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宇,E宇】暴风眼(3)

纯脑洞

纯瞎编

这章亮宇大满足!

胡浩亮一举手一张嘴都是调情!!!!!!!!!!










解决了韩忠的事,韩家得以暂时的安宁。韩宇找过韩义商量当家人的事,韩义没怎么表态,韩宇感觉他不大想当,但是韩义始终没有点头或摇头。

“这样吧,义哥。我和亮亮过几天去旅游,你不如趁这段时间尝试着处理一些事情,我会让钟晨留下来帮你的。”

韩义叹口气,沉思了一会才缓缓点头。

这边韩宇因为可以和胡浩亮去旅游而心情美丽。胡浩亮也十分用心地做了旅游规划,并且不管韩宇是撒娇卖萌,还是投怀送抱以色利诱,都不愿意告诉韩宇这趟旅行他到底是怎么规划的。

上了飞机,韩宇还因为胡浩亮什么都不肯跟他说而微微噘着嘴。胡浩亮看他孩子气的样子,真真觉得他很可爱,忍不住就轻轻捏住韩宇的下巴,让他把头转过来,自己就靠了过去。

“你不告诉我这次玩什么,我就不让你亲!”说完韩宇紧紧地抿着嘴,眼睛示威似的瞪着胡浩亮。

胡浩亮好笑地看着他,轻声温柔地说:“都告诉你了不就没有惊喜了是不是?乖,去了你就知道了。”

韩宇还是抿着嘴不松开,我有我的倔强闭紧嘴巴绝不松开!

胡浩亮挑挑眉,韩宇的行为在胡浩亮看来跟三岁小孩耍赖没什么区别,大概就是比三岁的还要可爱一点点吧。胡浩亮在这个三岁小孩的腰间拧了一把,腰是韩宇比较敏感的地方,这是胡浩亮熟知的,而且还不能上手就拧,得先轻轻地揉一把,这时韩宇就会觉得好似有一股电流贯通全身,身子一下子就会软了下来,然后再轻轻地拧一下,这样韩宇就会乖乖地因为腰发软而倒在胡浩亮怀里。

韩宇闭着嘴巴闷哼一声,一如既往地倒入了胡浩亮的怀里。胡浩亮捏捏他的后颈,低头亲亲他的小耳朵又咬了一口耳垂。

“呀!”韩宇终于松口了,捶打了胡浩亮结实的胸膛一下,“属狗的啊你!”

“不,属韩宇的。”胡浩亮在喊于耳边轻声说道。

要说撩人情话胡浩亮排第二也没谁能排第一。而且这话两个含义,一是我胡浩亮就属于你韩宇的,二是我生肖都属韩宇了人自然也是韩宇的了。

韩宇的耳朵被胡浩亮说话喷出的气息染红了,红红的小只耳朵很可爱,胡浩亮没忍住就含住了还用舌头舔了舔。

这下韩宇是害羞了,大庭广众之下这举动太亲密了些。虽然和胡浩亮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但是被胡浩亮公开调情韩宇还是会不好意思。

“别闹,有人看着的。”韩宇推了推胡浩亮,示意他适可而止。

其实也没什么人留意到,两人本着出来玩就要开心舒服,钱不在话下,就买了头等舱的座位。头等舱宽敞舒适,服务周到,而且间距较宽私人空间大。

胡浩亮没有放开他,反而抱得更紧,“没人会看。”

空姐推着餐车过来,用甜美温柔的声音问需要什么食品,并逐一做了介绍。

韩宇也有点饿了,就从胡浩亮的怀中抬头对着空姐笑了笑,指了指餐车上的果汁和牛柳饭。韩宇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去,他本身长得又十分可爱帅气,那双明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人家空姐,对着空姐那一笑都快把空姐电晕了!

胡浩亮看着空姐一副被韩宇电晕了的样子,不悦地皱皱眉。当着空姐的面把韩宇往怀里搂紧,面无表情地看了空姐一眼。

空姐硬生生从那一眼里感觉到了杀气,递果汁给韩宇的手抖了抖差点撒了韩宇一身。空姐急忙深吸一口气定定神,瞄了一眼韩宇腰上的手,又低下了头双手给他们摆好两份牛柳饭,再摆上餐巾和餐具,就推着餐车加快脚步走了。

韩宇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逃命似的空姐,转头不解地看着胡浩亮。

“那个空姐怎么了?刚来的时候好好的呀。”

胡浩亮笑笑没有回答,他才不会告诉告诉韩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空姐才那么失态的。头等舱的餐饮提供确实不错,这牛柳的分量挺多的。

韩宇用叉子叉起一块牛柳放进嘴里嚼着还点点头,“这味道不错,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头等舱就是不一样。”

胡浩亮见他喜欢,就把自己盘子里的牛柳分了一半过去。韩宇开心地朝着他笑,嘴边还留有一点黑椒汁。胡浩亮一手按住韩宇的后脑勺,自己凑钱去伸出舌尖舔掉了韩宇嘴角的黑椒汁。

韩宇红着脸低头吃牛柳,打死也不愿抬头了。胡浩亮知道他害羞,也不逗了只是一边吃饭一边欣赏韩宇可爱的吃相。

下了飞机他们到了第一站目的地威尼斯,来到预定的酒店,韩宇不算很累毕竟在飞机上都吃饱喝足了,胡浩亮也不想那么早休息,两人就一起出去逛逛了。

威尼斯是水上都市,亦是意大利的艺术之都,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宛若默默含情的少女,眼底倾泻着温柔。其建筑、绘画、雕塑、歌剧等在世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

