芊想必是咽不下这口气,去找许宸志晦气了。

“挺严重的。生生挨了高小姐两鞭子呢!整个后背都皮开肉绽的了!而且,其他人也都被高小姐伤着了,但是没有许公子严重。”

林梦这下是脸色黑了,他回头瞪了高博一眼,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管她是你侄女还是皇帝的女儿,她敢伤了许宸志就等死吧!”说罢一甩衣袍大步离开,他担心许宸志的伤,高芊用的鞭子是腾龙鞭,鞭子上还有倒钩,这一鞭下去许宸志算是去了半条命了,更何况是两鞭。

“这护得哟,高博我看你侄女小命难保了。”杨文昊喝了口酒,看着高博说。

“哼,要是今天伤的是子奇,我看你还能如此这般悠闲。”黄景行看他一眼。

是了,今天的事要换做是王子奇,怕是这风云堂也被杨文昊拆了。

“来人,把高芊带回来!就算是绑,也得绑回来!”高博知道林梦有多紧张许宸志,也知道这次高芊确实是闯祸了。

快马加鞭回到朝歌暮欢楼,一进门就看见满地狼藉,杯盏酒菜撒了一地,好几个下人在地上口吐鲜血,唯独不见许宸志的踪影。

“许公子呢?”

“在......在楼上,淡淡姐已经叫了大夫来了。”一个受了伤的人脸色苍白地回答。

“给他们找大夫疗伤!”丢下一句,林梦急匆匆冲上楼,一把推开许宸志的房门。

“宸志!”林梦大喊一声,却见淡淡走过来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中间。

“你可算回来了,这回宸志可受了大罪了。”淡淡一脸的心疼,也略带责备地看着林梦,“你和那个高芊到底怎么回事啊,今个儿人一来就指着宸志大骂,哎哟,骂得那一个叫难听。”

林梦着急地扯住淡淡的袖子,“宸志伤得怎样了?严重吗?伤及内在了吗?”

“那倒没那么严重,只是两鞭子下去整个后背都皮开肉绽了,血淋淋的看着就疼。”淡淡当时回来看到挨了两鞭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许宸志吓了一大跳。

“大夫是在给他上药吗?”进房间半天也没听见许宸志的声音,林梦更加担心了。

“嗯,不过在大夫来之前,宸志就痛晕过去了。”淡淡回头看了看,又看看林梦,“你留着这吧,我去清理一下下面。”说完走到门口,顿了顿,又回头看着林梦。

“其实,宸志有想过离开朝歌暮欢楼的。”

“为什么?”林梦惊讶地问,许宸志从来没说过他想离开。

“他觉得他和你不能一生一世,毕竟你俩身份地位都不同。所以,当初他知道高芊喜欢你,甚至可能会与你成婚的时候,他就觉得他离开的时候到了。”

林梦低下了头,他没想到许宸志会是这样想的,他从来没想过失去了许宸志会是怎样的。

“我说梦爷啊,有些话呢得说出来,不然啊,人家永远不知道你想什么,你说是吗?”淡淡觉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差再提点一下林梦。

一言惊醒梦中人,林梦忽然想通了,他对淡淡笑笑点点头。

“谢了。还是你们姑娘家心细。”

“哟,这会子我是姑娘家了哈。”淡淡笑着迈出了房门又轻轻地关好房门,她想等房门再打开的时候,就会有好消息了吧。

林梦来到床边看着趴着昏迷脸色惨白如纸的许宸志,原本光洁的后背两道长长的延伸到腰际的红通通的伤痕,上面还凝固着已干的血迹,血肉模糊的。

林梦一下子就红了眼眶,他捧在手心的宝贝如今竟是因为自己就白白受了伤和侮辱。虽然没亲耳听见高芊骂了许宸志什么,但是淡淡说骂得那叫一个难听,想必也是极为伤人的话。

“嗯......”一声轻微的声音从许宸志嘴里飘出来。

“宸志!”林梦急忙低头去看他。

许宸志微微睁开眼,尚未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就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他闭上眼皱起了没,后背的疼痛好像有火再烧一样,疼得他额际开始冒汗。

“宸志,你是不是很难受?后背很疼吗?”林梦看许宸志难受的样子,更加心疼了。

“林梦......”许宸志恍然间好像听见了林梦的声音。

“我在!我在!”林梦用帕子轻轻地拭擦许宸志额际的汗珠,嘴里还应着话。

“高芊说......要我不要......不要缠......缠着你........”许宸志看清面前的人是林梦,又想起了高芊的话。

“管她说什么废话!”一听高芊的名字,林梦就火大。

“我没事......你不要在这里了,不然......高芊......”许宸志想着林梦离开吧,高芊之前对他说的话如刀子般一刀刀都深刻地刻在他心上。

“宸志,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陪你,不怕,我回来了。我不会再让高芊欺负你了,以后都不会了。”

“真的?”心头的万般委屈涌上心头,许宸志眼眶泛红直接就掉泪了。

“真的。宸志,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但是,你听我一句,我林梦此生此世只要你许宸志一人,别的什么高芊李芊都不要。我只要你,许宸志。”林梦用自己的鼻尖碰着许宸志的鼻尖,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低沉的声音带着浓厚的爱意说出了此生最真挚的承诺。

