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共坠深渊

纯脑洞

纯瞎编

对话较多,希望你们有耐心看完!










专场顺利进行中。

八分钟的惊艳舞蹈,突如其来的举高高,让现场观众为之沸腾。

“好了,看过精彩的演出之后,我们现在就来和Viho哥聊聊天了,好吗?”顶尖MC又名杨文昊头号粉丝的廖博拿着话筒,对着站在身边的Viho做了个请的手势。

穿着粉丝特制的迷幻五彩卫衣,额际还留着汗的Viho拿着一瓶水,十分亲民地就在舞台边缘坐下来了。

“你们满意刚才的表演吗?”略微低沉又带着磁性的嗓音在整个会场回荡。

“不满意!”不出意料,粉丝纷纷喊出了这三个字,希望可以借此再看更多精彩的舞蹈。

“你们啊!”Viho假装委屈地指指粉丝们,“我跳那么卖力,你们都不满意。下次我不搞专场了。”

“满意满意!”一听偶像说不要专场了,纷纷就改变态度。

“今天呐,你们可以不满意我,但是,你们不能不满意其他表演的人。”Viho回头看看站在内幕侧边的兄弟们。

“他们都是放下手头上的事特地过来帮我的,你们可要谢谢他们,没有他们就没有这场演出!”

“Viho是越来越会说话了。”Zaki转头笑着对石头说,石头点点头,内心却在说你等着吧,后面还有的说。

“我和他们都是很多年的交情了。他们当中我的学长,对,你们都知道是谁。”Viho笑着回头身处一根手指指了指Zaki。

Zaki调皮地从内幕后面露出一个鬼脸,引来了粉丝的一阵欢呼。

“其实啊,我跟学长有很多故事可以跟你们说的。其中,我想跟你们讲一个长达十几年的暗恋的故事。”说到最后,Viho的声音稍稍低了下去,头也微微垂下了。

Zaki有点愕然,他有点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这个所谓暗恋的故事一旦说出来,就会引起轩然大波。他皱皱眉,对着一直站在舞台侧面没有说话的廖博使个眼色。

廖博会意走了过来,Zaki低声问他Viho到底要说些什么。廖博微微一笑,同样低声地回答Zaki。

“一些他很想说的话。”

Viho抿抿嘴,他之所以选择在今天这种众目睽睽之下说这个故事,其实他是在赌,赌那个他暗恋了十多年的人,会不会有表示。

“十多年前,有个傻子进入了现代音乐学院读大学。说实话啊,那时候啊他极度自信,毕竟老师和一些师兄什么的都夸他极有天赋。直到他遇到那个带着温暖笑容的学长,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自那天初遇他就和学长一起玩一起跳舞了。那个时候,真的很开心啊!”

Viho说着露出了笑容,那个时候天真无知,却也天天过得快乐无比。

“傻子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学长,有时候想着想着就会露出傻笑,这可把傻子的同居人吓死了,你们也都知道,那个同居人就是......”

“黄景行!”粉丝已经替他说出来了。

“对啊,就那只恐龙嘛。他老问傻子在笑什么,那时候傻子还不好意思承认,就说是想起小说里好玩的情节了。可恐龙了解傻子啊,傻子哪是爱看小说的人呢!就一直逼问,最后,傻子不得不承认其实是在想学长!”

Zaki睁大了眼睛,疯了吧!他在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怎么会在这种场合说这样的话!他使劲拽了拽廖博的袖子,让他赶紧出去救场,不然就来不及了!

廖博却摇摇头,拒绝了Zaki的请求。

Viho抬头看看观众席,粉丝们都看着他等待着他故事。笑了笑,拧开水瓶喝了口水。

“恐龙就说喜欢就去表白啊,学长还是单身呢!可傻子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不是很厉害,等将来自己变得很厉害了就去跟学长表白吧!于是他每天都拼命地练,从早上八点练到深夜一点,除了吃饭喝水不带停的!就是希望可以快点追上学长的步伐,做到跟他并肩。”

Zaki被他这么一说,也不禁回想起以前的校园时光。那时候Viho就常常黏着自己,明明舞种不一样却非要跟自己一起练。有时还要带着自己跳他的舞种,不跳就撒娇卖萌到自己跳为止。

“可是,当傻子可以跟学长并肩的时候,当傻子认为时机合适要去表白的时候,学长却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傻子了!找他练舞说有课上,找他吃饭又说要去外地当裁判,反正各种借口。”

Viho的声音带着点哽咽,眼眶开始微微泛红,想起每次那个人都避开他的眼神,故意装听不懂他的话,Viho心里就有深深的失落感。

“Viho加油!”看到偶像难过了,粉丝也跟着心疼了。

“一开始傻子以为学长讨厌自己了,就很乖地没有去打扰学长,但是耐不住想念啊,没过多久又开始去找学长,学长也依旧很温柔地对自己,但每当傻子想要说些类似表白之类的话的时候,学长就又开始回避了。这样傻子很无奈,为何学长明明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意,周围一起跳舞的哥们明里暗里地也帮过傻子几次,但是学长依旧装傻装不明白!”

Viho深吸几口气,才忍住了汹涌的情感没有立刻哭出来。

“后来,傻子才知道原来学长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害怕耽误傻子的前途,所以一直装傻。直到有一次,傻子借着酒疯强行对学长表白,逼学长给自己一个回应。学长才告诉傻子,傻子能取得今日的成就不容易,他不能轻易地毁了傻子,还有啊,学长叫傻子好好对粉丝,因为一旦发生什么不应该发生的事,就会失去所有的粉丝。学长说他不能拉着傻子掉进那个黑暗的深渊地狱。”

Zaki红了眼眶,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Viho真的什么都说出来,自己一直以来不就是为了守护他好不容易的才得到的一切,为什么他要亲自毁掉!他今天真的是疯了!

