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宇】我家少爷不简单(强强?)

纯脑洞

纯瞎编

一个你以为是傻白甜,只是“你以为”

一个冷静却被点火,点火就要灭火

论胡浩亮不能拒绝小少爷的路是怎样形成的!






胡浩亮第一次见到韩宇时,只觉得他与养在深闺的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没什么两样。

一身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西裤,白色的皮鞋,尚未褪尽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了能甜出蜜的笑容。

“胡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的小少爷,韩宇。”管家十分有礼地给胡浩亮介绍韩宇

胡浩亮点点头,淡淡地说:“你好,我叫胡浩亮。”

韩宇笑着点点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胡浩亮。胡浩亮从那双眼睛里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这得是多纯净的眼神啊。

都说眼睛时心灵的窗户,这小孩的心一定是纯净无杂质。

“我叫你亮亮好不好?”第一次见面,韩宇就给胡浩亮起了昵称。

没人可以拒绝这么甜蜜的小孩,胡浩亮没什么犹豫就点头。

就这样,胡浩亮的保镖日子开始了。小少爷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因为他很少外出,所以经常有韩氏集团的高层来给他汇报工作,吃住都有专人负责,胡浩亮每天就是站在书房门口检查来汇报工作的人,以及守在门口仔细留意书房内的情况,以防小少爷有危险可已第一时间冲进去救人。

快半个月了,上述的内容周而复始。

“亮亮,明天我要去公司和爷爷还有二叔一起开会。你陪我去吧!”韩宇在餐桌上,捧着碗,眼睛闪亮亮地对胡浩亮说。

坐在他对面的胡浩亮点点头,心想终于可以出去了。韩宇见他点头,很开心地夹了只虾到胡浩亮碗里,然后歪着头看他笑。

胡浩亮了然放下碗,戴上放在一旁的精致雕花碟子里的一次性手套,然后仔细地给韩宇剥虾。本来,这是属于管家的工作,单有一次韩宇吃饭的时候,看胡浩亮依旧安静地守在不远处,觉得他很辛苦饭点了还不能吃饭。就要管家过去把人叫来,让胡浩亮以后跟自己一起吃饭,理由是你离我近些更好保护我不是吗。

很有道理,胡浩亮依旧没有拒绝。

至于剥虾,是韩宇说反正你都坐下来吃饭了,帮我剥只虾可以吗?

胡浩亮自此以后承接了保镖意外的剥虾工作,真是能者多劳啊!

剥好以后,胡浩亮打算放在韩宇面前那个空碟子里的,谁知韩宇突然半支起身,对着胡浩亮张微微张开了嘴。

胡浩亮吓一跳,这算是亲密行为吗?虽然小少爷单纯,但是对于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距离应该是了解的吧?怎么,这是要自己喂他吃呀?

胡浩亮侧头看了管家一眼,管家却抬头看着天花板,这是不管了?

韩宇还在等着胡浩亮的虾,半天没吃到小少爷没耐心了。

“亮亮!”小少爷嘟着嘴叫了一声,眉头皱起来了看起来是不开心了。

“呃......哦。”

胡浩亮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虾尾正要放进小少爷的口中,小少爷却要他蘸点酱油。胡浩亮又移去碟子那里蘸了点酱油,再送入韩宇口中。

指尖不经意划过韩宇水嫩嫩的嘴唇,小孩丝毫没察觉,嚼着新鲜的虾子吃得开心满足。胡浩亮触电般收回了手,小孩的唇很软啊!触感有点像那种果冻。

“唔......”韩宇嚼着嚼着皱起了眉,然后一脸苦相地看了看胡浩亮,最后一低头“哇”一声,把胡浩亮给他剥的虾吐了出来。

“怎么了?”胡浩亮吓一跳,急忙站起来走了过去。

韩宇伸出舌头给胡浩亮,胡浩亮低头清晰能看到舌尖上一个红点,这是舌头咬出血了?

