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景奇】囚(下)

纯脑洞

纯瞎编







医院。

“林梦。”

病房里,缠满了绷带的林梦躺在床上,满脸无奈地接受Viho的投喂。他觉得自己挺倒霉的,莫名其妙走路上就被一帮不知道人什么套一个黑布套,然后好像把他拖到什么地方,一顿拳打脚踢,然后丢下他那帮人就走了。

听到门口的叫唤,林梦和Viho一起看过去,Zaki满脸愧疚地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果篮。

“Zaki!”Viho丢下手里的碗,直接就朝着门口奔去。到了Zaki面前才发现他的脸色很差。眼下的乌青都快赶上熊猫了,眼睛还红肿着,嘴唇干燥都起皮了。

Zaki看着Viho低头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看Viho。

“我来看看林梦。顺便,有东西给你。”Zaki的声音嘶哑,似乎是哭伤了嗓子。

Viho其实又很多话要问,比如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Dino放你出来了之类的,但是顾及着林梦还在,就打算待会跟Zaki一起离开的时候再问。

Zaki侧身越过Viho走进病房,把东西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看着麻神绷带缠得跟木乃伊似的林梦,Zaki一下子又想哭了。

“哎......你别哭啊,我没事,就......就跟摔一跤似的,没事的啦。”看Zaki想哭的样子,林梦有点慌,他从来没见过Zaki哭,毕竟三个人当中一向都是自己比较爱哭。

Zaki红着眼对林梦鞠一躬,“对不起,不是我你也不会被人打。”

Viho听了这话立马上前拽住Zaki手臂,“什么意思?”

林梦也是一脸懵,“不是......我被人打,跟你有什么关系?”

Zaki抬头,看着林梦,“是Dino,是他派人打你。因为,我不肯跟Viho分手。”

Viho一听睁大了眼睛,心头的火蹭一下就窜起来,他咬着牙双手握紧了拳头,看看林梦又看看Zaki。

“妈 -的!”骂了一句就转身往门口走去。卑鄙!有本事冲我来,搞我朋友算什么本事!Viho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他现在只想找Dino好好打一架,教训教训那个只会搞小手段的卑鄙男人。

“回来!”Zaki大喝一声,“我还有东西给你。”

快走到门口的Viho硬生生收回脚步,闭了闭眼睛平复一下情绪,尽管他现在很生气,但是对着Zaki他永远都凶不起来。他走回Zaki身边,就见Zaki从卫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大红色的......请帖!

Viho一脸诧异看着递到自己眼前那耀眼的红色,林梦先是因为自己是被Dino安排的人打了而诧异,现在看见那红色的请帖直接就傻眼,事情的发展他有点看不懂。

Zaki递着请帖的手颤抖着,他不敢看Viho的神情,他甚至连正面对着Viho递请帖的勇气都没有。

“我和Dino要结婚了,下个月十五。”哽着喉咙,抖着嘴唇异常艰难地说出这句Zaki认为他有生之年最难说出口的话。

Viho脸色刷的白了,他难以置信地颤着手缓慢地接过请帖,Zaki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Viho慢慢打开请帖,上面清晰地写着:Dino,Zaki婚宴于下月十五在XXX酒店举行,恭请杨文昊先生出席......

“怎么......回事?”林梦虽然觉得现在不是他出声的好时机,但是他觉得有必要问一下。

Zaki咽下即将倾巢而出的泪水,“我哥为了逼我们分手,就找人教训了你。他说,如果我们不分手就会继续伤害我们身边的人,不想身边的朋友继续受到伤害,就分手和他结婚。现在你们明白了?”

Viho把请帖摔在地上,原本脸色就不好的他,现在更是惨白,他绝望地摇着Zaki的手臂。

“你答应了?你要跟他结婚是不是?”泪水顺着脸颊流入了嘴巴,苦涩的味觉在嘴里蔓延。

“是!我答应了!我们以后没有关系了!你记住了,从此以后,我们形同陌路!”Zaki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来的,似乎不这样他没办法面对Viho。

Zaki要断了Viho的念想,他要做一次坏人,去伤害那个他深深爱着的男孩,他要亲自挥刀斩断他俩之间的情丝。从此彻底毫无瓜葛。

“我去找他,我要  杀  了他!”彻底失去理智的Viho只有一个念头,那个人是魔鬼,必须  死!

