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奇,昊奇】囚(番外2)

纯脑洞

纯瞎编





被Dino压向床铺的瞬间,Zaki的眼眸闪过一丝的恐惧和无措。Dino内心一阵的刺痛,为什么要害怕,我们不是应该最亲密的吗?

同时,Zaki的脑海里浮现出和Viho在一起的画面,他和Viho发生关系很是顺理成章。那天是Viho的生日,他以为Viho喝多了送他回家,却在门关上的一刻被Viho按住肩膀抵在门上热烈地亲吻着。

一吻毕,Viho略带得意的语气对他说:“我要来拆我喜欢也最期待的礼物了。”说完,他手伸进了Zaki宽大的卫衣下摆。

Zaki害羞但是没有拒绝,他双手圈住Viho的脖子,头埋在双臂间,任由Viho为所欲为。那晚,是他们彼此交融最深刻的,那晚他们定下了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终身。

看着Zaki空洞的神情,Dino知道他的思绪瞟到别的地方,难道在这种时候,他还想着Viho?Dino剑眉聚拢,低头在圆领T恤露出一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突然的痛感让Zaki回过神,他看着眼神充斥着欲望的Dino,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我已经是Viho的人了,就在他之前的生日的时候。”

Zaki想,如果不是纯洁的自己,Dino大概也不会想要的吧,也许还会嫌弃起自己。

Dino闻言睁大了眼睛,脸色沉了沉。他最属意的人已经把自己交出去了,连心带人的,真真是都不给自己留下点什么。

“如果你还愿意要我,我就当是报答你这二十多年来的照顾。”

说完Zaki竟然双手抓住T恤的边缘慢慢往上拉,紧致结实的腹肌全部暴露在Dino眼前,纤细的腰肢看起来盈盈一握。用力往外一扯过了头的T恤,Zaki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在Dino眼前,不得不说白皙美好的躯体还是让Dino体内的情欲更加汹涌。

Dino的眼眸更加深沉,他夹带着欲望的声音低沉之极。

“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从今晚开始,你必须只能属于我!”

暴风雨一般狂暴的吻落在Zaki的胸膛上,没有挣扎没有咒骂,Zaki认命一般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泪滑落在枕边......

婚礼当天。

婚礼是在教堂举行,按照Dino的想法是,结婚是很神圣的一件事,教堂是纯洁和神圣最好的代表。

“你来啦,没给我带结婚礼物吗?”

休息室内,Zaki一身纯白色高级订制的西装,他原本就非常适合白色,配上他温柔带着暖意的笑容,就如同天使一般。

可他面前的Viho虽然也收拾得干净利索,心情却如同坠入了地狱,一丁点的笑容都就不出来了。

“Zaki啊,我去外面抽口烟,你们慢慢聊。”一身灰色西装的林梦自觉地退到室外,把空间留给他们。

Viho一把抓住Zaki的手臂,低声说:“我带你走!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跟别人结婚!”

Zaki红了眼眶,脸上是淡淡的带着凄惨的笑容。

“你觉得他能让你来,会想不到你会带我走吗?”

Viho咬着下唇,越发用力拽住Zaki纤细的手臂,甚至Zaki已经痛得微微蹙眉,Viho也没有松开。忽然,Viho用力地抱紧了Zaki,他被Zaki高处几乎一个头的身高,此时却埋首在Zaki的脖子轻声抽噎。

“Zaki......我做不到......我不能看着你跟别人......结婚!”

Zaki眨巴了一下眼睛,还是忍住了没让眼泪掉下来,他轻拍着Viho的背,这是他们最后的拥抱了,也是此生对彼此最后一次的叮嘱。

“Viho,答应我继续跳舞好吗?不管是KOD还是JD,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比赛你都要拿冠军,替我完成我的梦想好吗?”

Viho在他颈间抬头,泪流满面地点点头,不舍不甘又如何,自己没有能力不能守护自己的爱情,难道还不能替爱人完成梦想吗?

他一定要替Zaki完成梦想!

门外钟晨看见林梦独自在门口抽烟,也知道Viho是在里面,稍微等了快十分钟他才敲门的。

“Zaki哥,到时间了。”

Viho听见了心一沉,还是到了要面对这这个局面的时刻。Zaki微微一笑,轻轻推开他。

“你先过去,毕竟新郎都是最后才出场的。”

待Viho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休息室,Zaki敛了笑容,他右手伸进西装口袋里,掏出一颗白色的小药丸。他凝视着小药丸一会,最终还是张口吃了进去。

教堂。

Dino和Zaki面对面站在神父前,神父宣读着结婚的誓言,Dino带着一丝的微笑看着Zaki,这场面他幻想过很多次,终于还是可以实现了。虽然过程不是那么完美,但是结果是他想要的。

“黄景行先生,你愿意成为王子奇先生的终身伴侣吗?无论贫穷富有或生老病死,你都愿意陪伴对方一生吗?”

