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改写《好巧》

纯脑洞

纯瞎编


因为之前的《好巧》有很多东西没有交代清楚

所以,这里又重新写了一遍

希望你们没有看腻~

笔芯所有小可爱~❤





在那晚离奇又带着美好回忆的艳遇之后,Viho好久天都没在酒吧见到人,从酒保那里得知那人居然是酒吧老板?

老板怎么还被人下   药了?

后来在D-TOP见到人时,Viho感叹世界真小。

再到Zaki为了Viho的安全,选择离去时,Dino感叹不是冤家不聚头。

D-TOP,Viho房间内。

地上是凌乱的纱布,还有随意扔在地上一件红色T恤,一条黑色长裤,一条白色长裤,两件私人贴身衣物。

Viho一脸满足地看着熟睡中的Zaki,睡得香甜的人儿梦中的容颜更加甜美稚嫩,小嘴微微张开,呼吸间气息轻轻地喷洒在Viho的脸上,温柔的人就连气息都是轻柔的。

轻轻地在Zaki的唇上印下一吻,把他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轻轻抬起收入被中。又爱怜地摸了摸光洁的额头,温柔地笑了笑。Viho这才起身随意地套件衣服就出了房间。

听见房间门开的声音,原本躺在胡浩亮腿上玩手机的韩宇,立马转头去看,结果只有Viho一个人出来。

“哎呀呀,Viho哥哥,你和Zaki哥哥在房间那么久在干什么啊?咦,Zaki哥哥呢?”

小少爷一派天真无邪地好奇发问,清澈如水的眼睛还眨巴眨巴地看着Viho。

可是,熟知韩宇本性的Viho根本不上当,瞟他一眼不说话自顾倒了一杯水喝起来。

“你们谈好了?”Dino在窗边抽着烟转身过来看着Viho问。

Viho放下水杯,“谈好了,不过这事还是需要韩宇那边帮忙。”

韩宇立马点头,“可以啊!不过,Viho哥哥你先告诉我你们在里面那么久到底在干什么?”

好奇宝宝脸再度上线。

Viho冷笑一声,“韩宇,不如你告诉我脖子上那几块红红的是什么?你家蚊子挺厉害哈?”

闻言韩宇红了脸,倒是一直被他枕着腿的胡浩亮轻笑了一下。

“还笑!一星期内不准碰我!”韩宇宝宝脸下线,霸道宇上线,手来到胡浩亮的大腿根狠狠掐了一下。

“嘶!”要害敏感处一阵剧痛,胡浩亮倒吸一口凉气。但自家少爷动手的,只能忍着了。

“别闹了,说正事。”Dino出声制止了这场闹剧。然后从窗户那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他的宝贝电脑。

“现在,Zaki老爸的那个原配老婆汪璟,在外面找了赏金猎手,扬言出一百万美金买断Zaki的命。”

“一百万美金一条人命,那汪璟得多恨Zaki哥哥啊!”韩宇夸张地说。

“她是挺恨我的。”Zaki柔柔的声音响起,大家齐齐都回头去看他。

睡了一个安稳觉的Zaki气色好了许多,眼神柔和,微微翘起嘴角,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而让Viho眼前一亮的是,Zaki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一颗扣子没扣上,隐隐露出锁骨。

精致又好看。

“Zaki哥哥出来啦!快坐这里!”韩宇很是热情地招呼Zaki坐自己身边。

Zaki还没坐下去了,就被Viho一把搂住腰往他的沙发方向带。

“要坐也是跟我坐好吗!”搂住Zaki坐下,Viho给了对面一个威胁的宣示主权的眼神。

韩宇不甘示弱也搂住了胡浩亮,胡浩亮任由两个幼稚的人在闹。

不想理韩宇,Viho轻声问:“睡得好吗?怎么这么快起来?我醒的时候特意没叫你。”

韩宇耳朵尖,听见了Viho的话,立马又好奇宝宝上线。

“原来Zaki哥哥在Viho哥哥的房间睡觉啊,是不是Viho哥哥的床睡得比较舒服?”

