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宇】黑白面

纯脑洞

纯瞎编

第一篇亮宇,请多担待

全篇就是调戏,调戏,亲亲+摸摸




“法  官阁下,请您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尊重法  律的基础上,慎重考虑我当事人的情况,并请您做出合适的判断。”

胡浩亮坐在候审席里,看着在庭上自信满满从容不迫,有条有理地为自己辩驳的韩宇,当初那个青涩紧张初出茅庐的男生,已经逐步成长为一个专业自信又带有成熟魅力的男人。

“本席宣布,被告胡浩亮  罪  名不成立当  庭释放。”

胡浩亮站起来对法官微微一鞠躬,抬头时刚好对上韩宇转身看他露出的那一抹自信的微笑。

回到胡浩亮的办公室,说是胡浩亮的,其实已经有三分之一作为韩宇专用的了。毕竟韩宇作为胡浩亮的半个专用律师,少不得经常要帮胡浩亮处理事情,所以胡浩亮就重新布置了环境,让韩宇可以在办公室与自己一起工作。

“这次的事情还算简单,对方证据明显不足。”韩宇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放下文件,天气炎热为了在法庭上给法官留一个好印象,他还穿上了黑色的西装外套。脱了外套,里面白色的衬衣已经被后背的汗紧紧贴在背上,约隐约现地透出衣服底下的肌肤。韩宇没管后背,解开衬衣钮扣把袖子往上捋了捋直到完全露出白皙的前臂。

胡浩亮看着他约隐约现的后背,目光落在他白晃晃的手臂上,他嘴边勾起一抹笑意。缓步上前贴上了韩宇的后背,手掌抚上了韩宇的手臂,还极度放肆地来回游走感受着那细嫩的肤感。嘴唇看似有意无意地轻碰韩宇的耳朵,用极轻的声音说着话。

“你说要是没你,我怎么办啊?”

温热的带着侵略性极强的气息喷洒在韩宇的耳朵周围,胡浩亮亲眼看见韩宇粉红的耳朵变得深红,热度也在慢慢地增加。胡浩亮满意地轻笑一声,韩宇不禁逗,稍微撩一下就脸红耳热。所以,胡浩亮就经常故意地去逗他,为的就是看他害羞手足无措的样子。

韩宇的身子微微僵硬,胡浩亮的气息似乎十分强大,每次靠近都要用自己的气息把韩宇包围起来。但是韩宇却不会很反感胡浩亮身上味道,胡浩亮有抽烟的习惯,味道很冲带着点薄荷味,韩宇意外地有些喜欢这种味道。

也许是胡浩亮的动作太过暧昧,说话也靠得太近,韩宇略微偏头躲开他的唇,手臂也甩掉了胡浩亮的手,转身轻轻推开了胡浩亮。

“价钱不变,请胡先生按时存进我户口。”韩宇的语气很公式化,仿佛刚才没有被胡浩亮撩拨到一般,如果他的耳朵不那么红就更好了。

“已经存进去,你现在应该收到信息了。”

韩宇拿出手机一看,的确是存进去了可时间不太对啊。带着点诧异,韩宇不解地问:“开庭前你就存进去了?万一我失败了呢?”

胡浩亮又上前一步靠了过去,韩宇瞬间又有一种被胡浩亮气息包围的感觉,韩宇微微低头又偏了偏方向企图避开这种过分暧昧的情绪。

胡浩亮伸手捏住韩宇的下巴,微微用力逼他抬头转回来看着自己,他带笑的眼眸直直盯着韩宇,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韩宇看着胡浩亮,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胡浩亮这么信任自己,自己当胡浩亮的律师已经两年了,虽然每一次他都能帮胡浩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胡浩亮的这份信任也让韩宇觉得压力盖顶。

胡浩亮看着还是学不会掩饰心事眼神的韩宇,心里不禁感叹,这小孩是真的纯啊!可是,纯净如他同样不知道他现在这副模样,是有多吸引人。

疑惑但是清亮的眼神,白皙稍微圆润的脸庞,粉嫩嫩的唇这些似乎都是都对胡浩亮无声的诱惑。胡浩亮带着薄荷烟味道的指尖轻轻地描绘着韩宇的唇形,嘴唇是皮肤最薄弱的地方,指尖划过的地方带来阵阵的暖意。