“管家,麻烦你一杯温水。”胡浩亮回头对管家说了一声。

“你吃那么急干嘛,还有很多呢。”看着韩宇皱成一团的小脸,胡浩亮又好气又好笑。

谁知韩宇摇摇头,一脸委屈地说:“是你虾没剥干净壳,被刺到了。”

什么?是自己的错?胡浩亮眨眨眼,仔细研究了一下那堆被韩宇嚼烂的玩意,还真是看出了一小块透明的虾壳竖了起来。

管家拿了温水过来,胡浩亮递给韩宇让他簌簌口。韩宇就着胡浩亮的手,低头喝了一小口水仰头哗啦啦在嘴里过了一下。

就在韩宇仰头的时候,胡浩亮看到他白皙修长的脖子,喉结随着水在嘴里过渡,而一动一动的。胡浩亮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似乎有点唇干舌燥?

韩宇吐出水,张开嘴伸出舌头让胡浩亮看看舌头的红点还在不在,胡浩亮看看因为被虾壳划破了一点,虽然不出血,但是还是有点破损。

“亮亮,痛......”小伸出一点点舌尖,舔着下唇委屈巴巴地拉着胡浩亮的衣角。

卧槽,胡浩亮暗叫不好!小孩这模样太撩人,还伸手扯自己的衣角,这撒娇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还有,小少爷你那小舌头能不能安分点,别动来动去的好吗,很诱惑人的啊!

可惜韩宇听不见胡浩亮的心里话,只觉得舌头不舒服要找人安慰。

终于,胡浩亮是忍不住了,一手扣住小孩的后脑勺,唇贴上了小孩的,他的舌头趁小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伸进了小孩的口腔里。小孩的唇果然如同果冻般柔软舒服,想着小孩的舌尖的伤口,胡浩亮的舌头不敢太用力缠着他的小舌,轻轻地缠卷了一下就舔上了旁边的软肉。

韩宇愣愣地任由胡浩亮为所欲为,他是第一次跟人接吻,胡浩亮原本给他的感觉就是很可靠,所以他不排斥胡浩亮保护自己。现在,胡浩亮与他的距离贴得很近,他能听到胡浩亮的心跳声,也能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

终于,胡浩亮意犹未尽放开了小孩,韩宇眨巴了一下眼睛,有点害羞地低下了头。

胡浩亮心里有一种满足感,小孩的反应很少生涩,应该是初吻。想到这里,胡浩亮心里就超兴奋的。他用指尖点点小孩的唇。

“我再给你拿杯水。”然后拿起那个空了一半的水杯就走向厨房。

韩宇看着他的背影,渐渐勾起一边嘴角。

胡浩亮,我的唇你吻得可还舒服?

你要知道,吻了我就是我的人了。

原本的天真在此刻小少爷脸上荡然无存,只留下自信和狡黠。

就算胡浩亮千般小心万般留意,韩宇还是出事了。

从三楼的楼梯一直滚下去,胡浩亮来不及伸手拉住他,立刻就跟着跑下楼梯想要扯住他。等胡浩亮来到韩宇身边抱住他时,小少爷已经闭上了双目,额际一条鲜红缓缓流下来。

“韩宇!”胡浩亮的心瞬间收紧,以往不管多艰难的处境,多危险的情景人都能冷静处理,现在他的手竟然在微微发抖。

送到了医院做了检查,得出的结果让胡浩亮立刻怔住,怎么能这样,韩宇他......失明了。

“韩先生从楼梯滚下来还撞到了楼梯的扶手柱子,就是这一撞脑子里有了淤血,然而淤血压住了视觉神经,造成了韩先生的暂时性失明。”医生很耐心地解释给胡浩亮听。

胡浩亮本来很担心的,听到医生说的,暂时性,失明。暂时性的,也就是说过段时间会恢复?

“韩宇的暂时性失明会持续多久?”

“这个我们也不能保证,不过最好的办法是,等韩先生身体恢复后,做手术把那淤血取出来,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什么时候做手术?”胡浩亮想尽快让韩宇复明,一想到那闪烁着如明星般璀璨光芒的眼睛不能看东西,胡浩亮就恨不得摘下自己的眼珠子换韩宇的。

“这个要视韩先生的身体恢复情况而定。”