Dino对着Zaki露出一个温柔且带着无限眷恋的笑容,很肯定地点头。

“我愿意。”

“那么王子奇先生,你愿意成为黄景行先生的终身伴侣吗?无论贫穷富有或生老病死,你都愿意陪伴对方一生吗?”

Zaki看向Dino,Dino的眼眸是期待和兴奋,他又看向观礼席的Viho,他多希望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是Viho,如果是Viho他一定能毫不犹豫地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吧。

Viho看出Zaki的纠结,眉头一皱他知道aki根本就不愿意跟Dino结婚!他想要带他走,带他离开那个魔鬼。他这样想着也这样行动了,只是才刚刚直起身子,就被人一把按住了肩膀,回头一看竟然是钟晨。

“如果你不想Zaki哥为难就不要轻举妄动。”钟晨说完还暗示性地摇摇头。

Viho无力地坐了下去,是啊,今天Dino能让他来,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他今天能把人带走,以Dino的势力找他们出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就在Viho被钟晨按住的同时,Zaki承受着内心的煎熬,轻轻地说说出了我愿意三个字。

看着Dino小心翼翼地给自己套上的戒指,Zaki觉得自己戴上的不是戒指,而是一把从此再也摘不下的枷锁。

Zaki婚礼后,Viho灌酒持续一个星期。林梦心疼想劝但是无奈劝不住,后来Viho才跟他说了实话。

“你让我放纵这一个星期,之后我就闭关练舞,我答应过他,不管是KOD还是JD或者其他比赛,我都要拿冠军的。”

一年后,第二十届KOD在北京举行。

“三位裁判,321!”

“恭喜我们的Viho!拿下这个项目的冠军!”

Zaki在电脑前看完了全程的直播,他这一年来没有再见过Viho,就连林梦都很少见。但是,他知道Viho闭关疯了一样练舞,被圈内的很多人都叫他舞痴,说他简直就是生而为了跳舞的。看着Viho笑着举起了冠军腰带,Zaki的脸上是安慰的笑容。

看完了赛后采访,Zaki合上电脑走到衣柜前打开门,从一件黑色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拧开盖子从里面倒出一颗白色小药丸,Zaki闭上眼吞下了小药丸。

半年后。纽约。

“本届纽约街舞国际大赛的POPPING冠军是......来自中国的舞者杨文昊!Viho!!!!让你们的欢呼声在热烈些吧!!!!!”

视频里的Viho眼含热泪,太难了!这冠军太难了!作为唯一一个闯入决赛的华人舞者,他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赛前有多少人不看好他,甚至就连对手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点不屑和挑衅,可他不怕,他的心中有一个最强大的信念在支撑着,他看着对手,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Zaki如果你在看,你等着我待会上去就把他赢了!
 第二round过后,Viho体力透支蹲在场边喘气脸色发青了已经。但是一想到这是他和Zaki的承诺,他就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来,眼里燃起了斗志。

最终,Viho在对手难以置信的目光当中发挥出色,获得了评委一致指向他的手。

就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他始终带着自己的希望,他在一步一步地完成两人共同的目标。
 带着满意的笑容,Zaki的目光移到一旁已经空了一半的药瓶,勾勾嘴角还是拿起药瓶……

两年后。
 法国JD街舞大赛。
Viho和林梦搭档,一路过关斩将,咬紧牙关死磕对手。
 终于是两人泪流满面四只手举起了奖杯,从此JD冠军留下了中国人的名字,中国舞者震惊世界。

Zaki红着眼睛笑出了眼泪,如果可以他希望和Viho一起捧奖杯,可惜了。
 药瓶里只剩最后一颗小药丸,也到了吃掉的时候了。

Dino从飞机上下来接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

“Dino少爷,今天早上保姆去Zaki少爷房间叫他吃早餐的时候,发现Zaki少爷浑身冰冷躺在床上。等送到医院,医生说......Zaki少爷已经没了呼吸......”

Dino惨白了一张脸,脚步虚浮地来到那个冰冷的房间。房间中间一张白色的床,他的Zaki双目轻闭嘴唇泛白,神情安详地躺在那里。白色的被子轻轻地盖在下半身。

“Zaki......Zaki......你别吓我,你睁开眼好不好?”此时此刻,Dino依旧不相信他的Zaki已经离他而去。他颤抖着手轻轻地碰了碰Zaki的脸,冰凉的触感告诉他,Zaki确实走了。

“不......不......医生!医生呢!”Dino赤红了双目,他大吼一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Zaki这么突然就走了。

“黄先生......”一直在门外等候的医生听见Dino的吼声立马就进来了,还没站稳就被Dino揪住衣领。

“你说!Zaki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黄先生你冷静点,我们经过检验发现了一件事。你看,这是我们的检验报告。”医生把检验报告递给了Dino。

