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好巧(番外)

纯脑洞

纯瞎编





充斥着药水味的室内,看着上半身裹着纱布,即便是在昏迷中也依然紧皱眉头Viho,Zaki的眼眶泛了红。回想起前几天那场夺命惊魂追杀,Zaki心有余悸。

那天,Viho陪他去超市,在地下停车场取车的时候,一颗子弹射穿了车子的玻璃窗,而子弹离Zaki的距离只有一厘米左右。

Viho当即拉着Zaki蹲下看,并掏出藏在身上的枪严阵以待。Zaki有点担心地扯着Viho的衣角,Viho回他一个微笑,以示安抚。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枪声在两人附近响起,Viho悄悄探出头瞄准一个躲在柱子后面的,碰,解决掉一个。

那是Zaki第一次见Viho开枪,果断,精准,面无表情。Zaki也不得不在心里赞叹一声,真他么的帅啊!

后来,他们发现对方至少有十个人,而两个人只有两把枪,Zaki第一次拿枪,手微微颤抖。

“我不会......”Zaki的声音轻轻的,透露出紧张。

Viho手把手示范给他看,“这里,用力一扣就好了。别怕,我一定护你周全。”

“好。”许是Viho的声音给了他安全感,Zaki淡定了些。

最后,他们虽然是拼死捡回一条命,但是Viho身中三枪,一枪胸口,一枪腹部,一枪肩膀。硬撑着开车回来的途中,Zaki帮忙联系了Dino,Dino在D-TOP的门口准备接应。

“是我害了他。”Zaki低声道,他很愧疚。

“作为保镖,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你不必自责。”Dino轻声安慰。

Zaki又看了看躺床上陷入昏迷的Viho,走到旁边的桌子那里,桌面上有个托盘,里面放着D-TOP的专属医生为Viho取出的三颗子弹。伸手拿了其中一颗,弹头上面还沾着鲜血,沾湿了手指尖。

Zaki放了一颗子弹进口袋,对Dino说:“我们去外面说吧,别吵到他。”

来到客厅,Zaki很认真地对Dino说:“我要取消和D-TOP的保镖任务。”

Dino略微惊讶,难道只因为Viho这次的受伤,就让Zaki对D-TOP失去信心了吗?

看到Dino的神情,Zaki知道他误会,连忙解释说:“我知道你们D-TOP很好,不然当初老头子不会找你们。我只是......”

Zaki的手放进口袋紧紧地拽住那颗子弹,“我只是不想因为我令Viho受那么重的伤。如果不是我,现在他不会躺在里面。”

Dino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当初Viho对他的态度就很奇怪,好像跟他很熟悉,还记得他们见面时说的是‘又见面了。’而且刚才Zaki取走了一颗子弹,一般来讲子弹没什么好收藏,Zaki为什么要拿走?

“Zaki,我想有件事你应该清楚,你对于Viho来讲,是很特别的存在。”

Zaki猛地看向Dino,真的吗?自己对Viho来讲真的是特别存在吗?Zaki原本愧疚好难过的心情多了一点点的甜。可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不能连累他啊!

“Zaki,我和Viho认识小半辈子了。他就像一个小孩,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别人自己开心最重要。而自从认识了你,他跟我说话三句有两句半都带你的名字。我因为,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Zaki听到这些说不开心是假的,但是Dino越说他的眼泪就流得越多。

“你不要说了。”Zaki还是打断了Dino。

“今天的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不能连累他,我的命不重要,但我在乎他的命!我不能因为自己害他没命。Dino,拜托你,等他......”

“谁他么跟你说你的命不重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Viho醒了,站在后面听到了Zaki和Dino的对话。他本来醒了见不到Zaki就心慌担心他出事,出了房间看两人在说话,结果越听越不对劲,什么他的命不重要,什么连累他,真的是废话!

“你怎么出来了?伤还没好赶紧回去躺着。”Zaki一回头看见一身纱布的Viho脸色惨白地站在后面瞪着他。快步走过去扶着要他回房间休息。

“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你的命不重要?嗯!”

Viho好生气,他差点用命换回来的人家的安全,居然会得到一句我的命不重要!

Zaki松开了扶着他的手,低下了头,“如果不是我......”

“我怪你了吗!啊!你的命有多重要自己不知道吗!”Viho几乎是对着Zaki吼出声。

被吼了Zaki感觉委屈了,自己也是为他好,他怎么就不理解!

“我的命与你无关!我不用你来保护!”Zaki心一横,长痛不如短痛,趁早了断比较好!说完,Zaki咬着下唇头也不回地就往门口冲。

“你回来!”Viho情急之下就用手去抓Zaki的手臂,但受伤过重没什么力气被Zaki用力一推,重心不稳人晃了几下就往后倒。

“Viho!”Dino一直就在沙发这头没过去,想着让两人好好谈谈吧,结果一个头也不回地要走,一个眼看就要倒地急忙就冲过去扶住人。

听到Dino的叫唤,Zaki逼自己狠心不要去看,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只见Viho的脸色赶得上他身上纱布的颜色了,也因为方才动过大了些,伤口开始裂开,渗出了血染红了纱布。红白相对,触目惊心!

“对不起......”Zaki还是一闭眼回头打开了门跑了出去。

“混蛋......”Viho确实是支撑不住了,喘着气但还是担心Zaki。

“别真的让他一个人!”Viho对着Dino说。

Dino听到心里叹口气,还真是冤家!明明就是担心对方担心得要命,搞成这样为什么啊!再看看自家兄弟,打小也没为谁操过心,这回为了那Zaki活脱脱搞没了自己半条命,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你先去休息,我回头再安排人。”

“我只放心你或者胡浩亮去,但是你们都不能去,找韩宇吧。”Viho的唇毫无血色,但依旧是心系那人放心不下。

“你让韩宇亲自去?”胡浩亮不劈死自己才怪!

