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囚(番外)

纯脑洞

纯瞎编

正文都没写完,番外出来了!

可厉害得我!叉会腰!







钟晨无声无息地辞职了,Dino是出差回来发现连续几天没见到人,一问才知道的。

“怎么回事?”Dino冷着脸问。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很累想休息就递交了辞呈。”

“你们欺负他了?”听起来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句。

手底下的人纷纷刷白了脸,谁不知道Dino最宠钟晨,不仅不让外人欺负,就连自己人有时候看小孩年纪小调笑几句,都被Dino瞪上好几眼。

“没有,绝对没有!虽然钟晨辞职了,我们原本还想找人出来喝几杯聚聚,可他好像有心避开咱们似的,每次都有借口说不来。”

有心避开?Dino皱眉,怕是自己不在的时候,小孩受了什么委屈,自己就走掉了,不行,得把人找回来。凭着宽广的路子,Dino很快就得知钟晨的状况。

巧合的是,钟晨竟然就在Zaki和Viho合办的舞社当老师。

原本看孩子心思单纯有时也会爱闹爱笑的,舞跳起来却是相当不错的。这话是Zaki亲口跟Dino讲的,有了Zaki的保证,Dino自然就相信了。只是为什么宁愿当一个舞社的老师,就连辞职都要挑自己不在的时候呢?

Dino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不舒服,本来小孩的心思很好猜,这次Dino却猜不透了。

挑着钟晨有课的一天,Dino来到舞社,Zaki告诉过他小孩今天下午就一节课,大约三点半就可以下课了。

钟晨自从趁着Dino不在辞职之后,就一直在舞社。他原本就是喜欢跳舞的,现在做起老师来可算是得心应手了。再加上他年纪不大,跟小孩相处很好,大家都喜欢叫他“晨哥哥。”

“晨哥哥再见!”小孩子们笑嘻嘻地跟钟晨挥手再见。

钟晨蹲地上看着他们也笑着挥手道别,等一个个被家长接走了才站起来,一抬头却从课室的镜子里看见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是Dino,钟晨诧异,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在这里了?Dino看见小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睁圆了眼睛的样子有点想笑。

“怎么,看见我很惊讶?”Dino直接就迈步进入了教室。

钟晨诚实地点头,他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Dino,因为他原本就是为了避开Dino才离开的。

“怎么突然辞职了也不跟我说?”Dino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奔着重点来。

钟晨低头拿着毛巾擦汗的动作顿了顿,他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是那个理由吗,不,不行,不能这么说。可是,要说什么理由才能让Dino相信,钟晨有点苦恼。

看着小孩纠结的神情,Dino更是觉得人是受了难以想象的委屈。他扯过人手里的毛巾,折叠了一下就着力度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Dino的动作很轻柔,一下一下的,直到把汗珠都给擦没了。

“呐。”Dino把毛巾还给钟晨,“下次在出这么多汗得及时换衣服,不然容易译感冒。”

钟晨呐呐地点头,没有说话。

“你如果真的受了委屈就跟我说,那些人有时候说话是过火了些,回去我教训一下。你明天就回来吧!”Dino想着只有小孩回来了事情才能解决。

谁知道钟晨一听这话立马若口而出:“不回!”

声音之大,语气之坚定。

Dino被他吓一跳,看他那么大反应,他尝试着问:“晨儿,你......”

钟晨却一甩毛巾,蹲下身去收拾自己的包,一边胡乱往里面塞东西一边语气坚定地说:“我不回去,我在这挺好,Zaki哥和Viho哥都很照顾好,我很好。”

其实,如果Dino细心一点的话,就能听出钟晨说话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点的哽咽和微微的哭腔。

可惜,Dino并没有留意到。

待到Dino离开,钟晨才停下手不再往包里塞东西,他看见空空的教师就剩自己一个了,这才慢慢坐下来,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天晚上,Dino有点喝大了,钟晨送他回家。许是醉意上头,Dino抱着小孩不撒手,还吻上了他的唇。

小孩有点手足无措,但是又不敢过分抗拒,就这样半推半就的状态下,被Dino推倒在床上,褪去了上衣。钟晨紧张,但也有点欣喜,是不是Dino也喜欢自己呢?Dino的唇来到钟晨的耳朵用舌头舔着,用牙齿咬着耳垂,然后在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Zaki,我好想你。”

欣喜的心情如坠冰窖,从里到外都是个透心凉。



完。

评论 ( 9 )
热度 ( 19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