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迷幻(下)

纯脑洞

纯瞎编








两年后,某神秘组织会议室。

“也就是说我们跟B合并了?”Viho拿着写满B组组员资料的纸折叠成飞机,往嘴里哈了口气,对准窗户就要飞出去。

Zaki瞥他一眼,嘴里一声轻轻的“啧。”

Viho立马老实放下纸飞机。对着对面的Zaki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合并就合并吧。”满脸络腮胡子的林梦对于两组合并没有太多意见,而且B组也是万里挑一的人才,韩宇、胡浩亮什么的也是出名的了。

Zaki管理好Viho后,眼神转到了坐他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Dino身上。自从B组组员资料发到他手上,他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什么话都没说。但是,Zaki留意到一向冷静的Dino居然拿着资料的右手有点微微颤抖?

这可太奇怪了!

Zaki瞄一眼,Dino手中的资料停留在某页面,貌似是B组一个叫......钟晨的?旁边的照片看上去,一个看起来很年轻脸微圆,眼睛眯起来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Dino认识他?怎么从来没提起过。

Dino强压住心头的激动,本来他只是漫不经心地坐在那里开会。不甚在意地翻着手里的资料,反正韩宇他们也和A组合作过的,也算是熟人。忽然,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映入眼眸。

是他!Dino蓦地睁大了眼睛。两年前那张因为中了迷  药而略微虚弱的神情的脸随即在脑子里浮现出现,他当时跟自己说叫Sun,看来是为了跟他的中文名“晨”挨边。那晚在仓库的情景Dino抿着唇慢慢回忆起来。

那个一开始略显无措的小孩,对自己好奇地打量却在自己看他的时候不敢直视自己,自己吻过他那柔软温热的唇,小孩的唇很生涩,完全没有任何接吻的技巧,更让Dino念念不忘的是,那是小孩的初次,自己占有了小孩的初次。

这个念头每次一想起,Dino心里有点甜甜的。

看到Dino一向平静无波的眼眸,竟然看着这资料上的照片露出罕见的温柔。Zaki更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你看看Dino,觉不觉得他跟平时有些不同?”Zaki撞撞Viho的胳膊,悄声在他耳边问到。

Viho闻言侧头很认真地观察十几秒,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说:“他看那张纸的神情,好像在看自己的恋人!太特么温柔了!”

Zaki点点头,连平日里最大而化之的Viho都察觉出来,Dino这回感情真的是太外露了。

两年前,Dino回组织交代任务后,本想去找Sun的,结果被通知一个星期后立刻前往英国受训为期两年。无奈之下,Dino只好先放下找人,先去英国受训。一再祈祷回来的时候还能找得到小孩。

皇天不负有心人。

而这边,钟晨有点遭雷劈的感觉。

Dino,A组织首席队员,擅长近身攻击尤其泰拳攻击,冷静沉著善于思考,曾多次出色完成组织交代的艰难任务。

两年了,他以为他再也不会遇到那个人,那天晚上的事就像一个幻觉,他就像一个幻象,一刹那出现再无音信。

那天晚上的事钟晨从来都是深深地埋藏在自己心底,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包括在组织里关系最好的韩宇也只字未提。

钟晨一直觉得那晚的事情太过奇幻,唯一的真实感觉是那人在占有自己身体时,带来的尖锐的不可摆脱的疼痛。以及,他离开时留给自己的那根烟。钟晨没有吸烟的习惯,那根烟一直就被他放在抽屉的最深处,还细心地用纸巾包裹好。

偶尔拿出来放鼻子底下闻了闻,一丝呛人的味道直冲鼻腔,就像那个人那晚伏在自己身上,留给自己的味道一样。

“晨儿?喂......”韩宇见钟晨看着那几张A组织的资料在发呆,伸手推推他肩膀。

“啊?宇哥你叫我?”钟晨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转头看着韩宇。

“干嘛,看着资料在发呆?”韩宇叼着棒棒糖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那个......宇哥,我们一定要和A合并吗?”钟晨带着点试探地问。

韩宇点点头,嘴里“咯嘣”一声把棒棒糖给咬碎了。把棍子从嘴里拿出来随意地丢在桌子上,韩宇咔嚓咔嚓地咬着糖,从钟晨手上接过资料,把第一张写着Dino名字的指给钟晨看。

“怎......怎么了?”钟晨莫名的紧张又带着点心虚。

“他以前和我们一起出过任务,是和你亮哥。”

原来还和亮哥是旧识,“那宇哥你和他出过任务吗?”

韩宇摇摇头,“没啊,那会我还在受训呢,是他们很早期的事情了。”

会议结束,钟晨拿着资料回了他们的办公室,坐下来捂着脸头疼地想着,过几天要见面怎么办?

要不装不认识?

一个念头忽然就冒了出来,钟晨猛地睁大了眼睛,。

对啊,可以装不认识啊,都两年了或许他也已经忘了这个事情了。对,就这样,我可以和他装不认识!又或者他不提我绝对不要先提起那件事。对,就这样,装傻,!