Dino立马夺过来看,越看越眼睛睁得越大。这里很清楚地写着Zaki体内存在着一种毒素,这种毒素已经在体内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而这种毒素只有一种特殊的药才有,Zaki生前极有可能是长期服用这种药味才会毒发身亡。

“不可能!”Dino摇摇头,“我从来没见Zaki吃过什么药!你们这报告我不接受!Zaki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黄先生,我们医生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如果你有其他的疑问,我建议您报   警处理。”

Dino咬着嘴唇,眼泪一滴滴往下掉,不小心掉到了Zaki的脸上,Dino抖着手轻轻地抹掉。

“Zaki,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如果可以你托梦告诉我好吗?Zaki......”

就算是Dino报     警了,警    方迫于Dino的社会影响力不敢怠慢,可是尽管警   方多方调查取证,最后的结果让Dino目瞪口呆。

“黄先生,经过我们多方调查,王子奇先生是服    毒    自    杀的。”

自杀,怎么可能?Dino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Zaki要这么做?

“黄先生,我们还在王子奇先生的房间内找出这段视频,您看看吧。”

视频里,Zaki依旧是穿着他最喜欢的oversize的长袖T恤,带着一顶鸭舌帽,脸上是那种Dino熟悉的轻快温柔的笑容。

“Dino,看到这段视频不要过于惊讶。因为,这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东西了。曾经我以为我是幸福的幸运的。父母去世,但是我有了黄叔叔和你这个从小到大都极为疼爱我的哥哥,后来遇到了Viho,我以为家庭和爱情我同时兼得。但是,你亲手毁了这一切,毁了我和Viho的爱情,毁了你和我的亲情。我怨过你也恨过你,但是,你又有什么错呢?只能说上天给我一切又强行夺走我的一切。Dino,我无法以爱人的身份跟你生活在一起。这辈子在感情上,我不能报答你,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们一定在一起好不好?最后,我的最后的一个请求,我不在了,以后都不要为难Viho和他的朋友了,好吗?”

看完视频,Dino哭倒在地,他从未如此后悔自己当初的强硬和不择手段。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Zaki是被自己害死的!是自己亲手毁了Zaki原本拥有的一切,是自己一手毁掉了Zaki,可笑的是自己还口口声声说爱他!到头来却是害死了他!

Dino在地上双手用力紧紧地揪住自己胸前的衣服,他全身蜷缩在一起,颤抖的身子显示出他哭得伤心。一声声带着懊悔的悲痛哭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

半个月后。

林梦边看早晨新闻边吃早餐。

“下面是特别新闻报道。我国知名舞者,KOD、JD、纽约街舞大赛三项赛事冠军得主杨文昊,于今日清晨六点,被发现死于安清墓园中。发现尸   体的是墓园的工作人员,他一早打扫墓园时发现有人卧倒在地上,赶紧就报了警。”

林梦诧异得掉了手中的面包,立马冲到电视机前,紧紧地盯着电视播出的画面。

“早上我打扫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倒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而且这照片跟墓碑上的那个人还挺像的!”镜头拉近了照片。

林梦马上认出照片是Zaki和Viho以前在舞社的合影!

“那个人就是倒在这里的。”镜头拍到了Viho当时倒的位置,正好就是Zaki的墓碑前!

林梦红了眼睛,Viho是殉情了。当初他知道Zaki的死讯时就如同木偶一样,面无表情四肢发软,如同软泥一般每天瘫在家里,任林梦怎么安慰怎么劝说都毫无反应。

本想着等过段时间再去劝的,现在Viho倒是跟着去了!林梦无力地跪在电视机前右手握成拳痛苦地捶打地面发泄。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从谈恋爱到被迫分手,然后参加那个不知所谓的婚礼,再倒现在一个无法忍受每天待在不爱的人身边服毒自杀,一个无法忍受爱人的离去也跟着殉情!

老天爷不开眼,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们!为什么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他不管你开心还是难过,他照样是一点一点的消逝。

每次林梦去安青墓园都会带两束花,Viho的墓碑就在Zaki旁边,两个紧挨着。

“老友记,我又来看你们啦!今天天气不错,如果你们在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也挺好!你说你们真不够意思,丢下我一个算什么事啊!”

林梦放下花束,蹲在那里用袖子轻轻地拭擦着墓碑上的灰尘,每次他都会对着墓碑自言自语一大段,每次都会说红了眼睛。

“我想,你们现在一定在天堂一起开心地跳舞吧!这辈子你们有太多的坎,如果下辈子还能遇见你们,你们一定要幸福开心地给我看啊!”



完。


 @认真的薛  写完了,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那样???

好吧,可能不太是,不过我尽力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2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