胡浩亮回到病房,韩宇额头已经包扎好了,惨白的一张小脸扁着嘴,原本漂亮光彩夺目的眼眸,如今只能是失焦地茫然地看着前面。双手紧紧地拽住被子,脸上是未干的泪痕。

“韩宇。”胡浩亮慢慢靠近,轻轻地叫了一声。

韩宇茫然转了转头,好像是胡浩亮的声音。

“亮亮?”韩宇不确定地叫了一声,手也下意识伸出去想要抓住胡浩亮。

“是我。”胡浩亮应了一声,直接握住了在空中乱挥的小手,冰凉凉的。

“亮亮,我看不见了......我以后都看不见了。”韩宇带上了哭腔,身子微微发抖,听见胡浩亮的声音本能地往音源的地方靠过去。

胡浩亮把小少爷搂在怀里,一手紧紧握住冰凉的小手,一手轻轻拍他的后背。胡浩亮的下巴抵在韩宇的发顶轻轻地蹭了蹭。

“你只是暂时性地失明,等你身体好点就能做手术了,以后就能看见了。”

“暂时性?也就是说......我以后还能看得见?”韩宇原本低落的情绪似乎看见了希望。

“是啊,所以你要乖乖留在医院养好身子,听医生的话。”

“不要!”一听要留在医院,韩宇顿时就不愿意了,“我要回家!我不要留在医院!”

“不行,你听话,留在医院好好疗养。”胡浩亮试图跟韩宇讲道理。

但韩宇是什么人,从小就要什么有什么,只有别人听他吩咐的,哪有他听从别人安排的,完完全全地被宠坏了的。

“我不要!我就要回家!”不顾胡浩亮的劝阻,韩宇一把推开胡浩亮先开被子就下地了。可是他眼睛看不见,被子没有完全掀开,还留一部分缠着他的腿,他强行下床要走差点就摔了一跤。

“小心。”胡浩亮急忙就扶住他,帮他扯开绊倒他的被子。

“走开!”韩宇发起了脾气,又推开胡浩亮往前走,眼看就要撞上旁边的柜子,胡浩亮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一步把韩宇抱了起来。

“亮亮......”一下子腾空吓得韩宇双手扯住了胡浩亮的衣服。

“既然你执意要回家,我带你回去就是了。但是!”胡浩亮的语气严肃起来,“回家你必须乖乖呆着,不能到处乱跑。”

“好。”韩宇窝在胡浩亮怀里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到了晚上,胡浩亮做梦都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因为担心韩宇,胡浩亮睡得并不踏实。他老担心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小少爷,会在房间里乱跑,他眼睛看不见别说跑就连走都会磕磕碰碰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受伤。想着想着,胡浩亮干脆起身想去韩宇房间看看。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一声轻微的“咔嚓”的,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

凭借敏锐的耳力,胡浩亮听出来这是枪组装完成后的声音。

韩宇!

胡浩亮不假思索一脚踢开门,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但是床铺很整齐,东西也没有移动的痕迹,就像韩宇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一股微凉的寒风自窗户吹入,吹动了鹅黄色的窗帘。胡浩亮迅速来到窗户往下看,一道白色的身影“刷”一闪而过。胡浩亮立马单手撑着窗框,纵身一跃,毕竟也就二楼而已,胡浩亮轻巧平稳地落地。然后马上就去追那道白影。

悄无声息地跟着白影来到......韩氏集团?看来真是冲韩宇来的。胡浩亮皱皱眉。

虽然白影的身手行动都很敏捷和迅速,但是还是没有躲过韩氏大楼的里的红外线探测,一个躲避不及被一根移动的红外线扫到衣服,警报立马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队又一队带枪的警卫,白影也果断开枪还击,但两只手顶多也就两把枪,十二颗子弹而已,射光了也就没了。

没枪还好有拳头,凭借自己的灵敏白影撂倒了好几个警卫,冷不防被一个警卫伸手扯掉了白影的宽大口罩,白影瞪大了眼睛立马把口罩遮好。

只是,这被扯掉的瞬间,胡浩亮便看清了白影的相貌,竟然!

胡浩亮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白白净净,单纯可爱的小少爷竟有这等身手!

等等!小少爷不是眼瞎了吗?不是淤血压住视觉神经了吗?那现在自己看到的算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胡浩亮的脑子思考过来,就听见“砰!”

