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好巧(下)

纯脑洞

纯瞎编

之前的保镖梗

保镖Vx私生子Z

来人啊,保镖调戏人啦~

真正的保镖内容我们番外见好吗?

这里就先甜甜的调戏一下嘛~❤









自从上次那回离奇的艳遇,Viho这两天再也没在酒吧里见过Zaki。

“你说那个Zaki是酒吧的老板?”Viho诧异了,堂堂酒吧老板还被人下   药?

“对啊。”酒保熟练地拭擦着酒杯,“听说我们老板是某个帮派老大的私生子呢!”

“What?”Viho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玄幻啊!他脑好里回忆起那晚上看见的那张脸,如此眉清目秀笑得眉眼弯弯又带着点挑衅的,居然会是个黑帮私生子?

“哎,我说大哥,你一整晚都在打听我们老板,是要干啥?”酒保一脸八卦。

“关你什么事!”

Viho带着还没消化完的某个清秀男生的事回到大本营。

D-TOP,是业内顶尖的保镖公司,创始人Dino,人称SuperDino,来历不清楚,只知道他一手创立的D-TOP内,包含各种各样的稀世奇才。每天想要找D-TOP保护的业务数不胜数,可人家也不是来者不拒的,每一单都必须是经过Dino仔细考虑后,才决定接不接。

“回来了?过来看看这单业务。”Dino看着Viho日常没睡醒的神情,也没管他。反正这小子平日里不着调,一旦办起事来那是分分钟判若两人。

“什么玩意?”既然有活干,Viho就先不管酒吧男生的事了,毕竟正事要紧。

“黑帮老大有个私生子,被他老婆知道了,下了封杀令,找我们D-TOP帮忙保护。”

“WTF!”Viho睁大了眼睛,刚准备点着的烟都差点从指缝掉下去了。这不是跟酒吧小男生的故事很像吗?

Dino终于从电脑前抬头看他一眼,又摇摇头继续说:“反正你最近也是闲着,去看看吧。”

Dino敲敲打打完毕后,把电脑送到Viho面前,“就是这个男生,叫王子奇,英文名......”

“Zaki。”Viho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咦?你怎么知道?”这回Dino反倒是惊讶的那个了。

看着电脑里那个一身红色T恤,一顶黑色渔夫帽,帽子的挂绳松松地系在下巴,一双带笑的眼睛睁笑吟吟地通过电脑看着自己,粉嫩嫩的小嘴笑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Viho抽动了一下嘴角,能不知道吗,这可是老子   一夜   情的对象啊!这个世界真的不大啊,自己天天在酒吧找不到人,这下好了都主动送到面前了。

“喂!醒醒!你到底怎么了?”Dino算是发现了,Viho好像和这个男生,有点故事?

“这单非我不可?......就是这个......人家知道是我保护吗?人......愿意啊?”

是不是有点尴尬呢?毕竟自己当了一回解药,白捡了一个小纯情,结果回头居然是自己要保护的对象?这是不是有点太魔幻?

“第一个问题,非你不可,因为小少爷要去旅行那谁得陪着,我家晨儿过几天去日本拍封面我得跟着。第二个问题,人家还不知道是你接单,所以不存在第三个问题。”

这对于一向言简意赅的Dino来讲,这大概是他一整天的话量都在这集齐了。

哦,还不知道是他啊,难怪呢。万一知道之后不愿意呢?Viho有点忐忑。不过,又一想,不对啊!自己当初可是被人求着当解药的,事后也没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啊,况且这可是人家自己送上门要求被保护的,自己怎么就那么担心!自己是傻了吧!

“行,这单我接了!”Viho想通之后,把那根许久都没有点着烟终于点着了,舒舒服服地吸了一口。

“行吧,人下午就过来。到时你们好好沟通啊!”虽然不知道Viho抽得什么风,好歹这活是接了,那他就能陪自己小恋人去日本拍封面了,得给小恋人发个信息让他开心一下。

下午啊,突然好期待见面。

吃过午饭,Viho就跟长在沙发上一样动也没动过。不,他还是动过的,他回房间换上了那天穿的衣服,然后就长在沙发上了。

点了烟,眼睛死死盯着门口,就怕什么时候错过了某个火红的人。

不对,人家今天不一定穿红色啊,虽然他穿红色挺好看的。也不知道那天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消了没,身子应该没什么不适吧?那人身子实在是太过纤细了。但是那腰肢确实是柔韧之极,当时自己都有点欲罢不能。想着想着,Viho回忆起人儿的甜美,不禁微勾起了嘴角。