“我配不上你的......”许宸志眼泪掉落在枕头上。

“那就没人配得上了!”林梦轻轻   舔   掉许宸志脸上的泪珠。

“那你不许后悔。”

“此生不悔。”

几天后,林梦抱着许宸志下楼。

因为后背的伤没好,许宸志每日只能趴着养伤,日子久了难免会无聊。而朝歌暮欢楼自那日之后,林梦就下令休养生息过些时候再开门。

“要不把躺椅拿来,你侧躺着舒服些?”看许宸志坐在那背有些佝偻,林梦知道那是伤口疼给整的。

“趟多少天了都,难得坐一下。”许宸志摇摇头,刚要伸手去拿杯茶,林梦已经斟好了茶放嘴边吹了吹,直接喂到许宸志嘴边。

许宸志笑了笑,就着茶杯喝了下去。自从那日两人互相吐露心事,彼此交心,还定下了终身盟约,林梦就对许宸志宠到极点,有求必应试试躬亲,唯恐许宸志不如意不顺心。

“梦爷,许公子,高爷来了。还有......高小姐也来了。”外头来报。

“还敢来?行,宸志,今个儿我就给你报仇了!”林梦脸色一沉,眉头聚拢。

许宸志听见高博是和高芊一起来的,知道今日林梦无论如何也是动不了高芊的了,搞不好还伤了和高博的情谊。

“待会见了人,你别冲动。”许宸志劝到。

不一会高博带着高芊进来了,许宸志本想起身行礼的,奈何稍微动一下后背就痛到不行,微微一皱眉就被林梦按住了手。

“别动,待会伤口又裂了。”

“高堂主,请恕宸志无礼了。”许宸志微微弯腰算是行礼了。

“无妨无妨。”高博才不会在这时候来挑许宸志的刺。他微微一笑,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许宸志。

“这是神医谷少谷主特制的外伤药,一天三次伤口好得快一些。你将就用着吧。”

“韩宇制的药?”自高博和高芊进来,林梦就黑着脸看也没看一眼。这会听见高博说是韩宇亲制的药才看着高博。

高博点点头,“韩宇知道许公子伤了,特意赶制的。”

韩宇怎么会知道许宸志受伤,还不是王子奇细心,修书一封给韩宇。韩宇回信顺带着这盒外伤药。

“劳烦高堂主替我谢过神医谷少谷主。”许宸志接过药,打开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竟闻不见一丝药味反而是带着一股清香。

“行了,药送到了,你俩赶紧滚吧。”林梦现在是真不愿意多看这两人一眼。

“林梦!”许宸志低声叫一声,伸手扯扯他的衣袖。

林梦看看他,又看看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的高博,其实他也没怎么怪高博,他只是恨高芊而已,现在被许宸志劝了,也就撇撇嘴。

“坐下喝杯茶也行。”

高博这才笑着坐下,高芊一直站他身旁没坐。她一进来就看见林梦喂许宸志喝茶,拿眼神都温柔地快要滴出水来了,又见原本对他们没有好脸色的林梦,在许宸志的劝说下才愿意留他们喝杯茶,心中更是失落不已。

“高芊,你是不是有些话要对他们二位说。”高博举着茶杯,看了高芊一眼。

高芊上前两步对着林梦和许宸志行了一个大礼,“那日是高芊不懂事,大闹了朝歌暮欢楼,在此给两位赔罪了。”

碰,林梦一手摔了一个茶杯在地上。

“你只是大闹了朝歌暮欢楼?你倒是说得挺轻描淡写的。我手底下十几个人被你打伤,宸志被你打得后背皮开肉绽,这两日才稍微能动弹一下下了床!你倒是两句话就全部带过去了!”林梦瞪着高芊,眼眸里似乎有团火,要把高芊燃烧至尽。

“要打要骂悉听尊便!”高芊咬着牙,林梦发火她其实挺怕的。

“哈!你舅舅在此我是能打你还是能骂你?”林梦讽刺地看了高博一眼。

“就当我不存在。”高博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瞎啊?你一大活人在那杵着我能当不看不见!”林梦狠狠地踢了椅子一脚。

“既然高小姐都道歉了,林梦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许宸志真怕林梦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高博看了看许宸志,眼眸里多了点赞许,识大体通人情处理事情够大气!难怪林梦一头栽他手上了。自家侄女一比,难免太娇纵任性不识大体。

林梦虽然是不愿意的,但高博人来了自然也是动不了高芊的。他不耐烦地挥挥手。

“滚滚滚滚!看着你们就烦!”

高博笑嘻嘻地放下茶杯,“那我们可就走了哈。”

“滚!还有,高芊以后我这朝歌暮欢楼不欢迎你,你永远都不要再来了!”

高芊咬着下唇几乎就要哭出声了。

林梦才不管她哭不哭,眼见起风了担心许宸志受凉,就走到他身边一把把人抱起。

“起风了,我们回房吧。别伤未好又添风寒。”

许宸志点点头,头靠在林梦怀里安心地闭上眼睛,任由林梦抱他上楼。

“这回彻底死心了吧。”高博看着高芊。

高芊红着眼问:“我哪里不如他了。”

“没有,只因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你。”


完。



评论 ( 18 )
热度 ( 11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