“廖博求求你!出去救场吧!再说下去,他会失去一切的!”Zaki恳求廖博,趁现在还可以挽回还不迟的。

但廖博还是摇摇头,看似残忍地拒绝了Zaki的恳求。

Zaki瞬间就急了,他回头看着身边站的几个兄弟。

“你们谁出去阻止他,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

可是,林梦、Evo、泽栋等都纷纷摇头,没人愿意。

“Zaki,我们都不会去的。因为,这话Viho早就该说的。”林梦一脸认真地看着Zaki。

“Zaki啊,有些事你就听听Viho说吧,选在今天说,也是他自己的决定。”Evo伸手拍拍Zaki的肩膀。

这时的Zaki才恍然大悟过来。

“原来你们都知道他会在今天说这些,你们都瞒着我。”

“这是师父让我们不要告诉你的,不然今天就说不成了。”泽栋有点抱歉地看着Zaki。

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的,只有自己才蒙在鼓里。Zaki有点失力地晃了晃身子,林梦立刻扶住了他,看他脸色苍白林梦再看看台上的Viho,叹口气摇了摇头。

“可是......”Viho一个深呼吸,吸吸鼻子,“学长不知道的是,傻子早就身处黑暗的地狱深渊!”

“学长怕傻子失去粉丝,怕傻子被人指指点点,可是傻子从来都不怕!当然了,傻子也觉得你们很重要!”Viho指指粉丝,微微勾起嘴角,神情是真挚的。

“但是,你们知道爱而不得的痛苦吗!你们知道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总是有所避忌地,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却残忍地伸手把你推得远远的,还要很温柔地跟你说,这是为你好!”

Zaki已经开始了轻声哭泣,他转身埋首在林梦怀里哭着。Viho所说的一切他怎么会不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可是在把Viho推远的同时,他何尝不是心痛万分!

“那么,学长。我已经在黑暗深渊了,你愿意陪我共坠深渊吗?”

Viho站起来,面对Zaki的方向,缓缓地问了出来。

Zaki在林梦怀里抬头,用手背擦擦已经哭花的脸,深吸了几口气,周围的人都拍拍他的背或者肩膀,给他鼓励和勇气。

Zaki转身看向Viho,在灯光下的那个人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当初他就是不忍心让他明珠暗投,所以才会一次次在他表白的时候装傻,以为自己的苦心他会懂。结果,他懂了,却还是一意孤行,在今天把话说了出来。

“去吧,Viho等得够久了。”Evo推了Zaki的后背一把,Zaki向前踉跄了几步。

“加油!”石头捶了Zaki的肩膀的一下。

“加油加油!”一众兄弟都给他鼓劲。

Zaki缓缓地走出了内幕,台下爆发出一阵呼声。

“Zaki!Zaki!”

“傻不傻!”Zaki在Viho面前站定,哭得沙哑的嗓子令声音很低沉。

“刚才不都说是傻子嘛。再说,都傻了那么多年了。”Viho心疼地看着哭得双眼通红的Zaki。

“我为什么那样做的,你不知道吗?你非要一手毁掉你现在所得到的一切吗!”

“我懂!可是如果以后的路没有你陪我走,我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

Zaki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脑海里回忆起他一次次的撒娇,一次次地试图表白,又一次次被自己故意忽视后的受伤的眼神。

“Zaki,我很珍惜我现在的一切,但是你不要忘了,当初不是你我不会那么努力的。我已经在深渊了,出不来了,永远都出不来了!”

Viho抬手抚摸着被泪水湿润了的Zaki的小脸,那张椅子带着浅浅温柔笑意的脸,Viho很久很久都没有抚摸过了。

“傻子!”

“我是。”

“大傻子!大笨蛋!”

“我认!”

“傻子,深渊那么黑,你不怕吗?要不要学长陪你?”

Zaki说完,露出最吸引人的如沐春风的笑容,一如当年Viho在学校见到的第一眼那样。

Viho惊喜地瞪大了眼睛,他赌对了!他终于等到了,他的学长,他的终于对他露出了那种他最喜欢的笑容了。

“有学长陪着就不怕了!”

说完,Viho一把拉过Zaki把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两具颤抖的躯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哇哦!让我们为有情人终成眷属,鼓掌!”

这个时候,廖博终于是履行他MC的职责,主动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兄弟,大家看着这对好事多磨的有情人,都感慨颇深。

粉丝其实也红了眼睛,能够在这个舞台见证他们最喜欢的两个舞者在一起,身为粉丝实在是深感荣幸!

好不容易抱够了,Zaki轻轻挣脱了Viho的怀抱,Viho却一手牵起了Zaki的手,紧紧地握着,手心的热度传到Zaki手里,温暖并安心。

“那你们现在还会喜欢这个大傻子吗?”廖博问出了Zaki最担心的问题。

“喜欢!超级喜欢!”粉丝整齐一致地回答。

“那我们的Zaki你们喜欢吗?”

“喜欢!”

听到回答Zaki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他对着Viho露出一个欢心的笑容。

“在一起!在一起!”不知是哪位粉丝带的头,全场都在一起喊这三个字。

“你看。”Viho侧头低声在Zaki的耳边说。

“我没有失去他们,并得到了你。”

上天眷顾,你终于回来我身边。



完。




评论 ( 12 )
热度 ( 35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