打定主意,钟晨的心才稍稍安稳些。

这边Dino满心欢喜终于可以见到心心念念了两年的人儿,可钟晨的一脸茫然却深深伤害了他。【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写到这里好想笑。】

“Sun......”Dino一脸阴沉地盯着面前这个神情漠然的人。

“嗯?怎么了?”钟晨一脸不解地看着Dino,其实他的心已经快跳出来了,他咬咬下唇依旧淡定地看着Dino。但熟知他的都知道,钟晨一紧张就爱咬下唇。

可惜,Dino暂时没有发现。

“你不认识我了?不记得我了?”Dino每说一句,就向前逼近一步。

钟晨被他逼得后退了两步,眨巴着眼睛然后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思考Dino的问题。然后,他抬头仔细地看了看Dino的样子,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不好意思,请问我们......以前认识吗?”

不认识啊,我们不认识啊!

认识吗?

你问得出口啊!好问题,真是个好问题!

Dino深吸一口气,他皱眉看着钟晨,小孩的样子不像是假装,难道是失忆了?想到这里,Dino倒是有点犹豫,这两年小孩的事情他了解甚少,会不会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伤失忆了?把两年前的记忆全部忘了?

思及此,Dino把目光投向正和Zaki聊得开心的韩宇。他把目光收回来再度定格在钟晨身上,这次多了几分的探究和怀疑。

钟晨受不了这样的目光,朝他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借口还有资料要整理就飞快地跑了。

晚上,两组织合并是大事,自然要庆祝一番,在大家推杯过盏的时候,Dino趁胡浩亮不注意,悄悄扯了扯韩宇的袖子。

“咋啦?”韩宇转头看他。

“我问你点关于钟晨的事。”Dino低声在韩宇耳边说。

“晨儿怎么了?”韩宇诧异于Dino居然有兴趣钟晨的事,他们今天才认识的吧?怎么钟晨就勾起Dino的兴趣了?

晨儿?叫得够亲热的啊!Dino听了韩宇叫钟晨的称呼,心里一股酸意只往外冒。

酒吧的灯光本就昏暗,再加上不时有些不同颜色的射灯一闪而过,照耀得Dino的脸色隐晦不明。

“你倒是说啊,晨儿怎么了?”看Dino脸色不好的样子,韩宇有点但心难道是钟晨得罪这位了?

“钟晨这两年脑子有没有受过伤,有没有失忆或者事情记不清楚之类的?”

“啊?”韩宇一脸懵逼地看着Dino,Dino到底在说什么?

“就是......我的意思就是......两年前钟晨第一次出任务,回来的时候有什么异常?”

韩宇皱眉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没有啊......哦对了,两年前是晨儿第一次出任务呢!不过失败了,回来还发了好几天高烧。还有......哎,你一问起还真有件事挺奇怪的哈。”

韩宇放下酒瓶子,双手交叠在胸前,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事。

“什么?”Dino急忙追问。

“那次之后,我偶尔看见晨儿拿着一根烟在闻,我还以为他开始吸烟呢,结果平日也不见他抽,也没问过我们拿烟。”

有一次韩宇烟瘾犯了,问遍身边人都没烟,要不是忘了带要不就是抽完了。忽然想起钟晨平日里老闻着的那根烟,就去找钟晨要。可是,钟晨死活不给,还说那烟已经过期很久了,再抽对身体不好。

对身体不好你还老闻着它干嘛?韩宇当时还吐槽过。

“你见过那根烟吗?”Dino听了韩宇的话,心头一喜,那根烟应该就是之前自己留给钟晨那根,小孩整整收了两年。如果钟晨是失忆不记得自己,那还情有可原。但既然时不时地闻一下自己的烟,那肯定就是记得也认得自己了,那是什么原因不认自己?Dino想还是得找钟晨。现在人多也不好当面问,不急总有独处的时候。

韩宇点头,又说:“烟不都差不多嘛。”

Dino不再缠着韩宇问钟晨了,拿了瓶酒靠在椅背上,时不时喝几口,眼睛就跟长在钟晨身上似的,一刻都不曾离开过。

钟晨也不傻,挑了个离Dino最远最远的位置坐下,他不大喜欢喝酒就要了果汁。因为有Dino在,他总觉得有些尴尬,也没怎么说话就一直低着头。

忽然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一直在盯着自己不放,疑惑 地抬头四处看,才发现是Dino目光别有深意地看着自己。

钟晨下意识地回避了Dino的目光,紧紧地拽着手里的果汁杯,心里的不安到了顶点。他看着我干嘛,他到底想干嘛?咦,真是!钟晨苦着一张脸,完全没有意识到要收敛自己的表情,要做好表情管理。

这么外露的表情,不就跟两年前仓库的那个Sun很像吗,小孩还是小孩,一点都没变。想到这里,Dino露出了一点微笑。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醉意,也幸好都是训练有素的人,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Zaki看看时间,觉得不如先回去下次再出来也好。

也因为两组织合并,住宿干脆就安排在一起了。一栋三层的小别墅楼,二三层住人,第一层是会议室、操作室、档案室、审讯室等。

钟晨睡不着,来到花园坐上了秋千。这也算是他的习惯了吧,一不开心或者闷闷不乐的时候就爱到花园的秋千上坐着发呆。

Dino一整晚都在暗自留意他,这会见他落单一个,而花园里没什么人,他一挑眉,时间到了。趁人不注意,也溜到了花园。

“借根烟呗?”Dino来到兀自发呆的人儿身后,看着他的发旋 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钟晨原本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被Dino突然地声音吓一跳,猛地回头一看竟然是Dino!