接近傍晚的威尼斯并不算很热闹,街上四处可见的威尼斯面具引起了韩宇极大的兴趣。

“亮亮你看,这个面具很好玩啊,鼻子那里怎么这么长?”韩宇跑到一个街边卖面具的摊位上,拿起一个造型奇特的面具,试着戴上脸对着胡浩亮头摇来摇去。

胡浩亮笑着解释道:“这个面具叫Zanni,虽然他鼻子长但是额头很低。”

韩宇拿下面具反过来看了看,“真的耶,额头的位置很窄。”

“而且啊。”胡浩亮嘴边的笑意加深,“他是意大利戏剧的一个经典人物,额头低,代表他缺乏智力,但是这个面具很吸引人,鼻子越长,脑瓜越不聪明......至少他们这样说。”胡浩亮用下巴向那位意大利摊主示意了一下。

意大利摊主听不懂中文,但见两个长相俊朗又十分般配的年轻男子在那说说笑笑的,以为他们是喜欢自己卖的面具,就指了指旁边写价钱的牌子。

韩宇本来还真是想买这个造型怪异的面具,一听胡浩亮介绍完立马就放下了,他才不是笨蛋呢!他很聪明的好不好,谁要买个代表智商低下的面具啊!

两人又走了一段,来到了威尼斯著名的景点之一叹息桥。

“韩宇,我坐船从桥底下经过吧。”胡浩亮见旁边还有尚未离开的游览船,拉着韩宇就上了船。

韩宇第一次坐这样的水上小船,以前他也曾陪过韩老爷子出海游玩,不过那是豪华游艇感觉不一样。忽然韩宇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探头看过去,是对面迎来一艘船船头站着一名金发白裙的意大利女孩,女孩双手交叠面带笑容轻吟一首曲子。

“这算是他们拉生意的手段,利用歌声吸引游客上船。”胡浩亮跟韩宇解释。

“还挺特别,跟咱们的吆喝差不多意思。”韩宇点点头说。

船缓缓行驶,一座白色的完全密封拱形桥出现在两人眼前。

“那就是著名的叹息桥。”胡浩亮指指眼前的桥。

“叹息桥?这名字听起来挺悲伤的。是有什么典故吧?”韩宇细细打量面前的叹息桥。

叹息桥是一座外观上很奇特的桥,过桥的人被完全的封闭在桥梁里。它是威尼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叹息桥的左端是威尼斯的市政宫,也是当年威尼斯共和国法院和总督府的所在地,右端是当年威尼斯的重犯监狱,那是一个封闭的石牢,粗粗的铁栏杆封闭着一个不见天日的地狱,据说进了这个监狱,几乎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

“以前那里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监狱,但凡进去的人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而且......”胡浩亮顿住了不说。

韩宇着急地摇摇他的手,“什么啊快点说!”

“据说有个男人被判了刑,走过这座桥。男人在窗前停下攀着窗棂俯视,见到一条小船正驶过桥下,船上坐着一男一女在拥吻。那女子竟是他的爱人。男人疯狂地撞向花窗,窗子是用厚厚的大理石造的,没有撞坏,只留下一摊血、一个愤怒的尸体。血没有滴下桥,吼声也不曾传出,就算传出去,那拥吻的女人,也不可能听见。血迹早洗干净了,悲惨的故事也被大多数人遗忘。只说这叹息桥,犯人们最后一瞥的地方。”

“那女人也太坏了吧,自己家男人坐牢她马上就跟别人好上了!”韩宇听了不满地说,就连没有都聚拢了。

“其实,叹息桥还有一个传说。如果你想知道,就看你的表现了。”眼看着小船就要经过桥底,胡浩亮决定实行那个传说。

韩宇知道胡浩亮的意思,他嘟了嘟嘴,瞥胡浩亮一眼,胡浩亮笑得得意,就等着韩宇靠过来了。韩宇脸微红,靠过去在胡浩亮唇上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马上就先离开。

胡浩亮伸手揽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用力地吸住韩宇的唇,韩宇微微挣扎了一下,发现胡浩亮是在劲太大了自己挣脱不开,就只好乖乖被胡浩亮吻住。胡浩亮喜欢他听话,舌头慢慢撬开他的唇齿,伸了进去与韩小舌缠在一起......

直到小船完全驶过叹息桥,胡浩亮才恋恋不舍离开韩宇的唇,韩宇呼吸有点喘,胡浩亮拍拍他的手背帮他顺气。

“其实叹息桥的另一个传说,就是如果相爱的人在桥下接吻,他们的爱情就能持续永恒。”胡浩亮神情地看着韩语,眼眸里的爱意毫不掩饰。

韩宇这才知道胡浩亮不是故意占自己便宜,而是想和自己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有点感动胡浩亮的用心,他戳戳胡浩亮的胸膛。

“你也相信这样的传说啊?”

“嗯,因为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胡浩亮抵着韩宇的额头,低声呢喃了一句。

韩宇笑着回了一句:“我也是。”

不管过去的叹息桥发生过多少悲惨往事,今日在叹息桥的见证下,胡浩亮和韩宇立下了永不分离的誓言,彼此的心跳声为这份誓言作证。




评论 ( 18 )
热度 ( 22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