Zaki脸红了红,发现所有人都是带着别有意味的眼神看着自己,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那种调侃的神情。

“胡浩亮,管好你家小少爷,不要欺负我的Zaki。”虽然,Viho也很喜欢看Zaki害羞的样子,但是那是在另一种情况下去看,不是被韩宇故意欺负的情况下。

“嗯,挺好。”反正他家小少爷就是喜欢时不时在Viho那里点把火,淘气一下而已并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Zaki看着胡浩亮,这人从自己出来就没怎么看过自己,倒是一直对身边的韩宇态度亲昵宠爱有加的样子。

看Zaki看着胡浩亮,Dino主动介绍:“这是胡浩亮,原本也是D-TOP的顶级保镖,现在......”他的眼神飘向了韩宇。

“现在是我的终身免费保镖。”韩宇大大方方地握住了胡浩亮的手,然后举起来向Zaki展示他们同款的戒指。

Zaki了然地点点头,对胡浩亮友好一笑。

胡浩亮也微微一笑,他能察觉出韩宇很喜欢Zaki,所以他对Zaki的态度也比较友好。

“对了,汪璟找赏金猎人这事,你们有什么想法?”

“上次Viho受伤,我不要他保护的事,汪璟是知道的。现在,她估计我身边没什么保护我。”

“而且,上次我的人和汪璟的人交过手,发现对方不像是一般的杀手,应该是退役军人或者雇佣兵之类的。”韩宇也汇报了YU最近暗中保护Zaki的事。

Dino点点头,“Zaki有什么意见?”

“我希望你们可以帮我,一来是保护我,二来......我希望活捉汪璟,我妈的死我要跟她彻底算账!”说到去世的母亲,原本温和的Zaki身上骤然显现出一股杀气,原本带笑的眼睛突然间就冰封了。

Viho从未见过如此杀气之重的Zaki,急忙拍拍他的后背安慰他。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Zaki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转头看向Viho,露出Viho熟悉的温柔笑容,Viho才放心他没事了。

“没问题呀,就按Zaki哥哥的要求去做咯。”韩宇很爽快就答应了。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Dino和韩宇去安排就好。Viho带着Zaki回了房间,Viho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问Zaki他母亲的事,问了怕他生气伤心。

“想问什么?”Zaki看着他一脸纠结的神情,走过去微微垫脚主动环住人的脖子。

Viho抱住他的腰,不让他垫脚那么累,低头亲了亲他的嘴角才问道:“你妈妈的事是怎么回事?”

Zaki垂下眼眸,神情多了几分的不甘和难过。Viho把他搂紧,手一下下地扶着他的后背。

“没事,我在呢。”

靠在Viho的胸膛,感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Viho的怀抱很温暖,能让Zaki感受到安全感。过了好一会,Zaki缓过自己的情绪才慢慢开口。

“那年我六岁,放学回家就看见妈妈一丝不挂地浑身都是血躺在地上,汪璟坐在那里很嚣张地笑,她身后站了八个男人。”Zaki说到这里,手紧紧地拽着Viho背后的衣服。

Viho闭上了眼皱着眉,一丝不挂浑身是血,八个男人,他大概猜到Zaki的妈妈遭受了什么。

“别说了,我都明白了。”Viho不想让Zaki继续回忆那些痛苦的事情。

“从那天起,我就没有妈妈了。之后,就是我爸一直派人照顾我。”

“以后我会照顾你。”Viho低头在Zaki耳边很认真地说。

“好。”Zaki带着哭腔回了一句,每每提起母亲他都情绪难控。

“还有一件事,你......既然是酒吧老板,为什么会被人下   药?”这事也是Viho心中的一个疑问。

Zaki冷笑一声,“是汪璟搞得鬼!她找个女人借机在酒吧靠近我,跟我套近乎的时候下的药,想趁着跟我什么的时候做了我。”

汪璟,真是恶心的人啊!

“后来被你发现了,就逃了?”

“我让酒吧的人处理掉那个女人,然后就去卫生间了......”

“然后呢?”Viho挑眉故意继续追问。

Zaki脸又红了,抬头使劲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不问,不问。嘻嘻。”Viho笑着乖巧地认错。

“Zaki。”Viho轻叫一声。

“嗯?”