韩宇脸微红,胡浩亮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很是放肆,搂腰摸手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感到唇上有些痒痒的,韩宇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胡浩亮手指划过的地方。

看到粉粉的舌尖伸出来的那一刻,胡浩亮再也忍不住,一手扣住韩宇的后脑勺用力地把他压向自己,一手搂住韩宇的腰不让他挣脱。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唇十分霸道,侵略性的舌不等对方允许就狂妄地撬开了韩宇的唇齿伸了进去。

韩宇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有一瞬间大脑是空白,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加速,再加速,已经快到他要承受不住的地步。韩宇睁大了眼睛,他能感受胡浩亮的舌在他口腔里四处攻城略地,胡浩亮放在他腰间缓缓地往上移,抚摸着韩宇的后背。略带情  欲的抚摸让韩宇身子微微颤抖,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现在是什么情况?胡浩亮为什么要这样?最可怕的是韩宇竟然觉得自己不排斥胡浩亮这么放肆无礼的行为!疯了,疯了!韩宇你疯了!胡浩亮是什么人,是看似佛系实则心狠手辣的黑道中人,韩宇你要把自己交给这样的人吗?当然不要!

思及此,韩宇终于清醒过来,狠狠地咬了一口胡浩亮的舌,胡浩亮正是吻得投入没想到韩宇突然发狠咬了一口。

“嘶......”胡浩亮收回自己的舌,舌尖的疼痛让胡浩亮清醒了一点,他甚至能感受到舌尖已经被韩宇咬出了血。

胡浩亮一离开自己的唇,韩宇手疾眼快一把推开胡浩亮,顾不上拿外套,头也不回地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办公室。

胡浩亮看着他慌张的背影没有去追,反而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用手指碰了碰舌尖,果然指尖上一点红。咬得够用力的,都咬出血了。不过,胡浩亮舔了舔自己的唇,韩宇粉唇柔软的触感让胡浩亮很喜欢,如同甜甜的棉花糖,让人食髓知味。

胡浩亮的目光落在办公桌上,小孩的外套没有带走,他走过去拿起外套放鼻子底下闻了闻,是小孩好闻的味道,他喜欢这种味道。

韩宇逃似的来到楼下,这时才发现外套忘了,但是他绝对不会自投罗网回去拿的,大不了就当丢了。韩宇站在门口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可是心跳并没有缓慢下来,肯定是因为方才太过刺激了。

别跳了,别跳了好吗!再跳你要跳出来!

韩宇捂住胸口皱着眉祈求这颗不听话的心不要再乱跳。

胡浩亮在办公室透过透明落地窗,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小可爱,他看到韩宇捂着胸口的样子,知道自己的举动对他造成影响了,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两年的时间,网织得差不多了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两年前,胡浩亮被对手陷害走  粉。在律师楼被告知原本相熟的律师请假了。

“不好意思,亮哥。丁律师临时请假了。”律所的负责人惶恐不安地说。

“我帮你,如果你愿意的话。”
胡浩亮的目光停在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脸上,大约是刚毕业的实习生?微圆的脸上还带着稚气,白白净净的皮肤穿上干净的白衬衣硬是穿出了一股禁欲感。
“韩宇!”负责人皱眉喝了一声。他知道胡浩亮不是普通人,韩宇一个初出茅庐的肯定不能惹这样的人。
韩宇看看他,再看看胡浩亮,他的直觉觉得面前这个小麦色肤色的人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他从来到这里就是脸上带着微笑,不过韩宇觉得那叫皮笑肉不笑更贴切点。
“亮哥,小孩刚毕业不懂事您别怪他,我帮你安排最专业的律师。”
胡浩亮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韩宇,韩宇无所畏惧仰着头直视他。
“你有把握?你知道我是干嘛的?”胡浩亮笑着问。
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不然怎么会被人栽赃走了  粉。这是韩宇的心里想法他不可能说出来。
“你是律师的客户。”韩宇给了一个公式化的回答。
胡浩亮笑了,他知道韩宇看出他不一般,他觉得面前这个男生很有趣胆子也不小。
“那就你了。”
“可以。”韩宇点点头,然后有点犹豫点咬了咬下唇,原本粉红的唇色微微变深红。
胡浩亮看得眯了眯眼睛,喉咙动了动。
“事成后,我要三倍的酬劳。”
胡浩亮挑挑眉,“理由?”
“我缺钱。我需要钱。”

