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宇,E宇】暴风眼(4)

纯脑洞

纯瞎编

亮宇糖,且吃且珍惜








胡浩亮端着点心回到韩宇身边,Evo对着他露出一个看似和善,实际包含了挑衅的笑容。

“这点心是刚做好的,你趁新鲜尝尝。”胡浩亮对Evo的挑衅没什么反应,反而一门心思都在照顾韩宇上。

韩宇看见好吃的就眼睛发光,胡浩亮看他那样子就好笑,这哪是一个社团当家人呐,分明就是个见吃眼开的吃货!胡浩亮真担心哪天韩忠要是拿个什么好吃的来诱惑韩宇,韩宇就能把大权交出了。

Evo也在心里感叹,韩宇就是单纯,一点小东西就能让他开心,在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后,他还能保持如此的纯净内心实属难得。

胡浩亮轻拍一下准备拿起刀子的韩宇的手的手背,接过他手里的刀子小心地把点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在用叉子弄好直接送到韩宇嘴边。

韩宇已经习惯了胡浩亮的投喂,毫不犹豫地张嘴就吃了下去。酥脆的外皮要下去轻微的咯吱响,柔滑的奶油顺着喉咙就滑了下去,留下香浓的奶香在嘴巴里回荡。韩宇觉得这点心甜而不腻很对胃口,就在胡浩亮的投喂下,一口口吃完了。

胡浩亮全程连眼神都没给Evo留一个,韩宇就别说了眼睛只盯着点心。

Evo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眯了眯眼睛他确定胡浩亮是为了刺激他才这么做的。其实,对于胡浩亮来讲,喂韩宇吃东西帮他擦嘴什么的,简直就是生活的日常了,不需要刻意去演绎的。不过,在Evo面前和韩宇表现得亲密一些也好打击一下Evo就是了。

在胡浩亮一口一口的亲自喂食下,点心是全部不剩地吃完了。韩宇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看着胡浩亮笑得开心。

“喝点果汁。”胡浩亮拿餐巾纸叠出一个小角给韩宇擦擦嘴角,又递了一杯果汁到韩宇嘴边。

韩宇就着胡浩亮的手直接低头去喝果汁,胡浩亮也一直稳稳地拿着果汁杯子,让韩宇喝得到。

“这点心真好吃,亮亮我们离开之前再吃一次吧?”韩宇摇着胡浩亮的手说。

胡浩亮笑着点点头,“你呀这么贪吃,都不留点给Evo哥尝尝。”

韩宇这才留意到Evo似乎很久没说话了,又想到刚才胡浩亮为自己吃东西全程被Evo看到,不禁有些尴尬脸微微发红。

“要不你去给Evo哥也拿点过来?”胡浩亮指着不远处的花园的点心台。

韩宇点点头,对Evo说:“Evo哥我去给你拿点回来你尝尝,真的特别好吃。”

Evo笑着说好,韩宇开开心心地去了点心台那边。等韩宇走远了,Evo的眼神落在胡浩亮脸上。

“你有话跟我说?”

胡浩亮耸耸肩,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挑了一支露出烟盒一点点,递到Evo面前。

Evo摇摇头,胡浩亮挑挑眉自己点了火抽了起来。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胡浩亮吐出烟雾然后笑了,“世界那么大,Evo哥你想去哪里不行。”

Evo未勾嘴角,“看你刚才又是喂韩宇吃东西,又是喂他喝果汁你挺宠他呀。”

胡浩亮点了点燃尽的烟灰,烟灰零散在飘散在空中落地不见了。

“有什么问题,我一向宠他。”胡浩亮的语气甚是理所当然。

“宠他的不止你一个,你懂我意思?”Evo的语气加重。

胡浩亮看看他没说话,拿起刚才韩宇喝剩下的果汁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才慢慢地说:“但凡跟他接触过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他确实很值得被人去宠。”

Evo其实三番四次想挑起火线,都被胡浩亮的佛系态度给灭了。

“你敢不敢跟我打赌,最后跟韩宇在一起的,一定是我。”Evo目光紧紧盯着胡浩亮,他一向都很有胜负欲,也很享受胜利的感觉。

胡浩亮摇摇头,又吸了一口烟才说:“我不会跟你赌的。”