“我发现,你穿我的衣服很好看。”原本以为Zaki穿红色好看,现在看来他穿白色也一样好看。

“嗯......我醒来发现衣服都被你......弄脏了......所以......”Zaki发现自己原本的红色T恤沾了某些液体,肯定是不能穿这样衣服出去了。所以就擅自开衣柜拿了Viho的衣服。

“我不介意多弄脏几件,我的衣服你可以随便穿。”

“我介意!”Zaki又开始瞪着他,不过可能是长相偏稚嫩,就算他再凶,Viho还是觉得很可爱!

“好好好,下次我一定脱了衣服再弄。”Viho坏坏地说。

小野猫恼羞成怒,一爪子就拍了过去......

在Dino和韩宇的配合下,汪璟派来的人非但没有能伤到Zaki,还被韩宇的人捉了回来。

汪璟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嘴巴里塞了毛巾,她使劲地扭着身子,希望可以挣脱。

“别动哦,这牛筋做的绳子越动越紧的哦。”韩宇轻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汪璟回头一看,她不认识韩宇,但是韩宇身边站着的人,她很熟悉,那是她恨不得剥皮拆骨的小杂种。

Zaki就站在门口,却也能清晰看见汪璟眼眸里仇恨的火花。他淡淡一笑,慢慢踱步过去。来到汪璟面前把她嘴里的布扯了出来。

“嗯......呸!杂种!”汪璟嘴巴一解放立马就开始骂。

韩宇和胡浩亮,Viho还有Dino都是跟在后头进来。因为是Zaki的家事,他们只是站在旁边并未插手。

Zaki听见她的辱骂也不生气,这样的字眼他打小就听得多了。

汪璟看他一副风轻云淡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更加气急败坏,使劲瞪着他,嘴里的辱骂愈加激烈。

“哼!看你的样子就想起你那个死去的贱人老母!果然啊,你活生生继承了她那副眉眼带笑的勾人相貌!”

Zaki的母亲性子温柔,容貌秀美,Zaki能生成这副模样,真的是百分十九十都继承了母亲。

“我是我妈的儿子长得像她很奇怪吗?”Zaki从裤袋里拿出一盒烟,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点着,然后把烟盒子抛给了Viho。

“哼!”汪璟转头看看Viho,又看看一旁的韩宇和胡浩亮。这一看就露出了恶心的表情。原来,韩宇被胡浩亮搂着腰靠在桌子上,胡浩亮时不时低头亲亲韩宇的耳朵,韩宇笑得开心并没有躲闪。

“看来,你沦落到要跟这样的变态在一起。真是......啧啧啧!”汪璟一脸的不屑和讽刺。

韩宇转头看他,脸上依旧是笑得纯真,但是眼眸里隐约闪过的杀气不容忽视。

汪璟被看得不自在,冷哼一声,又跟Zaki说:“你妈喜欢被   男人    捅,当初她多会扭啊!我还记得那场景啊!现在看来,你也喜欢被......”

“真他么能说啊,看我不撕了你的嘴!”Viho忍无可忍,一把扔了烟,就要冲过去教训汪璟。

“Viho。”Zaki轻轻地叫了声。

Viho的脚步硬生生地停住了,也就Zaki能在Viho盛怒的时候还能制止他。

“你别过去,过来抱抱我。”Zaki说完,Viho立马就过去抱住他,下巴在Zaki肩膀蹭了蹭,以示安慰。

“恶心!跟你妈一样恶心!”

Zaki从Viho怀中抬头看向汪璟,眼眸里有蔑视和嘲笑。

“你觉得我们恶心是吗?那是因为你从来都得不到爱情。我爸不爱你但是跟你结婚了,结果你不能生,我爸要在外面找人。遇见我妈两人情投意合要跟你离婚,是你死活不肯。”

汪璟被Zaki的一顿话给刺激到了,“呸!是你妈不要脸勾引我老公,不然哪来你这个贱种!”

“是,我妈是没有法律上的名分,可是她的墓是写着爱妻两个字,是我爸亲手刻上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Zaki是知道父亲对母亲的情意,奈何当初汪璟太过强势。

“她没有资格称为妻!她只是个小三,是个狐狸精!跟你一样,天生就是被男    人    捅的贱货!”汪璟竭嘶底里喊出来的,她一直接受不到Zaki母子的存在,她恨自己不能生育,恨Zaki母亲生下了。

“你闭嘴!”听到汪璟再三侮辱母亲,Zaki的好脾气是挥发得差不多了,他一把推开Viho快步上前,抬手对着汪璟的脸颊一声声响亮的耳光就扇了过去。

啪!

