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直播间的故事

纯脑洞

纯瞎编






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开始直播了,钟晨低头看了看腕间的表。作为一名出色的电台节目主持人,守时是钟晨的第一工作准则。

而腕间的表可以帮他更好的确定时间,这表还是等会来录节目的人送的,两人一人一只是情侣款。

我大概提前半小时前到。

看着微信里昨晚收到的消息,钟晨嘴角微微勾起。算起来他们快一个月没见着面了,那人这个月里飞了好几处地方,一星期前还飞去了美国当某个比赛的裁判。今天飞机一落地就要赶来鞥天一起录节目,钟晨有点心疼他了。

咚咚咚,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没等钟晨回应去开门,门就被直接打开,节目组主任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人还拉着一个大行李箱

钟晨一见那个人就惊讶了一下,那人看钟晨吃惊的样子,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黄老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待会跟你直播节目的主持人钟晨,钟晨啊,这就是街舞圈鼎鼎大名的黄景行老师。”节目组主任以为两人不认识,十分热情地介绍着。

但是钟晨和Dino都带着有点好笑的神情看着主任,等介绍完了,钟晨还十分有礼貌地上去伸出手。

“黄老师,久仰大名,今天能一起录节目,是我的荣幸。”

调皮。Dino笑着伸手去握钟晨的手,一握着就不愿意放开了,多久没碰这人了,微凉的指尖让Dino不禁用力了几分。

钟晨轻咳一声,瞥一眼主任,Dino这才万分不舍地松了手,但还是暗地里用小指划过了钟晨的手心,钟晨猛地收回了手,瞪了Dino一眼脸泛红潮。

“钟晨啊,黄老师是特意提前过来跟你讨论一下待会节目的事,你认真点听黄老师的建议哈。”

“那个黄老师,你们聊,我去给你准备咖啡。”说完主任就要打开门出去。

“哎,主任!”钟晨叫住他,“黄老师周居劳顿的,咖啡伤胃还是温水好点吧?”

“哎好!还是钟晨细心。那黄老师你们先讨论。”

等主任出去了,Dino把行李箱靠墙放好,顺便把门锁死了。

“怎么提前那么多过来,不是说半小时吗?”钟晨以为Dino真的是来讨论节目的事,就把已经整理好的问题想拿给Dino看。结果,被Dino从后面抱上来,双手撑在桌子边缘把人禁锢在他和桌子中间。

“想你了就提前了一班机。”Dino咬着钟晨的耳朵,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使钟晨的耳朵发红发热。

“你要看看资料吗?”钟晨微微偏头问。

“看来干嘛,难道你还会乱问吗!还不如让我好好看看你!”Dino双手搭钟晨肩上把人转过来,趁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在钟晨唇上轻啄一口。思念已久的唇让Dino还想再继续吻,可一靠近就被钟晨轻轻推开。

“干嘛,这是在工作,你不要乱来。”钟晨是害羞怕被其他同事看见。

“啧,门都锁了谁会看见。”不满意钟晨拒绝自己的态度,Dino微微皱眉伸手按住钟晨的后脑勺,把人压向自己然后霸道地封住了唇。

分别多日,所有的思念和热情都在瞬间爆发,Dino的舌撬开了钟晨的唇齿,紧紧地缠住了想要躲避的钟小舌。钟晨原本想要推开,但是其实他也想念Dino想得紧,而且Dino说锁门了那就陪他放肆一会吧,于是钟晨原本抵在Dino胸膛的拳头移开了,双手主动揽上Dino的脖子,主动去回应Dino的吻。

一吻毕,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Dino看着钟晨略微红肿的唇,指腹滑过软软的唇。

“啊,对了,差点忘记了。”钟晨想起什么了。

“就是这次你不是过来了嘛,主任的意思是,看能不能把Viho哥或者Zaki哥也请过来做一期节目。你帮我问问他们好不好?”

Dino食指和大拇指捏住钟晨的下巴,“这么久没见都不说一句想我,还要求我做这做那的,嗯?”

钟晨撅噘嘴,“你都占我便宜了,还不帮我。”

“那你想不想我?”