“我......没烟。我不抽烟的!”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抽烟,钟晨还当着Dino的面翻遍了所有的口袋。

看着小孩拙劣的神情和动作,Dino发现忍笑其实挺辛苦,但是还是忍了下来。

“韩宇说你有哦。”Dino迈了一步,更加靠近小孩了。

“哪有!”钟晨极快就反驳,反驳完觉得自己在欲盖弥彰。

“他说......”Dino故意放慢了说话的速度,还弯下腰慢慢靠近小孩。钟晨一看他靠近,立马就往后躲,Dino手疾眼快食指和大拇指捏住他下巴,让他无处可躲。

“他说......你老是闻一根烟,还说......”果不其然,Dino看见小孩的脸迅速爆红,就连耳朵都红了。

钟晨心里暗说,卧槽宇哥都跟他说了吗?

“有一次他问你借烟,你明明有都不给他呢。还说过期了?”Dino的语气带着笑意,似乎是在告诉钟晨,呐,我已经看穿你的把戏了,你就乖乖承认了吧。

钟晨胡乱地眨巴着眼睛,心里慌到不行,真的认出来了,怎么办,真的认出来了。

“为什么不认我?嗯!”Dino看小孩慌乱的样子,故意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眼睛直直地瞪着钟晨。

钟晨看他生气,更加慌了。

“我......”

“你知不知道我两年来一直都在想你,本以为这次合并看到你会很开心,结果呢!你居然装不认识我!Sun,你真行啊!”

Dino说起来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了,毕竟思念了两年,再见面却被故意装成陌生人!

可他委屈,钟晨觉得自己更委屈啊!虽然两年前自己任务失败了,可是这个人直接就把自己吃掉了,好吧当时自己也是有点意乱情迷了?!但是你吃掉了我之后就音信全无,我要找都不知道去哪找人!你现在还给我委屈?你好意思啊你!

钟晨一把拍掉Dino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从秋千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了Dino一眼转身就走。

Dino当然不会再轻易放他走,难得的机会怎样也要把话说清楚。于是一把揽住人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带,然后紧紧地抱住了。

“放开!干嘛!”钟晨挣扎着,无奈打泰拳终归是力量好些,挣扎了好些时候硬是没有挣脱来开。

“不生气好不好,我们冷静点把话说清楚好吗?”Dino低头在小孩耳边柔声地哄着。

“说他么要跟你说清楚!”钟晨眼眶泛红瞪着他,就连说话都带着哭腔,“两年前是你在仓库欺负我,好,我算是还你救命之恩。你说我们会再见,两年来别说人影都没看见!凭什么你出现我就要认识你!”钟晨越说越委屈,气得一口就咬在了Dino的肩膀上。

Dino没料到小孩脾气会这么大,但是也不敢动,如果小孩咬一下就能消气,他真的不介意的。等小孩松口了,Dino才觉得肩膀那里刺刺的痛。

“在仓库我不是欺负你,是真的很喜欢你。之后我本来是想来找你的,结果回去以后上头安排我去国外集训,一去就是两年,所以才没找你。可这两年我很想你啊,我每天都在想我家小孩今天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我?会不会忘了我?”Dino贴着钟晨的耳朵说着自己对他的思念,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都传入了钟晨的耳朵,钟晨听得真真切切。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有烟吗?”Dino离开小孩的耳朵,看着小孩脸上还有泪痕,低头用舌头舔了舔,才低声问了句。

“过期的你要吗?”被Dino舔了脸,钟晨脸又红了。

“要,最好是两年前的那种。”

两人这才相互拥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感受彼此的体温和爱意。

“对了,汉语说那次你回来后发了几天的高烧,怎么那么严重?”Dino眉宇间有点担忧。

钟晨却捶了他一下,“还不是你!第一次处理不好,我回来不就......”

Dino知道还是自己的原因让人身体受苦,他抱歉地亲亲钟晨的嘴角。

“以后我一定处理好,不信今晚我就证明给你看。”

说完横抱起钟晨就往室内走去,钟晨红着脸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头埋在他的胸口,待会经过客厅肯定要被其他人行注目礼,他可没有勇气去迎接那些调侃的目光。

果然,在客厅,所有人都用目瞪口呆来迎接两人,知道他们上了楼,大家才回过神来。

“难怪......”韩宇低声说了句。

难怪Dino在酒吧会说两年前钟晨出任务的事,他怎么知道是两年前,怕是两年前这两人就勾搭上了吧!

房间内,两人柔软的双唇贴在一起,用他们最原始的方式诉说着彼此的思念......



完。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