“你回来!”Zaki一把拉住红了眼睛如同愤怒的狮子的Viho。

“你去找他阻止我们结婚,然后,这次是林梦,下次你想是谁受伤,石头?Evo?还是廖博或者李玉龙?你要看着他们在你面前趟成一排你就开心了是吗!”Zaki的心也很痛,但是要他眼睁睁看着这么多无辜的人因为自己受伤,他做不到!他不能牵连他们的朋友受伤,他才是罪该万死的那个人。

听了Zaki的话,Viho闭上眼睛浮现出那些朋友们的笑脸。是啊,同样是重情义的人,怎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缠着绷带躺在面前。一个林梦已经是活生生的例子,再也不能误伤其他人了。

“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们也别遇见了。我怕......还是辜负你。”Zaki说完慢慢转身脚步虚浮地走向门口,心里祈祷着Viho千万不要叫住自己,千万不要,因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跑回去一旦回去,就再也不想离开。可是这样不行,这样会伤害到很多无辜的人。做人,不能太自私。

Viho看着Zaki渐行渐远,他迈开的每一步都像踩在自己的心上,走一步就听见心破碎的声音。Zaki走得决绝,连头都没回一下,谁知道他是不敢回头更是不能回头。

林梦眼睁睁地看着最好的两个朋友就这样分手,他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在现实面前有时候感情就是不堪一击。

Zaki回到家的时候,Dino并不在。他终于是断了和Viho的感情,以后不会再有人因为他而受伤,只是他对Viho的伤害永远都弥补不了。

这一生,终究是辜负了。

Dino回家保姆阿姨说Zaki很早就回来了但依旧没有吃晚餐。Dino皱眉,今天他是特地放Zaki出去的,目的当然就是去看林梦和给Viho送请帖。

推开Zaki的房门,刚好他洗完澡出来,正拿着毛巾擦头发。洗过澡的Zaki浑身撒发出薄荷的气息,甚是清爽宜人。只是Zaki抬眼看他一眼,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打开柜子拿出电吹风准备吹头发。

Dino上前接过电吹风,按着Zaki的肩膀让坐在镜子前,他亲自帮他吹头发。Zaki没有拒绝很听话坐了下来,这让Dino很惊喜。嗡嗡的电吹风响着,Dino的手在Zaki黑亮柔顺的黑发间穿梭,以前他们也常常这样互相帮对方吹头发很温馨的日常。

吹着吹着,Dino的视线落在因为Zaki低头而露出的白皙的脖子,上面还留有一小滴小水珠。Dino咳了一声,面对自己最心爱的人,他不经意间露出的小性感其实很是撩人。手缓缓地从发梢移到脖子,大拇指摩挲着突出的一小节骨头,吹风机还在嗡嗡地轰炸着,气氛却悄悄渗入了一些暧昧。

Zaki在Dino帮他吹头发的时候,其实一直在放空,没留意到Dino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后颈。

滑嫩的肌肤给了Dino不一样的手感,他忍不住低头去用唇贴上了那片微凉的皮肤。

感受到异样的温热,Zaki才回过神来一惊,扭头去看身子开始扭动身子想要站起来,却被Dino长臂一伸,搂住了腰然后更加放肆了吻上了那一节白皙的后颈。

Zaki皱眉挣扎得厉害,他现在有点排斥Dino,况且他本身就是那种比较介意距离接触的人。

“放开!”语气带着点恼怒,与Zaki一向柔柔的说话语气不同。

“我们很快就结婚了,提前适应一下没什么不好。”

Zaki当然不想Dino碰自己,他使劲把搂在自己腰间的手扯下来,愤怒地站了起来,还没迈开步就听见“砰”的一声,电吹风被Dino扔在了地上,而他自己竟然瞬间腾空被Dino抱起来往床边走。

“放我下去!”

Zaki瞬间白了脸,他意识到Dino想要做什么。他手脚扑腾着,但是Dino力气比他大抱得稳稳丝毫没影响。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床边,Zaki被使劲扔了下床,一阵晕眩待他反应过来Dino已经压了下来。

“走开,滚!不要碰我!”Zaki害怕加生气,他双手握成拳使劲就捶打在Dino身上。

Zaki的激烈反应刺激了Dino,就这么不愿意我亲近你吗?Dino一皱眉,抓住Zaki的两只手的手腕,抵在枕头的两侧。

“这么讨厌我吗?”语气带着点不甘和难过。

Zaki死死地瞪着他,“不是讨厌,是恨!你知道为什么的!”

恨吗?到头来,他所做的一切只换来Zaki的恨。但是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明明是他先出现在Zaki的生命中,他的一切他都参与其中,为什么最后得到Zaki的不是他呢?