钟晨歪歪脑袋看着Dino,“你帮我就想,不帮就不想。”

Dino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抹痞痞的坏笑,腰间用力往前一挺,立马就能看到钟晨睁大了眼睛,咬着下唇使劲捶了自己一下。

“还敢跟我谈条件了?我看你是欠教训。”

Dino仗着把门锁死没人可以进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于是,他低头舔上了钟晨的脖子,还惩罚性地咬了一口。手也不规矩地伸进了钟晨的衬衣,抚上了那纤细的腰肢,顺便再侧腰拧了一下,当然不舍得用力怕弄疼了。手一路移动,摸上了紧致凹凸有致的腹肌。

钟晨跟他学舞快十年,跳出了一副好身材,只是钟晨平日里不喜欢显露,跳舞穿衣也是宽宽大大的,一点儿看不出身材那种。只有Dino切切实实感受过那诱人的身体。

这下钟晨是真得要拒绝,虽说是锁了门但始终是怕会有人进来,当然不允许Dino这么放肆。

“你别......不行啦!”钟晨扭着腰想躲开Dino的手,却不知这样更激起他的 欲——    望。

“我快想死你了!”Dino一手挑开钟晨衬衣的头两颗扣子,吻上了钟晨的锁骨和胸膛。精致的锁骨如同涂了毒——药的苹果,诱惑着Dino去吃一口。

“嘶......疼!”Dino真的咬了一口锁骨,一排略深的牙印就明晃晃留在那。

“说,想不想我!”Dino直视钟晨,大有钟晨摇头就在这里把钟晨办了的意思。

钟晨怕他有更过分的举动,只好红着脸点点了点头。

“我要你说出来。”Dino不依不饶。

钟晨抬头瞪他一眼,可许久未见就连是被瞪,Dino也觉得那一眼是风情万种的。

“想!想你!行了吧!”钟晨没好气地捶了Dino胸膛一下。

“待会录完节目还有事吗?”

钟晨摇摇头,为了直播好Dino的节目,主任特地把钟晨其余的工作都分给其他人了。

“那就是等会可以跟我一起回家了?”Dino有点高兴。

钟晨点点头,“应该可以。”

“那Viho或者Zaki录节目的事,就看你回家乖不乖了。”Dino凑近钟晨吻了一下嘴角,“如果表现好,也许两个我都可以帮你叫到。”

钟晨自然知道这表现指的是什么,耳根都红透了,嘀咕一声“流氓!”
“那也是只对你了。”
两人又黏黏糊糊地聊了一会,主要是Dino摸摸小手,亲亲嘴,再摸摸腰之类的。钟晨红着脸欲拒还迎,反正Dino也算是得逞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钟晨一把推开Dino,用眼神示意他安分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才开门。
“钟晨,黄老师,时间差不多,我们过去直播间吧。”主任过来叫人了。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FM924《街舞那些事》,我是你们的节目主持人,钟晨。”

Dino第一次看钟晨主持节目,神情悠游自在,语气温柔说话条理清晰。Dino不禁微微勾起了嘴角,觉得他的人怎么看怎么都是好的。

“如果大家上期有收听我们节目的话呢,就应该知道我们这期会有一个街舞圈的超级大咖做客我们直播间。会是谁呢?一首歌之后,我们来揭晓答案。”
钟晨对外面做个手势,外间工作人员点点头,随即一首英文歌就放出。

摘下耳机,钟晨看着Dino,笑着问:“待会可能还会有听众打电话进来提问,紧张吗?”

Dino笑笑,“反正有你在,我不会答的就你来好了。”

“OK,那一首很适合跳黑泡的曲子后呢,那位街舞大咖也已经坐在我旁边了,现在就请他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钟晨把Dino面前的麦克风打开。

“大家好,我是黄景行。很开心今天来到节目里跟大家聊天。”

“黄景行哈,一个不管你跳不跳街舞都会听说过的名字。当然,也有人会更熟悉SUPER DINO这个名字。哦,好像忘了说欢迎黄老师了。哈哈哈。”

“没关系,你不欢迎我也来了。哈哈哈。”
D ino也是熟悉钟晨的套路了。

“既然来了就和我们大家聊聊天吧。最近黄老师挺忙的啊,好像出国了吧?”

“啊是,之前美国有个比赛,请我过去做裁判。”

“其实黄老师做裁判也不是第一次了,那这次的裁判和以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其实工作内容是一样,我和另外几位裁判也是老朋友了。工作之余还吃个饭一起跳跳舞啊之类的。要说不同啊,可能就是心态不同了。”

“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当然。”Dino笑了。

“以往出国工作如果时间不是很赶的话,会在那边多留几天。这次就想着赶紧做完赶紧回来,毕竟这边还有让我很牵挂的一些事一些人呐。”
Dino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看着钟晨说的,眼神也不像一开始录节目那样冷清,带着一丝的暖意和温柔。

钟晨明白他的意思,低头露出一丝的微笑。

外间的工作人员:直播间仿佛有粉红泡泡???