“哦,你怕输?”Evo冷笑一声。

“不是。”胡浩亮回头看看,韩宇还在点心台似乎没那么快回来,

“首先,韩宇是人不是物品,出于尊重和爱护我不会随便拿他当赌注。还有,他是我的命甚至更胜于命,谁会拿自己的命去赌?假如将来有一天,韩宇要跟我分手,只要他真的喜欢那个人,那个人也真心待他好,我会放手。只要他过得好。”

胡浩亮的一段话表明韩宇对他的重要性,也说明他虽然爱韩宇爱到深入骨髓,但将来若是韩宇要分手,他也会尊重他的意思放手并祝他幸福。

Evo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意大利咖啡醇厚苦涩,偏偏Evo很喜欢这种苦涩后的芳香,就想做事一样他不介意先苦后甜。

“说得挺大义凛然,希望你真的能做到。”Evo目光转向不远处的韩宇,他似乎在等待糕点师傅重新制作糕点。

“我先走了,韩宇我是不会放手的。”Evo对胡浩亮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带着点不舍又看了看韩宇的背影,才站起来转身离开。

待韩宇拿着点心过来,才发现Evo不见踪影。

“Evo哥呢?是不是等太久就走了?”因为这款点心是很出名的点心,点单的人很多,韩宇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才做好。

胡浩亮点点头,“他好像有点别的事吧。”

两人在意大利又游玩了好几天,才收拾行李启程回国。虽然韩宇不舍得这么快离开,但是韩家的事还没彻底解决的一天,就意味着韩宇身上的担子还没卸下来。

一出机场就看见钟晨站在那里等候了。

“晨儿!”韩宇留下钟晨帮韩义,对于钟晨他一向很看重,把他当做自己亲弟弟一样。

“宇哥......”对比起韩宇的欢快,钟晨的神情似乎不大好。

“怎么了看见我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是干嘛?”韩宇敛了笑容,看钟晨的模样,一股不好的预感子心头涌起。

“是不是韩家出事了?”韩宇一改之前的轻松,语气略微严肃地问。

钟晨抿着嘴点点头,“对不起宇哥,是我做得不够好。”

韩宇深吸一口气,拍拍钟晨的肩膀安慰道:“我相信你尽力了。现在,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

这钟晨不说还好,一说韩宇听了脸色顿时煞白身子的力气恍惚被抽尽,身子有点发软就往后退了几步。

“韩宇!”胡浩亮原本提着行李站在旁边听的,看见韩宇不对劲立马手疾眼快地揽住他的腰。

韩义双腿断了,韩家最小的女儿韩悦自杀了!最让韩宇难以接受的是韩悦的死,而且韩悦是一直以来全力支持韩宇的,虽然她少女怀春对韩宇有那么一点别样的心思,韩宇只是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对待而已。

韩忠,你果然为了当家人这个位置,连自己的亲弟妹都能下手!

“义哥的腿医生怎么说?”韩宇半靠在胡浩亮怀里,眼眶泛红,轻轻地问钟晨。

“下半辈子都只能靠轮椅了。”钟晨抿抿嘴说了出来。

韩宇闭上了眼睛,却握紧了拳头。一死一残废,韩宇心头对韩忠渐渐多了一些恨意。

“先回韩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韩宇深吸一口气转头对钟晨说。

一路上韩宇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胡浩亮有些担心地握住了韩宇的手,但韩宇的手在现在盛夏的季节却冰凉得很。胡浩亮一手把韩宇的手握在手心,一手轻轻地用食指扫过韩宇的手背,希望借此给他安慰和力量。

到了韩家,门上挂了白绸,所有人清一色的白衣白裤。客厅就设置了拜祭,韩悦的黑白照片摆在正中间,照片上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孩如今再不能重现那动人的笑容。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孩红着眼睛相互安慰着。韩宇环视一圈,没看见韩义的身影。

“谢谢你们来看悦悦,她如果知道会很开心的。”韩宇微微鞠躬表示感谢。

几个女孩看着他也点点头,其中一个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韩宇,犹豫着说:“你......你就是悦悦生前提起过的韩宇吧?我在她手机里见过你的照片。”

“我是韩宇。”韩宇点点头。

那女孩稍微靠近一点,轻声问:“悦悦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吃饭,她还好好的。”