Dino在一旁看着Viho那蜜汁微笑,拿着手机挪到了沙发的另一头。

为了生活安全,离神经病远点比较好。

始终三点整,门铃响了。Viho身子往前倾了倾,带着期待的心情去看Dino开门。

“请进。”Dino身后跟着两个人,都是黑色衣服,其中一个个子娇小些,身材看起来纤细些,依旧是那顶黑色的渔夫帽,一个大大的黑色口罩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

Viho一看就认出,那双带笑的眼睛的主人就是那晚的需要解药的那位!

“Zaki,这位是这次任务中保护你的保镖,Viho。”Dino指着坐在沙发上直直盯着人家看的Viho。

Dino介绍完,Viho带着浅浅的笑意站了起来,对着戴口罩的男生点点头,缓缓说出:“又见面了,Zaki。”

又见面?Dino挑挑眉,果然这里有故事。

Zaki一瞬间是有惊讶,但是带着口罩也不大看得出他的表情,况且早已习惯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的他,不管是任何情绪都能掩饰得很好了。不过,他稍稍吃惊的是自己戴着那么大个口罩,Viho都能认出自己。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眼睛早已深深烙印在Viho心里。

“是你呀。”Zaki从容地摘下口罩,那张好看的笑脸又展现出来了。

“原来你们认识,那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Dino把准备好的资料分给三人,自己也留了一份。

“Zaki,这次是你父亲委托我们的,你可以跟我们说说情况吗?”

Zaki嘴角的笑容隐去了些,神情也变得淡漠起来。

“我是我爸在外面生的私生子,我妈没有名分,直到死都是背负着小三的骂名。”Zaki的语气只有说到母亲时才有些起伏。

Viho抿着嘴看着一向在他面前表现得从容的人,难得地眼眸里显现出一丝悲伤。

“其实,我爸的原配老婆是因为生不出孩子,我父亲才在外面找人的。没想到遇上我妈,我爸妈情投意合,更何况我妈还生下一个男孩。我爸高兴坏了。”Zaki深吸一口气,嘟嘟嘴又低头笑了笑。

Viho明白,他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对着这个爱笑的人,他有些心疼,起身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杯热牛奶。

“喝点吧。”把热牛奶递到Zaki手里。

Dino看见后眯眯眼,死小子认识小半辈子了,也没见你给我递过一杯水!

Zaki接过热牛奶,勾起嘴角,“谢谢。”

“这次汪璟找到的还是挺厉害的人,Viho你小心应付,别伤到Zaki。”Dino叮嘱了一句。

Zaki转头看着Viho,眉眼带着Viho最喜欢的笑意,他声音很轻柔地说:“那就麻烦Viho了。”

Viho勾起一边嘴角,目光神神在在地盯着Zaki。

“既然当初帮了一次,也不差这次了。”嘴角的坏笑逐渐扩大,眼眸里似乎划过一丝别样的眼神。

Zaki毫无防备地脸红,他微微转过头,不看Viho的眼睛。心里却在说,还提,身子还酸着呢!你个混蛋留在我身上的痕迹还没完全消退呢!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只有一个房间,可能委屈你睡客厅或者书房。”Zaki有点不好意思。

Viho过去执行过很多艰巨的任务,别说睡客厅,就是睡草丛或者三天三夜不睡觉他都试过。但是,在环视了整个Zaki住的环境后,Viho有了想法。

“我觉得你爸的那个原配老婆那么恨你,肯定是恨不得至你于死地,我觉得我贴身保护你比较好,你说呢?”

Viho站定在Zaki面前,微微弯腰仗着身高气势压向了Zaki。Zaki看着来自上方笼罩而来的阴影,闻到Viho身上的烟草味。

嗯,跟那晚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Zaki抬头看着目不转睛盯着他看,神情却带着点戏谑的Viho,他自己也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那你觉得怎样才算是贴身呢?”

嗯,没什么比那晚那种更贴身的了。Viho想。

“你的房间......”