就这样,韩宇开始在胡浩亮身边帮忙,虽然韩宇开口就是三倍的酬劳,但是他也说过如果官司失败,他只收咨询费和律所规定的服务费。所幸的是,从开始到现在,韩宇从无败绩。

至于韩宇缺钱的原因,他没说胡浩亮也没问,但是胡浩亮查过。韩宇的养父生病了,需要换肾,然而费用不少所以韩宇才会开价三倍。

距离上次逃似的离开胡浩亮一星期后,韩宇从胡浩亮那里收到一份礼物。

韩宇有点诧异地看着胡浩亮摊开的手掌心里那个小小的丝绒盒子。

胡浩亮微笑着把摊开的掌心递到韩宇面前,示意他打开小盒子。

韩宇虽然觉得奇怪但也照做了,拿起小盒子的时候,小指尖不经意划过胡浩亮的掌心也同时拂过了胡浩亮的心。

打开小盒子,韩宇看到一枚设计简洁大方的男式纯银戒指,他疑惑地抬头看着胡浩亮。在韩宇的认知里,戒指除了是平日里带来装饰的之外,还有另一层更深的含义。这回,胡浩亮是想玩什么?

胡浩亮看到韩宇一脸蒙圈的样子,觉得他是在是太可爱了。现在的韩宇跟在法庭上妙语连珠怼得对手哑口无言的样子,实在是判若两人。

“在店里看到好看,觉得还蛮适合你的就买了。”胡浩亮浅笑着,眼眸里是掩饰不住的温柔。他从盒子里拿出那枚戒指,抓过韩宇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揉着把玩。

韩宇的手指白白嫩嫩的,皮肤细致得很,若不是本身是个男孩,那触感胡浩亮都要以为是在摸着女孩的手。

“你手怎么那么嫩啊?平日都不做家务的?”胡浩亮调笑着。

韩宇脸一红,使劲抽回了自己的手。说实话,长那么大也没谁这么摸过自己的手,还一根根手指来仔细地摸。

看到韩宇有脸红,胡浩亮渐渐笑出了声,韩宇回头瞪他一眼。手嫩怎么了?犯  法了?他一个律师怎么不知道手嫩还犯  法了呢!

被瞪了,胡浩亮收敛了些但是嘴角的笑意压不下去。他又抓起韩宇的手,选了一根手指把戒指轻轻地套了进去。

微凉的金属感环在手指四周,韩宇看了看戒指大小合适,咦?胡浩亮怎么知道自己的尺寸?正要开口问,胡浩亮自己倒是先说了。

“我比着自己的手指买的,估摸着你手指比我的细。”

韩宇没说话,他始终没搞懂胡浩亮送戒指的意思,正犹豫着要不要问一下。

胡浩亮伸手抬起韩宇的下巴,弯腰靠了过去,问他:“你喜欢吗?”

胡浩亮的突然靠近,韩宇又感受到那股不容抗拒的侵略性气息,他垂下眼眸看了看指间的戒指,很百搭的款式,也不影响日常上庭。虽然不知道胡浩亮送戒指的意思,但韩宇点了点头。

“还可以。”评价似乎不那么高。

不过,胡浩亮已经习惯了韩宇的傲娇,见他点头就知道小孩是喜欢。他低头在韩宇耳边留下几个字。

“戴上就不能摘下了,记住了吗?”语气带着几分强硬的命令。

韩宇撇撇嘴,心想我在家摘了你还能知道啊,你是偷窥我还是在我家装监视器了?

谁知,胡浩亮一眼看穿韩宇的心思,也只能怪韩宇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胡浩亮猛地突然就啃上了韩宇的脖子,力度之猛,牙齿咬住了韩宇脖子一块细嫩的皮肤,韩宇疼得皱起了眉头,叫唤出声。

“混蛋!你属狗的啊!”