“那黄老师跳了这么多年的街舞,可以跟我们说说现在国内街舞的发展趋势吗?”

“发展趋势那当然是越来越好了,现在很多的资源的确很发达,不像我们那个年代只有一台破录音机,一盘磁带听到吃带都舍不得扔。没什么专业的舞社和老师,随便一块空地就是我们练舞的地了,学校的舞室紧缺到要抢的地步。而且那时候,我们跳街舞是让人觉得不务正业,这个过程好多人都放弃了,如果他们能坚持,现在应该也是蜚声国际的了。”

钟晨看到Dino的脸上出现了感慨和惋惜。他有些心疼,他没经历过Dino那个年代,但是他也了解过那时候的一些事情。在资源贫乏的年代,能坚持到现在,吃的苦和委屈难以想象。

“那其实黄老师算是国内第一代正式跳街舞的前辈了。那经历过这么多年的风雨,黄老师对现在跳街舞的一些后辈有什么建议或者提点的呢?”

“永远不要忘记你跳舞的初心。你是真的喜欢,还是想通过跳舞去获得些什么。另外,不管做什么,能够遇到志同道合彼此相通的伙伴很重要。像我就很幸运,这一路走来,有Viho, Zaki, Evo,冯正,高博他们陪伴。”

钟晨正要说些什么,Dino又开口了。

“而且上天真的待我不薄,现在又让我遇上最重要的人。”

Dino趁在直播间桌子下面没人看见,抓住了钟晨的手,钟晨眼睛有点红。

“这个人呐跳舞很有天赋,又肯练,又低调,而且乖乖巧巧的,真的很得人疼爱啊!”

钟晨羞红了脸,Dino这算是公开的隐晦都表白了。

“谢谢黄老师跟我们分享了那么多跳舞的心路历程,那如果可能的话呢,下期也许会有另外的街舞大咖哦!这次节目就到这里咯,我是你们的钟晨,下期再见吧!”

什么你们的钟晨,明明就是我的! Dino暗自想着。

“哎呀辛苦辛苦,黄老师辛苦了。这期节目的收听率很高,台长很高兴呢!”主任走进直播间笑成了一朵花。

“主要是主持人的功劳吧,能看出来他提的问题都是认真做过功课的,太专业了。”Dino笑着跟主任说。

“还是黄老师的功劳最大。当然,钟晨也是还不错。对了,钟晨你刚才说下期还有大咖回来,是谁?”

钟晨看向Dino,“这得看黄老师能说得动谁了。”

“放心吧,VZ两个是跑不掉的了。其他的再看看吧。”

“那就谢谢黄老师了。”

“客气了。”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笑容里尽是默契和甜蜜。

主任:怎么好像无形中吃了狗粮???

回家后的钟晨被Dino迫不及待抵在门上就亲了。不一会衣衫尽褪,Dino专挑他敏感的地方弄,钟晨被挑逗得腿都软了。

“嗯……你坏!”把钟晨压在柔软的被子里,钟晨受不了了在Dino肩头咬了一口。

Dino也不介意,“这么久没碰还不许我坏了?”

“这里不行!……不要……这里……”

Dino的手指触到了暖道里钟晨的敏感点,钟晨声音都带着颤抖。

“不要的话,下期节目可能就没嘉宾了哦!”

“混蛋……你卑鄙!”钟晨气得骂人。

“嗯,我卑鄙。我认。”

Dino笑着丝毫不介意人儿的话,这一个多月见不到也吃不到,这会解放开荤了,还跟你讲究风度吗?怎么可能!
当然是吃饱最重要了!

钟晨被折腾得筋疲力尽沉沉睡去。Dino来到窗边打了个电话。

“Zaki,下个星期有事吗?没的话帮晨儿的节目做一期嘉宾吧。顺便问一下Viho什么时候有空也去一趟。”

吃干抹净总得兑现承诺,不然人儿得跟他闹脾气了。反正自己家的,除了宠着还是宠着吧!


@白纸黑字  送白白的一篇甜文。希望你开心点。

评论 ( 15 )
热度 ( 22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