“我妈凭什么要这样被你侮辱!”

啪!

“我一直就没有忘记过你对我妈所做的事情。”

啪!

“你这样的神经病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

......

直到最后,Zaki的力气快用完了,手也因为情绪激动抖得耳光都扇不下去了,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眼眶泛红了。

Viho看见心疼要命,从背后握住Zaki冰凉的手,另一只手箍住他的腰,低声在他耳边安慰。

“没事,没事了,我在,我一直在呢。”

许是Viho掌心传来的温暖,和Viho低沉的嗓音让Zaki气愤难平的情绪稍微平服些。他闭了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中的戾气已经减淡了许多。

汪璟的一边脸已经肿起来了,纵横交错的指印,嘴角已经被打破流出了血丝。

“你打死我,你爸也不会放过你!”

“你还挺嘴硬。”Viho不屑地说,好像想到了什么,Viho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你说Zaki长得像他妈妈,好歹他妈还知道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你呢?你这辈子怕是都不知道自己孩子是什么样吧,因为你根本生不出来!”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汪璟被Viho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她已经被打肿了脸,再加上生气面容扭曲得更厉害了,怎么看都是狰狞的。

Zaki倒是轻笑了一声,回头亲了一下Viho的嘴角,再转头看着汪璟。

“他是我男人,怎么了你有意见?有也没办法,你没人爱,自然体会不到有人爱的滋味。”Zaki得意的笑容看得汪璟甚是刺眼。

“咦......”韩宇在一旁略微嫌弃地看了看汪璟,“Zaki哥哥,我饿了,我想去你的咖啡厅吃东西。”

Zaki除了酒吧,还有两家咖啡厅,韩宇很喜欢咖啡厅里的蛋糕。

“去吧,店里有新来的咖啡,你可以试试。”Zaki也是从心里很喜欢韩宇,觉得跟他一起相处很轻松很开心。

“不行,你不能喝咖啡。”胡浩亮还记得上次韩宇只喝了一小杯咖啡,整宿得睡不着,折腾了一晚上自己也只能陪着。第二天两人同款国宝眼出现的时候,还被Viho嘲笑晚上要节制点。

“要试!”韩宇噘嘴,小少爷娇脾气上线。

“新来的是低咖啡因的,韩宇可以试试的。”Zaki其实也是听说了上次韩宇睡不着的事,才决定要进一些低咖啡因的咖啡豆。

“你看!我就要试。”韩宇得意地朝胡浩亮扬起了。

胡浩亮没说话,只是牵着韩宇的手走了出去,他知道Zaki是宠韩宇,就连低咖啡因的咖啡豆也是为他而入的。他的小少爷,就有那个让人人都宠着他的本事。

“好了,剩下的你们处理吧,我要去机场了。”戏也看得产不多了,Dino把抽得差不多的烟扔地上熄灭了。

“你家宝宝回来了?”Viho笑嘻嘻地问。

“嗯,两小时后就降落了。”唯独提起他家的人儿时,Dino的脸上才会有一点柔和的神情。

人都走后了,Zaki打了个电话,十几个男人走了进来。

“我妈经历过的,你也该经历一下了。”

“你敢!走开!滚!都滚!”汪璟一脸恐惧,她万万没想到二十几年后,自己会遭受这份劫难。

走出了门外,还能听见里面传来的汪璟的尖叫声。

Zaki闭着眼皱眉,当年自己的母亲也是这般恐惧的吧,只可惜当年自己人微力弱,无力救母。

Viho牵着他的手,快步带他离开这里。

来到Zaki的咖啡厅,韩宇正被胡浩亮一口口地喂蛋糕。

Zaki笑着看了一会,悄声问:“他们一向都那么腻歪?”

Viho一副没眼看的样子,“一个会撒娇,一个愿宠。”

“真好。”Zaki由衷地感叹一句。

“我们也可以的。”Viho抵着他的额头,“那些不开心的都过去,以后所有事情我都会陪着你。”

“余生多指教,杨先生。”

“我爱你。”

完。

评论 ( 17 )
热度 ( 68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