胡浩亮听见韩宇的声音,才松了口用舌头舔舔小孩被咬疼的地方。然后又逼着小孩答应以后都不能摘下戒指,韩宇想要推开他又不够人家力气大,想要使小脾气又被胡浩亮的唇侵略了脖子。横竖都没辙。

“好啦,知道啦!你不许再咬我!很疼啊!”韩宇摸了摸被咬的地方,明显的牙痕还红红的热热的。

就在胡浩亮就要打算进一步调戏调戏韩宇时,一名手下走了进来在胡浩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胡浩亮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咪咪眼睛换上一副冷漠的样子。

韩宇看他瞬间变脸,觉得自己还是离开比较好。推开胡浩亮就要站起来。被胡浩亮一把揽住腰,低头亲了亲耳朵,再次低声叮嘱了一句。

“不准摘戒指记住了吗?”

韩宇翻个白眼,一手肘把人撞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胡浩亮笑笑,小孩傲娇以后慢慢调教就是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

韩宇离开后,胡浩亮坐回办公桌那边,拿起手边的文件翻阅起来。不一会,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踩着细跟高跟鞋进来了。她看着低头看似认真处理事情的胡浩亮,鲜红的唇露出一丝媚笑。

“亮。”女人款款来到胡浩亮身后,雪白藕臂从后绕过脖子来到胡浩亮胸前。

“来了。”胡浩亮子女人进来都没抬眼看过她。

女人侧头在胡浩亮脸上亲了一下,涂满丹蔻的指尖在胡浩亮胸前画着圈圈,挑逗的意味十足。

“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想死你了都。”女人靠近胡浩亮耳边轻轻吹着气说到。

胡浩亮不为所动,女人浓烈的香水他觉得刺鼻,他还是比较喜欢韩宇身上清新的味道,很舒服很自然。

韩宇走到地下停车场才发现有份文件落在胡浩亮办公室,文件还是比较重要,会影响日后开庭,于是韩宇又转身往回走。

“亮,听他们说你最近和一个小律师走很近啊,那律师是谁啊?”女人有点撒娇地问。

胡浩亮听她提起韩宇,皱皱眉,他不喜欢她提起韩宇,觉得那会弄脏了韩宇的名字。

“就是一个律师而已。”

“哦,是吗。”女人点点头,又把手往胡浩亮胸前的地方往下走,“你知道的你在外面找多少人我都不介意,也不过就是个暖床的而已,那个律师也一样吧。”

胡浩亮皱眉,韩宇绝对不是暖床的!他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没到和女人彻底翻脸的时候,只好暂时忍了。

女人的修长手指挑开了胡浩亮衬衣的上面两颗纽扣,手滑了进去慢慢地抚摸着胡浩亮结实的胸膛。

“亮,今晚去你家聚聚好吗?”女人的意思很明显了,她也有十足的把握胡浩亮不会拒绝自己的。

就在胡浩亮要回答的时候,外面传来手下的声音。

“韩律师?韩律师怎么又回来了?亮哥正在见客......”

胡浩亮在里头听见心里一惊,韩宇!韩宇又回来了?还是他一直在外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都听见了是吗?要死!

胡浩亮一把挥开女人的手臂,也不管她的不满,直接就飞奔出来找韩宇,可是出来丝毫不见韩宇的身影。

“韩宇呢?”

“韩律师刚刚才走的,说漏了一份文件......”话没说完,胡浩亮就跑远了。

韩宇觉得心里很难过,他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委屈得要死!他漏了文件回来拿,听见胡浩亮办公室里有女人的声音。本来也没什么,但听见女人说什么律师暖床之类的话,韩宇意识到她说的是自己!

原来,自己是胡浩亮拿来暖床的!瞬间韩宇觉得似乎坠入了冰窖,从心里头冒着丝丝的凉气,浑身冰凉。他听不下去了,转身就飞快地跑走了,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是,他和胡浩亮从来没有什么承诺啊,感情之类的话。而每次见胡浩亮他都是调戏自己,可不就是觉得自己单纯好玩吗?韩宇你怎么那么笨,从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人家在耍你呢!

韩宇觉得脸上湿湿的,是哭了吗?韩宇咬着下唇胡乱抹了一把脸,他现在只想快点开车回家,不想再去想关于胡浩亮的事情。

“韩宇!”胡浩亮一路追到地下停车场,看见韩宇的身影加快几步跑上去。

韩宇听见有人喊自己一回头,是胡浩亮。韩宇眼眸里闪过一丝愤怒,加速就往前跑。

到底还是胡浩亮快一步,他伸手一抓就抓住的韩宇的手腕。

“韩宇你听我说......”