“嗯!”白影一声闷哼,一片鲜红的白影的肩头晕开来。

胡浩亮把少爷压倒在柔软宽敞的大床上。
他一手钳制住韩宇白嫩的手腕,一手故意用力压在韩宇包了纱布的肩膀上。
雪白的纱布渐渐晕染开来一片鲜红。
“疼……”韩宇嘟起了嘴,眼神带着无辜,小脸都皱在一起。
胡浩亮眯起眼看着他,这会他又变成了那个撒娇卖萌,一点点小事都委屈到不行的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了。
“为什么骗我?”胡浩亮声音带着寒意,神情倒不像是生气。
韩宇扁了扁嘴,转头看一眼胡浩亮压在他肩上的手。胡浩亮收了力度,但依旧没有收回手。
看胡浩亮没再压自己的伤口,韩宇才眨巴着眼睛看胡浩亮。
“不要卖萌。”
胡浩亮看出他想要使出惯常的手段,立马就拆穿他。
“哼!亮亮凶我!”小少爷更委屈了,眨巴的眼睛迅速泛红,好像马上就掉泪似的。
胡浩亮挑眉,明明身下人才是狡猾的小狐狸,可现在自己反倒像是欺负小白兔的大老虎!
“不说的话,别怪我哦……”
胡浩亮的手再次使劲,韩宇的脸又白了几分。
狠心的男人。韩宇心里吐槽。
“一部戏有主角,也得有配角和群演,不是?”

胡浩亮眯眯眼,“说人话!”

“我说的就是啊!我不是人啊!还是你听不懂人话!”韩宇嘟起了嘴,一派我有理我说了算的模样。

胡浩亮只觉得额际“突突突”的疼,好想掐死身下这只披着兔皮的小狼。

看到胡浩亮一副快要气死的样子,韩宇笑得更开心了,他伸手戳戳胡浩亮的脸。

“哎呀,就要变河豚了啊。”

“河豚?呵......”胡浩亮忽然就像不生气了,他知道其实这样狡猾的韩宇才是本性,如果自己一味跟他较真追问,十有八九是被带着绕花园。

“我不变河豚,你不说,我自有办法。就怕你受不了。”胡浩亮勾起一抹痞痞的笑容。

“言行逼供?别忘了,我是受你保护的哦。”韩宇自信地说,他相信胡浩亮不敢对他硬来。的确,他猜对了一半,胡浩亮是不能硬来,但没说不能采用“软着陆”的法子呀。

胡浩亮低头凑近韩宇,小少爷原本就白皙的脸庞因为受了伤,又被自己捏弄过伤口流了很多血,脸色已经是惨白了,鼻尖上的小汗珠在灯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嘴唇有点干稍微起皮了。胡浩亮舔舔自己的唇,又凑近一点伸出舌尖舔上了韩宇的唇。

韩宇的脸蓦地从惨白变成粉红,胡浩亮这一舔,倒让他想起之前胡浩亮给他剥虾饼趁机吻他的事。

“你又趁机占我便宜。”韩宇扁了嘴,又是一副委屈的样子。

“呵呵。”胡浩亮浅笑两声,“我只是帮你湿润一下嘴唇,你看你都干起皮了。”

信你哦!韩宇差点就像翻白眼。

“说不说?”胡浩亮直视韩宇的眼睛。

“说什么嘛你要我!”韩宇故意调换主语顺序,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那我再换一种方式?”胡浩亮挑挑眉,收起舌头不再舔韩宇的唇,转而来到韩宇的脖子。小少爷修长的脖子此刻也满是汗,胡浩亮埋手下去亲了亲白嫩的皮肤,鼻子喷出的温热气息惹得韩宇觉得痒痒的。

“嗯......好痒啦!”韩宇忍不住笑了出声。

“还有更好玩的。”胡浩亮不再客气了,既然小少爷这么皮,那他就“调教一下吧。”

胡浩亮的手钳制着韩宇的细致手腕,分放在耳朵两旁,他热烈带着侵略气息的吻在韩宇脖子上流连,韩宇的皮肤给了胡浩亮很好的触感,让忍不住在吻的同时也狠狠地吸吮了一口。

“嘶......”胡浩亮的用力让韩宇觉得疼,不禁发出微弱的抗议声。

不管小少爷的轻微抗议,胡浩亮来到韩宇喉结的地方,先是用舌头舔了舔,韩宇觉得这动作有点色   情,脸上的红霞更红了。胡浩亮在喉结上咬了一口,韩宇闭上了眼,他是很聪明但是论到调情,他还远远不是胡浩亮的对手。