“不,用YU的人,这样我才放心。”

Dino叹了口气,声音还不小。

“行吧,我跟韩宇说,他应该会答应的。只是这样一来,你就欠他一个人情,你知道那小机灵鬼的,他肯定逮着机会就跟你要这要那的报答啊!”韩宇那人精从来就不是愿意吃亏的主。

“无所谓,只要Zaki没事。”韩宇要什么条件都行,他只要他的Zaki平安无事。

找了医生给Viho疗伤,Dino打了电话给韩宇,跟他说明情况,韩宇倒是很爽快就答应。

“放心吧,我会派YU里面最好的人去的。”

YU,韩宇一手创立的神秘组织,主要是负责军  火方面。里面也是精英林立,各种行业人才都齐了。

“怎么了?”胡浩亮一手搂住他,一手喂他吃冰淇淋。

“说是Viho哥和那个Zaki闹翻了,Zaki不要Viho哥的保护了。但是呢,Viho哥不放心,Dino哥就要我找YU的人去暗中保护。”韩宇吸了一口冰淇淋太凉了,张着嘴喷冷气。

“D-TOP没人了吗?”胡浩亮不解地问。

“好像是Viho哥只放心Dino哥和你去,但你俩都不能去,只好找我YU的人了。”

胡浩亮眯眯眼,连D-TOP的其他人都不放心了,要Dino和自己亲自去保护,这个Zaki看来对Viho意义非凡啊,想必也是个人中龙凤啊!

Zaki看见韩宇时有点惊讶,这个白白嫩嫩的男生是刚才保护自己的人?虽然他单方面解除了和D-TOP的业务,但他一直觉得是有什么人在暗中保护自己的,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小的男生。

“不用太惊讶哦!”韩宇笑嘻嘻地说。他第一眼见到Zaki就明白了为什么iho会如此在意他,确实是个吸引人的人啊,不说相貌,就是自身的气质也够撩人的了。

“你是?”Zaki对第一次见面的韩宇也有好感。这个男生很纯净很开朗,一直对自己笑眯眯的。

“我叫韩宇,是Viho哥叫我派人保护你的。”韩宇笑着解释。

Viho,那个自从那天离开D-TOP就没有见过的人,也是这几天Zaki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他的伤好了吗?”问问题的时候,Zaki不由抚上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那是一款很特别的项链,吊坠的形状很像一颗子弹。

“嗯,枪伤好了,但是心伤没好。你觉得是好还是不好呢?”韩宇意有所指。

Zaki听出了韩宇的话里有话,自己还是让他难过了是吗,Zaki低头咬了咬下唇。

“我听说啊,这心病还须心药医,你会不会就是Viho哥的心药呢?”韩宇凑近Zaki眨巴着眼睛。

“我是他的劫难吧。”Zaki自嘲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帮他渡劫也就只有你了。”

“可是......”Zaki还是挣扎不已。

“听Dino哥说,有人喝醉了喊的都是Zaki的名字啊!”韩宇再添一把火。

“他喝酒了?”Zaki皱眉,“伤都没好全怎能喝酒呢!”

“问题是谁也劝不动啊!要不,你试试?”

“好吧,你带我去。”

韩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带着Zaki就去D-TOP。

来到Viho的房间门口,韩宇敲了敲门,扯着嗓子喊了一句:“Viho哥,我把你的心药带来了!”

在房间内的Viho听到韩宇的声音,什么新药?什么鬼?带着一肚子疑惑去开门,却看见朝丝暮想的人就站在门口。

“Viho哥,看我把你的心药带来啦!你们慢慢聊哈!”韩宇退了一把Zaki,Zaki没防备直接倒Viho怀里,韩宇顺势把房门关上走人。

“你......你怎么来了?”Viho怕是做梦,睁着眼睛使劲瞧Zaki。目光不经意来到脖子处,怎么这链子的吊坠那么像颗子弹?

Zaki一看Viho憔悴的样子就心疼,Viho身上传来淡淡的药膏味,床边还堆着一堆凌乱的纱布,看样子是刚换药了。听见了Viho问他,Zaki抬起手放在Viho的胸口上,隔着纱布能感受到那颗跳动的心脏。

Viho看着他的动作,虽然不大明白Zaki的意思,但是Zaki能来他已经很开心。要知道,他想念这个人已经快想疯了,要不是Dino拦着要他养伤,韩宇那边一天三汇报保证Zaki的安全情况,他早就冲出去找人了。

“韩宇说,我是你的心药,我来,治你的心病。”Zaki轻柔地说,神情是瞒不住的关怀和温柔,眼眸里是赤裸裸的爱意和深情。

Viho一听心里一动,这人总算是明白了!他现在不想管其他的,只想把这个折磨他都快疯的人搂怀里狠狠地亲,一是思念成灾了,二是得好好罚一下这个磨人的妖精了!

Viho这么想也这么做了。一手拖住Zaki的后脑勺,粗暴的吻就压上他的唇,所有的思念和深情通通都化在这个狂风暴雨般的吻里。

Zaki没有挣扎,他也想他了,很想很想。他甚至主动回应着,他想告诉Viho,他的思念一点都不比他少......

直到两人都要呼吸不过来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彼此的唇。Zaki在Viho怀里喘着气,感受着Viho喘气起伏的胸膛和心脏跳动的声音。

“你是我的心药,没你我会病死。所以,你不准再离开我,你的命就是我的命。知道吗?”

“好!”

玫瑰与枪,缺一不可。

完。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