“放手!”韩宇被人抓住手腕,他力气没有胡浩亮大,挣脱不得就只能使劲甩来甩去企图甩开。

胡浩亮看韩宇眼圈红红的,脸上有泪痕,顿时就心疼得要命。再用力一扯把人搂进怀里,箍住人家的腰就不愿放手。

“卧槽!你混蛋放开!”韩宇的拳头使劲落在胡浩亮的背后,可胡浩亮无论怎样都不放手。

最后,韩宇累了没力气只能软绵绵地靠在胡浩亮怀里,可嘴里依旧带着哭腔要胡浩亮放开他。

“韩宇,我不知道你刚才听到了多少,但是我保证你对我绝对不是暖床工具。我可以发誓。”胡浩亮双手捧起韩宇的脸,韩宇头偏了偏就是不看他。

但心里因为他这句话,舒服了一些。

“你再给我半年的时间,等我把事情处理完,我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韩宇终于把视线转回胡浩亮脸上,他有点犹豫地问:“你......你要干嘛?”

胡浩亮亲亲他依旧发红的眼角,“以后我再跟你解释好吗,你只要相信我,你韩宇对我胡浩亮是不一样的。”

韩宇也知道胡浩亮背后很多事情,但是他是一只没有参与的。所以,韩宇只当他是要处理那些道上的事情。

“那.....”韩宇扁了扁嘴,“那个女人呢?”

胡浩亮笑了,小孩能主动问说明小孩在乎,他亲亲小孩的嘴角。

“吃醋了?”

韩宇眉毛一挑,直接就用力掐在了胡浩亮的腰,马上就听见了胡浩亮一声吃痛的抽气声。

“是我问你。”

“好好好。”看见韩宇瞪着自己,胡浩亮笑了笑,“她是计划的一部分,我没碰过她。一直都没有。”

韩宇没说话,脸转过了一边。

胡浩亮低声在他耳边说:“我只想要你,看你什么时候给我?”

不出意外,胡浩亮的腰上又挨了狠狠的一下。

自此后的大半年,韩宇很少再出现在胡浩亮身边,大家也只以为是换了一位律师而已。

“胡浩亮!你敢这么对我!”当初不屑于韩宇是暖床工具的女人,披头散发狼狈至极。

“没什么不敢,我受够了你父女俩的控制。从今天开始我们各不相欠。”胡浩亮厌恶地看着她,眼眸里的不屑毫不掩饰。

“当初要不是我爸......”

“够了!”胡浩亮怒喝一声,“我就是不想听见这样的话!当初我可没有求着你们救我,可你们这几年越来越过分。”

“回去告诉老头,以后胡浩亮的任何事情都跟他无关。如果他执迷不悟非要找我麻烦,那你再告诉他,棺材我已经给他买好了,他随时可以躺进去。”

“所以,你这半年是做了什么?”韩宇躺在胡浩亮怀里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

胡浩亮把人往怀里靠了靠,亲亲他的小脸,才慢慢地开口。

原来,胡浩亮十六岁就出来混了,当时还只是小混混的胡浩亮被一帮派老大看上,收进来做了打手,后来胡浩亮在里面平步青云,很快就是一方堂主。而老大的女儿更是看上了胡浩亮,老大也想借此来控制住他。

不想,胡浩亮早就厌倦了这些打打杀杀的生活,早就想办法脱离。后来遇上韩宇,更加坚定了胡浩亮洗白的决心,他的小孩是单纯活在阳光下,自己不能把他拉入黑暗。只是恰好那次女人来找自己的时候被韩宇遇上了,不然这些事胡浩亮不想让小孩知道的。

“那他们以后都不会找你了?”

“识相的就不会。老头不嫌命长的。”胡浩亮冷笑一声。

韩宇看着他,他不知道胡浩亮是怎样处理那些事的,他也不想问。一个愿意为你脱离过去,愿意为你重新开始生活的人,他的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是他和胡浩亮一起度过的。

看到韩宇一直看着自己,胡浩亮勾起了嘴角,他一翻身把小孩压在了身下。

“这段时间有没有戴戒指?”