Zaki趁着Dino分神的一刻,立马就挣脱开被钳制的手腕,想要趁机推开Dino好逃走。

察觉到Zaki的意图,Dino神情一暗,眼睛一眯,眼神落在因为之前挣扎而歪向一边的宽大的衬衣领口。一截精致的锁骨透出诱惑的信息,Dino低头就咬了一口锁骨。

“不......不要!”Zaki带上了哭腔。他满脑子都是Viho的样子,他不要现在这样,他不要Dino碰他。

听到Zaki似乎哭了,Dino急忙抬头去看,泛红的眼眶还有已经苍白了的小脸,Zaki咬着下唇浑身颤抖着。

看他这个样子,Dino是心疼的。但是就这样放过机会,Dino不愿意。

“我就不可以吗?”Dino缓和了语气,语气里带着点悲凉。

Zaki闭了闭眼睛,眼角一滴泪滑落下来。再睁开时,Dino依旧看着他。

“我已经是Viho的人了。”Zaki声音很轻,但是在Dino耳里犹如雷鸣。

这次轮到Dino青了脸,他没想到两人发展这么快,除了彼此确定关系还发生了关系。他难以置信地看着Zaki,他还是输了,连心带人他一样都没得到。

Zaki深吸一口气,“你说的对,我们很快就结婚,不可能这样一辈子。来吧,就当是报答你前二十年对我的照顾。”

Zaki知道今晚是逃不过了,与其负隅抵抗,倒不如如了Dino的愿赶紧了事。他主动撩起衣服下摆,缓缓往上拉直至高过胸前最后整件衣服被Zaki脱掉扔在了地上,然后Zaki闭着眼睛安静地等待Dino。

看着Zaki的举动,Dino有一瞬间的愣了愣。后来意识到Zaki此举是为了报恩,不是真心愿意把自己交给他。报恩,要用这种方法来报恩吗?Dino自嘲地笑笑,你看你费尽心思,最后得到什么?

恨,报恩,这些都是你想要的吗?

当然不是。

但是,你想要的,Zaki都已经给了别人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

迟迟没感受到Dino的下一步行动,Zaki疑惑地睁开眼,看Dino一脸落籍。

“你......”Zaki犹豫着开口。

Dino深深看他一眼,竟然起身了还拉过被子一把盖住了Zaki赤裸的上身。他走到窗边点了烟,狠狠地吸了几口,平复一下内心起伏的思潮。

Zaki倒是被他搞疑惑,不过看Dino离开自己的身体,Zaki暂时放心些,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又裹紧了被子,靠在床头看着Dino。

一根烟很快就完了,Dino又点了一根,回头看看Zaki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内心一窒什么时候两人开始变成这样。

“你安心睡吧,我今晚不动你。”

Zaki听了点点头,但是内心丝毫不敢放松,方才的恐惧尚未完全散去。他慢慢躺下依旧是面对着Dino的方向,被子里的手死死拽住领口,缓缓闭上了眼睛。

Dino靠着窗户又抽了好几根烟,思绪冷静下来后,Dino走过来床边看着Zaki熟睡的模样。他轻轻地坐下来,伸手抚摸了一下Zaki的脸,低下头鼻尖碰了碰Zaki的。

“你就那么喜欢他,什么都给了他。”低声喃喃了一句,Dino的心满是酸楚。说完这句话,Dino给Zaki掖好了被角,起身无声离开了房间。

等听到关门的声音,Zaki才睁开眼。他听到了Dino的话,但是能怎么样呢?爱已经深入骨髓,不是可以随便抽离的。

第二天,Zaki睁开了略微沉重的眼皮,昨晚他睡得并不好,翻来覆去的。洗漱过后,他坐在客厅等着早餐。

“Zaki少爷。”一名Dino的近身手下走了过来。

“我哥呢?”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人,一般Dino都会陪着Zaki吃早餐的。哪怕是前段时间Zaki闹绝食,Dino也会把人带到餐桌上。

“Dino哥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他让我告诉您,婚礼取消了,您自由了,你可以去找任何你想找的人了。”

“你说什么?”Zaki睁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才一个晚上,怎么事情就有了那么大的变化。

“你刚才说我哥说婚礼取消,我还可以......还可以去找Viho?”Zaki站起来,用力抓住那人的手臂使劲摇了几下,以示确认他刚才的话是不是真的。

手下点点头,给他一万个胆也不敢假传圣旨。

Zaki把人一把推开,直接就奔出了门。他要找Viho,要告诉他自己不用和Dino结婚了,自己还可以跟他在一起了。Zaki边跑边拿出手机打给Viho。

“喂......”那边Viho的声音低沉沙哑。

“Viho!我哥说我不用和他结婚了!婚礼取消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真的?”Viho本来在家一晚上没睡,地上散落了很多啤酒罐。听到Zaki的话,他顿时就站了起来,惊喜似乎来得太突然,让两人都有点难以接受。

而Dino在公司办公室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眼前是大半个城市的景色,听着手下给他汇报说Zaki一听见不用和自己结婚立马开心地跑去找Viho,虽然是意料之事,但停在耳里还是觉得尤为刺耳。

是什么时候决定放下的?大概是昨晚听到Zaki说自己已经是Viho的人的时候,得不到心得到人有什么用?况且他两样都得不到。

“Dino哥。”一把温柔的嗓音唤回了Dino的注意力。

Dino回头,一个身材高瘦脸型微圆的男生带着好看的微笑看着他。

“钟晨,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助理。”

“是,我会努力的。”




下部完。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