“我的房间是单人床!”没等Viho说完,Zaki就抢先说,顺便Viho肉眼可见他的脸渐渐泛红,但依旧倔强地看着自己。

Viho笑了,“原来你想和我一起睡啊,早说嘛。”

Zaki不想再跟他说话,转身顺便就抬手照着Viho的胸口来了一肘子。然后噘嘴进了自己的房间。

“哎呀!”Viho装腔作势地喊了声,虽然Zaki是使了劲的,但在Viho看来这跟被蚊子咬一口没什么差别。

进了房间,果然就一张单人床摆在中间,Viho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指了指地下。

“我打地铺睡吧,不然在客厅我不放心。”

Zaki“啧”了一声,去打开衣柜找出新的被单枕头,一把塞给Viho怀里。

“你在客厅我还放心呢!”

Viho接过Zaki塞过来的东西,随意往床上一扔,他一把扯住Zaki的手臂,用力一拉Zaki毫无防备跟着他一起摔倒在床上,Zaki趴在Viho的胸口上一脸的懵。

Viho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Zaki这才反应过来,他伸手推推Viho的肩膀,发现推不动,Viho得意地看着他笑。

“干嘛?”Zaki有种被当成了猎物无处可逃的感觉。

Viho伸手把他黑色T恤衣领往下扯了扯,果然那晚留下的深浅不一的痕迹还没消退,不过也淡了很多虽然依旧是肉眼可见的。

Zaki明白他在干嘛,一张脸顿时就烧了起来,赶紧拍掉Viho的手,把领子往回拢了拢。

“还没褪呢,你皮肤那么敏感啊?”看着Zaki害羞又紧张的样子,Viho实在是喜欢得很。

Zaki瞪着他,“被狗啃了,哪那么容易褪啊!”

哦,说自己是狗,放着平日怕是被Viho暴揍一顿外加问候祖宗N代了。但现在这个是小可爱Zaki啊!Viho哪舍得下手啊。

“啧啧啧,这小嘴啊......真能说。”Viho指尖惩罚性性用力按了按Zaki的唇,马上粉嫩的颜色变红了。

谁知Zaki张嘴就一口咬住Viho的手指头,咬住了还不止还用力地死咬仿佛要咬断似的。

Viho愣了楞,看来温柔小猫的内在还是凶又野的本质。Viho就这样笑着看Zaki咬,既不急着抽出手指也不生气。

Zaki瞪着眼凶巴巴地看着他,看他也没什么反应,就觉得没意思了,眨巴一下眼睛就缓缓松口了。Viho抽回自己的手指,看看指尖还亮晶晶地带着某些液体,脸上浮现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也不知道谁属狗喜欢咬人的。”Viho用占着亮晶晶液体的指尖从Zaki的下颌线缓缓下滑,划过颈动脉,换过喉结时还轻轻按了按。

Zaki不由自主吞了吞喉咙,Viho眼眸一眯,低头快速准确地封住了Zaki的小嘴,把他的惊呼声全数吞没了。

Zaki有心挣扎,Viho抓住他两只手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渐渐的Zaki就放弃了,他不是热衷于情事的人,许是这个人是Viho他才心甘情愿的。

看Zaki乖乖的模样,Viho的心化成一团软软的棉花,慢慢褪下的T恤被扔到了地上,把Zaki翻个身,依旧能看到自己当初在他腰间留下的印记,一时忍不住就在腰间咬了一口。

“嗯.....轻点混蛋!”Zaki咬着下唇说了一句。

“我疼你所以才要重点。”

“唔......出去!你出去......呜呜呜。”Zaki带上腔了。

“乖,不哭,我轻点......”不舍得宝贝人儿难受,Viho动作轻柔了许多,毕竟他难受他也心疼。

情欲消退,两人相拥而眠。可偏偏有人不识趣要来打搅。

一阵惊心动魄的枪声后,Zaki被Viho稳稳地护在怀里,他第一次看Viho开枪,第一次觉得这个看起来不着调的男人是这么帅!在Viho怀里抬起头,Zaki只说了一句话。

“Viho,你能护我一辈子吗?”

闻言,Viho低头笑着在Zaki的发顶上印下一吻。

“当然。”

枪与玫瑰都在手,此生何求。

完。

有番外,有番外,有番外!

评论 ( 23 )
热度 ( 45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