韩宇举起戴戒指的手给他看,“有啊,你不准我摘掉不是吗!”

“乖!”胡浩亮给了小孩一个吻做奖励。

“哼!我看也没人那么无赖不准人摘戒指的了。”韩宇嘟着嘴白了胡浩亮一眼。

“你就没想过这戒指为什么带这根手指?”胡浩亮眼神亮亮地看着小孩。

韩宇眨眨眼,很诚实地摇头。

“订婚戒戴这根手指。”

韩宇听了,订婚戒,又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然后,炸了!

“胡浩亮!你套路我!”韩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胡浩亮,这混蛋当初可说在店里看到好看就买了的,给自己戴上的时候也没说是订婚戒。合着这一直以来自己带着胡浩亮给的订婚戒,难怪自从戴上戒指后,律所的女孩们都不怎么跟自己说话了!

“哈哈哈!”胡浩亮大笑,小孩终于是明白过来了。一枚戒指,可以阻断很多对小孩有企图心的人。胡浩亮的天蝎本质可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韩宇气到了,被骗就算了,这人还笑!生气了。韩宇手脚并用想要把压着自己的胡浩亮推下去。无奈胡浩亮体型重量都优于他,实在是推不动。

“你记得在停车场我问过你一个问题。”

“不记得!”小孩闹脾气嘟起了嘴。

“我说我只想要你,看你什么时候给我。”胡浩亮眼眸里燃起了欲火的光芒,他忍得够久了。

韩宇脸泛起红潮,自从两人正式在一起后,胡浩亮虽然不大规矩总是动手动脚的,但一直没跨越那条底线。

“不给!你给我睡客厅去!”虽然韩宇也知道胡浩亮既然提起,那这条底线其实也守不了多久。但是他现在有一种被胡浩亮算计的感觉,自然不想遂了他的意。

不给吗?胡浩亮挑挑眉,嘴巴贴到韩宇耳朵那里说了几个字。

“可是,我不想忍了。”说完还故意伸出舌头舔进了小孩耳朵的内轮廓,手来到小孩的腰际处,隔着衣服慢慢地来回抚摸,手掌的温热透过薄薄的纯棉居家服传到了小孩细致的肌肤里。

“嗯......干嘛!”韩宇被舔了耳朵,浑身震了一下,偏偏头想要躲过。

“韩宇,我要你。现在。”胡浩亮在小孩耳边留下几个字,就不再客气地侵略了小孩的脖子,手也伸进了衣服,在韩宇细致白嫩的肌肤上四处点火......

韩宇半推半就的样子,一来他还是气胡浩亮利用戒指算计自己,二来韩宇的身子从未被人开发,一经胡浩亮挑逗身子就软了一半了。

胡浩亮终于如愿以偿,他思念多时的小孩此刻正害羞地躺在自己身下,他如获至宝,虽然很想立马狠狠地要小孩,但怕伤了他,终归是心尖的人儿,伤了还是得自己心疼。

胡浩亮用尽最大的耐心等小孩的身体做好准备,他才慢慢地挺身进去......

“啊!疼!你出去!”进入的一瞬间韩宇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撕裂,他哭了,他觉得胡浩亮在欺负自己,故意把自己弄得那么疼。

胡浩亮也心疼小孩,但是这是必经的一步,为了以后的幸福,这一步韩宇必须承受。他吻着小孩额际的汗珠,低声安慰他。

好不容易痛感过去,韩宇慢慢恢复过来,他睁开眼瞪着胡浩亮。

“混蛋!”韩宇大声骂了一句。

“不会再疼了,接下来让你舒服。”胡浩亮看韩宇恢复了,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他的小孩啊,他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

“嗯......你慢点!啊!”韩宇被胡浩亮不停地顶撞,他不知道这人哪来这么多撩人的手段,只知道他怕是一直以来都憋坏了。

事后,胡浩亮抱小孩去清理,小孩已经在他怀里睡得昏天暗地。看着小孩安详的睡颜,胡浩亮心里软得如同棉花般。

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珍惜,他一定会好好对待。

完。

评论 ( 18 )
热度 ( 103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