“乖,把事情告诉我。听话。”一点点小小的惩罚过后,胡浩亮又哄着小少爷开口。

暧昧的气氛弥漫在房间内,韩宇被他逗得别说脸红了,眼角都开始发红了。一脸委屈再带着这样红眼眶模样,让胡浩亮为之心动了一下。

“要知道我的故事,就要成为我的人,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吗?”韩宇平复一下自己的气息,闭上眼深呼吸一了一下。再睁开时,眼眸里的情欲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和清明。

胡浩亮深深地看着韩宇,他到现在都觉得自己不了解韩宇。一开始傻白甜不懂世事的小少爷,到刚才身手灵敏的白影,到现在口口声声说要自己成为他的人,韩宇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韩宇见他不说话,就笑了笑,“亮亮,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

胡浩亮觉得韩宇说的这句话是对的,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深藏不漏的,小少爷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现在,你还想知道我的故事吗?如果你放弃,你可以回房间睡觉,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明天我会跟管家讲把你辞退。从此我们各不相干。”

韩宇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刚才他和胡浩亮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这种风轻云淡的语气却让胡浩亮不舒服了,哦你韩宇在我面前两副面孔,一副傻白甜把我耍得团团转,现在又一副与我撇清关系的样子,合着我胡浩亮就这样任你摆布?

天蝎座的男人从来就不是让人耍着玩的!

“韩宇。”胡浩亮很认真地叫了韩宇的名字,他低下头额头抵着韩宇的额头,缓缓开口问到。

“成为你的人之后呢?”

韩宇表面波澜不惊,其实内心重重地跳了一下。他愿意?这种想法让韩宇有些开心。

“胡浩亮,你想清楚。我韩宇从来都不是一个随便的人。”韩宇眼神亮晶晶地盯着胡浩亮,他双手轻轻地挣脱了胡浩亮的钳制,解放双手后再轻轻地交叠在胡浩亮的脖子上。

“成为我的人,以后你的生命力就多了一个韩宇,我是你的责任,从你背负的那天开始就注定不能丢下!如果你背叛我,不但是你,就连你身边的人还有D-TOP都会受到牵连。你让我难过,我就让全世界难过,就是这么任性。谁叫我是小少爷呢!”韩宇后面的语气越来越理所当然。

这也是在告诉胡浩亮,一旦你沾上我韩宇,我就是一辈子如影相随,如果你要放弃我,我就要全世界付出代价。

胡浩亮从来都是孤身一人,做什么都是随意,好吧好吧,都可以,随便吧这样的态度。没人敢命令他,没人敢让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我是你的责任,你必须负起我这个责任,否则我让全世界都遭殃!

韩宇是第一个。

见胡浩亮一直没有说话,韩宇又笑了,这次是小少爷那种甜甜的软软的笑容。

“亮亮是不是生气啦?哎呀不要生气啦!你不做我的人就不做吧,我又没有非要你做。嘻嘻。”

软甜的笑容和撒娇的语调很好地掩饰了韩宇心里的失落。是了,他和胡浩亮不过就是萍水相逢,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做了自己的保镖,然后不小心让他发现了自己的真面目。怎能再要胡浩亮为自己多做什么。

“好。”

“什么?”

沉默许久的胡浩亮只说了一个字,突然的说话让韩宇没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他貌似是说......好?

“我说。”胡浩亮一脸认真地看着韩宇,“好。我要成为你的人。”

韩宇依旧懵逼神情看着胡浩亮,脑子里回荡着胡浩亮的话。好,我要成为你的人。

“胡浩亮。”第一次,韩宇连名带姓地叫胡浩亮的名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以后......”韩宇不敢先高兴,他一定要再三确定胡浩亮的话是不是真的。

“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想要随时拿去。”胡浩亮笑了,他能看出韩宇其实是没有安全感。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会先去保证所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哪怕最后结果不如意,也要保证自己是赢得最多的一个。

韩宇不敢先动心,一开始就要胡浩亮答应他的所有条件,包括以后如果胡浩亮背叛,那关于他的一切事物都会受到牵连。

韩宇又笑了,这次才是真正属于韩宇原本的笑容,褪去了小少爷那种故作天真无邪,只有韩宇原本的清爽能笑如人心的笑容。

“既然这样,那我要先做个标记,免得以后你被别人看上了。”韩宇微微抬头在胡浩亮的肩膀上张嘴就狠狠咬了一口。不止留下了牙印,也咬出了血点。

胡浩亮没有挣扎,没有骂韩宇,等韩宇咬完了了,他侧过头一看,一点红红的血珠映入眼中。

“韩宇,标记不是这样的,我教你。”