韩宇愧疚地摇摇头,“其实我暂时还不知道,因为我今天刚从意大利回来,一回来就听说悦悦出事了。”

女孩咬咬下唇,四处看了看才点开手机,把手机递到韩宇面前。

“这是悦悦最后给我发的信息,你看。”

韩宇急忙接过手机,上面是韩悦最后发出的信息。

我觉得自己好脏

我从来没想过大哥会这样对我,我们是亲兄妹啊

我再也配不上韩宇哥了

没有什么能洗去我的肮脏

韩宇越看越觉得韩悦生前一定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不然她不会这么写的,韩忠到底对自己的亲妹妹做了什么!韩宇看完既心痛又愤怒,恨不得现在就把韩忠找来打一顿再说。

“当时我有打电话给悦悦的,但是她没有接。然后就......”女孩说着又哭了起来。

送走了几个女孩,韩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簌簌地就落下来,他甚至有点后悔如果不和胡浩亮去旅行,是不是就可以阻止这悲剧的发生。他的情绪十分低落。胡浩亮从门开始就没有说过话,他其实也很难受,韩悦是韩家除了韩老爷子外对韩宇最好的人了。虽然他知道韩悦的那点小心思,以前也为这事吃过一点小醋,但他并不讨厌韩悦,反正韩宇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小妹妹对待。眼看韩宇自责的模样,胡浩亮心疼地走上前,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着。

“你知道你一定是觉得如果你留在这里,事情就不会发生对不对?”

韩宇咬着下唇,任凭眼泪流下来却没有擦掉,胡浩亮给他擦擦眼泪,继续劝说他。

“其实韩忠他如果要对韩义韩悦下手,他肯定能找到空隙的。不管你在不在。”

“但最起码我能阻止的就一定回去阻止啊。”韩宇还是觉得自己要承担责任。

“那你不能阻止的呢?韩宇,事情已经发生了,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你一直难过下去倒是枉费了往日韩悦对你的帮助和信任。”

韩宇听了觉得有道理,现在最重要的事搞清楚他不在期间,韩家到底发生了什么,韩忠又准备在背后密谋些什么。打起精神比一味的难过实际多了。于是韩宇吸吸鼻子擦了擦眼泪,朝胡浩亮点点头。

韩宇亲手点了香,站在韩悦的灵位前,看着照片里那个会用清脆声音喊自己韩宇哥哥的小女孩。韩悦,你之前所承受的一切,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你安息吧。把香插好,韩宇问身边的一个手下,韩义去了哪里从他进门就没见人。

“义少身体不好,除了早上出来给小姐上香,其他时候都会在房间。”

“我去看看义哥,你先回房间休息吧?”韩宇觉得自己一个人去看韩义就好,毕竟韩义现在双腿残废,估计不愿意见太多人。

胡浩亮点点头,见韩宇转身就走,又拉住他的手臂。

“不管韩义跟你说什么,你都要保持冷静,千万别冲动。你回来的事我想韩忠已经知道了,他也预防着你会去找他的,你千万别冲动行事。”

“放心,我知道了。”

但是当韩宇第三次敲响韩义房间门的时候,房间内还是无人答应。而守在门口的手下很明确地告诉韩宇,韩义就在房间内。

韩宇想韩义可能是心情不好不想见人,那自己就让他静静地休息吧。

“义哥我回来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先好好休息,我回去了。”韩宇说完还把耳朵贴近门上,房间内还是静悄悄的。韩宇叹口气,只好先走。

一回到家就接连收到惊天巨变的消息,韩宇实在是难以入睡。披了件衣服就坐在客厅,只开了一盏小台灯,神情阴郁地看向韩悦照片的位置。

咕噜,咕噜轮子滚动的声音传来,韩宇侧头一看,竟是今天一整天韩宇都没见着的韩义!韩宇立马站起来走过去。

“义哥!你的腿......”

原本一米八身材高瘦的韩义,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双膝上盖了一条毛毯。脸色苍白,眼眶深陷,但是神情却是意外的平静。

“我的腿彻底地断了,下半辈子只能靠轮椅了。”韩义轻轻地说。

韩宇又红了眼睛,他蹲在轮椅前,抚上轮椅的扶手,金属的冰冷直通他的心房。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贯穿韩宇的全身。

“义哥,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变成这样?”

韩义深吸一口气,伸手摸摸韩宇的头顶,“你起来,推我过去我们再说。”

韩宇忍着泪站起来走到韩义身后推着轮椅来到沙发这边,韩宇坐下眼睛紧紧地盯着韩义,他急切地想知道全部事情。

原来,韩忠为了收集人手跟一个叫百盛的社团走得很近。百盛的老大有个儿子,这个儿子很受宠,外面的人都叫他太子。太子看上韩悦很久了,明里暗里也追求过,送花送礼物不计其数。韩悦倒是一直没理他。太子知道韩忠的来意后,就跟他说如果韩悦愿意跟他在一起,那百盛的人无条件站韩忠这边!韩忠为了得到支持,就假意约韩悦吃饭其实早就在饭菜里下了迷药,然后把韩悦送上了太子的床.....

事后,太子果然拨了一批人去韩忠那里。韩悦却深感耻辱,对自己的大哥又气又恨,选择了了却人生。韩义看着最爱的妹妹就这样断送了生命,一时气疯了头脑,带着人就去找太子算账,太子这人阴险的很,手下很多亡命之徒。韩义根本不是他对手,挨了一顿毒打,太子还亲自用棒球棍把他的两条腿打断!

但由此至终,对于韩悦的死,韩义的残废,韩忠都没有出现过,没有回来韩家给个解释,诶呦回来在韩悦的灵前上香认错。

韩宇听完完全呆住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韩忠会把主意打到韩悦身上!为了得到权势,出卖亲妹导致亲妹香消玉殒,亲弟弟去讨回公道却落得残废的下场。

韩忠,已经被权势二字彻底懵逼了心眼。

“韩宇,我记得老爷子临去前,有一天是把你和律师留在他房间内的。是吗?”

韩宇伸手擦掉眼泪,哽咽着说:“是,当时爸说......”

“他是不是说,如果韩忠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你就可以直接杀了他,不必留手。”韩宇还没说完,韩义就回答了。

韩宇有些惊讶,毕竟当初韩老爷子就是这么跟他说的。他那时还安慰老爷子说,韩忠不会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只是一时不服气自己而已,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韩老爷子却摇摇头,“我的儿子我知道。他除了逞凶斗勇就一无是处。而且他心胸狭窄锱铢必较,将来你做了当家人,一定要小心他。”

果然,父子连心,韩老爷子的话在今天一一兑现了。

“你不必惊讶,其实这样的话,老爷子也跟我说过。当时,我跟你一样,觉得这个大哥还是有几分人性的。如今看来,我们都错了。”

韩义手放在膝盖上的毛毯上,嘴边是一抹冷笑,笑容中带着点悲凉。

“那......义哥的意思是?”韩宇有点拿不准的韩义的意思。

“韩宇你知道吗,从悦悦死后,我就跟自己说我再也没有大哥了。从今以后,韩忠再也不是我的大哥了。我的只有悦悦一个妹妹没有哥哥。你懂了吗?”

韩义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跟韩宇说,神情非常认真。

韩宇听懂了,韩义恨韩忠害死了悦悦,他是在跟自己说,就算自己要杀了韩忠,他也是同意的。

“这个你拿着。”韩义从毛毯下拿出一张支票死给韩宇。

“义哥,这么多钱要干嘛?”韩宇看了看支票,一时间不明白韩义给机子那么多钱是为了什么。

“韩忠在外面招兵买马,你也要增加人手才能与他抗衡。这年头没钱就寸步难行,这些钱你拿去用,以后韩忠的事你说了算,不需要再来问我了。”

能够把自己的钱拿来给韩宇用来对付韩忠,可见韩义是彻底对韩忠失望了。

“义哥,我有钱,而且你现在这样......”韩宇觉得以韩义现在双腿残废,还是留点钱在身边比较好。

“钱你拿着。我自己的那些够用了。我累了,先回房间了。”韩义摆摆手,不再说话了自己滚动着轮椅就走了。

看着韩义的背影,又低头看看手中的支票,在台头时,目光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韩忠,算账的时候到了!



4完结。


评论 ( 25 )
热度 ( 21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