说完,胡浩亮低头准确地吻上了韩宇柔软香甜的唇,手缓缓伸入了韩宇的衣服下摆,沿着腰线往上游走,带茧的手掌摩擦过韩宇细嫩的肌肤,惹得韩宇一阵颤栗。

“我怕疼,亮亮清点好吗?”韩宇轻声在胡浩亮耳边说,似撒娇的语气。

“好。”胡浩亮温柔地答应,他也舍不得弄伤小少爷。

一夜缠绵,第二天胡浩亮醒的时候,韩宇还在睡。看着自己在韩宇身上留下的痕迹,胡浩亮很满意很满足。昨晚激情过后,韩宇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胡浩亮。

原来,韩宇六岁那年父母就一场车祸离他而去。但是韩宇的姑姑韩玉告诉韩宇,她大哥大嫂的死不简单,应该是他二叔韩健做的手脚。那时韩宇年纪还小,姑姑便于他商量让他表面做一名天真无邪的小少爷,暗地里则偷偷培训韩宇,这么多年韩宇一直在追查当年父母死亡的真相。现在,到了要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韩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韩健面对着韩宇和自己的妹妹韩玉摆在桌上的资料和视频证据时,脸色发青,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天真不懂事很好控制的韩宇,竟然是一只扮猪吃老虎!

“小宇,你不是......不是摔倒撞到脑子失明了吗?”韩健难以置信地看着韩宇。

“唉......”韩宇叹口气,“二叔,那是我故意的,不这样则能引出你的狐狸尾巴呢?而且昨天晚上安保部门上报有人来公司偷取机密资料,那个人其实就是我。我知道你把一些出卖公司还有当年害死我父母的一些资料都保存在公司。”

“昨晚那个人是你?”韩健惊叫一声。

“二叔,证据面前你就认了吧。等会警方就会有人来了。”

“不......不!我苦心布置多年,不能就这样毁于一旦!”韩健赤红双目,他不能接受自己策划了那么多年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居然马上就毁灭了。

“孽障!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韩家老爷子,也就是韩宇的爷爷瞪着眼睛进来,看见韩健对着他就呼了一巴掌过去。

“爷爷。”韩宇过去扶着爷爷,他怕爷爷气急伤身。

“他们可是你的大哥大嫂啊!你怎能下手啊!你想过小宇没有?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韩健被一巴掌打得有点懵,等反应过来他立刻拔出藏在腰间的手枪举起来对着韩宇,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看着一切的胡浩亮早就准备好,一看韩健的动作就猜到他要干嘛,上前一步飞起一脚踢掉韩健的枪,一个擒拿手就把韩健反手控制住。

韩宇捡起韩健的那把枪,对着韩健。

“小宇......”韩玉叫了一声,随即又低头不说话了。她知道他没有资格去阻止韩宇,毕竟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

“二叔,有些事我们该算清了。”韩宇举着枪来到韩健身边。

韩健面如死灰,闭着眼睛等死。韩宇的枪是对准了韩健,但位置不是韩健的心脏,而是韩健的腰椎。

砰!韩宇扣动扳机,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入了韩健的腰椎。

腰椎受伤,下半身瘫痪,生不如死!

这才是韩宇想还给韩健的。

对于韩宇的举动,韩玉和韩老爷子都没说什么。确实这些年是苦了韩宇。

“爸妈,这是胡浩亮,我带来给你们看看。”

解决掉韩健的事情后,韩宇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带着胡浩亮来到了安葬自己父母的墓园子。

胡浩亮第一次看见韩家父母的长相,韩宇整体偏向父亲的容貌,但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却遗传了母亲。

“叔叔阿姨好,我是胡浩亮。我和韩宇在一起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请你们放心。”胡浩亮把一束百合放在墓前,很恭敬地鞠了三个躬。

“呐,现在我家人你都见过了,以后你也是韩家人了啊!”韩宇拉着胡浩亮的手慢慢走出墓园。

“你也是我胡家人了。”胡浩亮任由韩宇拉着,两人脸上都带着温暖又甜蜜的微笑。


完。

评论 ( 12 )
热度 ( 89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