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奇】醋(1)

纯脑洞

纯瞎编

我一个晨晨的亲妈

居然要晨晨成了炮灰???!!!




今天早上Viho是在沙发上醒来的。

而且没有Zaki的“昊子起床啦!”

他下意识地转了个身,“啪”一声直接重物落地的声音。摔得他有点眼冒金星了都,干脆就顺势在地上躺一下缓缓吧。

这缓了一会,Viho貌似想起了一些事。昨晚,他和Zaki还有Dino以及一些街舞圈的朋友一起喝酒,中间遇见了自己的不知道前第几任女朋友,当时Zaki刚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了就很生气地走了。

自己跟在后头解释了一整晚,指天指地又是发誓又是保证自己跟那女孩已经快一个世纪没联系了。依旧是被他的温柔学长赶出房间睡了一整晚的沙发。

并且,自己现在摔得那么重Zaki也没过来看自己一眼,是还在生气吗?Viho叹口气,自己作的死怎么也得承受后果不是!一脸衰样地从地上爬起来,才看到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经开了,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Zaki?Zaki!”Viho叫了两声,无人应。

出去了?去哪儿了?Viho眨眨眼,拿起手机就播了号打过去。一阵美妙的音乐响到断气都没人接。

Viho正准备再打一次的时候,倒是有电话进来了。

Dino?

“喂?”

“你在哪啊?Zaki今天怎么回事啊?平日里也不见他过来跟钟晨跳舞啊,今天哪根筋不对啊?还是他终于被你气成神经病了?”

平日总是一副高冷冷静得很的Dino,对着手机就是一顿吼。Viho被吼得一愣一愣的,什么?Zaki去跟钟晨跳舞?为什么要去跟钟晨跳舞?Zaki要跳也是跟自己啊,为什么要去找钟晨?再说了,钟晨跳的跟Zaki的完全不是一回事,Zaki为什么要跟钟晨一起跳?

无数个问号围绕在Viho头顶。还没想得明白,微信就收到了Dino发过来的一个视频。

视频里,常年长袖的Hip Hop舞者居然穿着黑色背心在跳舞!黑色背心啊!以往Zaki顶多也就是穿个短袖而已,这次怎么穿了个黑色背心呢!看看,因为出汗本来宽松的背心变得贴身了,那纤细的腰型显露无遗,还有虽然有肌肉但是白嫩嫩的细致手臂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都让人看光了!

Viho瞪着眼看完视频,回了一句:在哪?你们舞社?

Dino:对啊,你赶紧来吧,我看Zaki今天是受了刺激了。

刺激,当然刺激了,黑色背心能不刺激吗!

Viho用前所未有的速度搭配完衣服,带上手机就直接出门了。

“Hi,V......”前台看见他本想打个招呼,但是一看Vhio那张堪比关公的黑脸,背后“冒着的黑红火焰”,觉得还是保持安静比较好。

进门谁打招呼都不理,直奔Dino他们的舞室。果然,来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Hip Hop舞者的专属音乐。往里一看,Zaki一身黑色的背心黑色的宽松裤子,背对着门口,对着镜子纠正钟晨的动作。

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大量运动后泛起了粉红,额头因为流汗有点亮晶晶的,修长的天鹅颈显而易见的喉结不时滚动几下,有时候汗多了Zaki直接撩起下摆就低头擦汗,紧致结实的腹肌又露了出来了。

Dino看见Viho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抬手招呼他过来。Viho一言不发冷着脸眼睛一直死死盯着镜子里的Zaki。

钟晨从镜子看见他,还想跟他打个招呼,被Viho凶狠地瞪了一眼。

跟我媳妇跳舞,你胆子不小啊小朋友。

钟晨顿时汗毛倒竖,这位哥发飙可是很恐怖啊。

看到Viho瞪钟晨,Dino立马开启护短模式,一脚就踹上了Viho的小腿。

“瞪毛啊!那是我徒弟!”

Viho虽然挨了一脚,但也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你徒弟跟你跳舞好啦,找我媳妇干啥!”

“靠!是你媳妇找过来的好吗!说什么今天跟晨儿玩玩Hip Hop,我还想问你咋回事呢!”

Dino也是蒙了,不知道Zaki今天玩什么。不过既然Zaki愿意教钟晨,钟晨也有兴趣学,就让他们玩玩吧,Dino也不会小气到只让钟晨跟自己学。

Viho看Zaki从自己进来就没看过自己一眼,就连一个眼尾也没扫过来,顿时就有点委屈了。干嘛,从昨晚就生气都赶我睡客厅了还不消气,现在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地跳舞,还不看我。

钟晨:我没有,我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吧,你俩到底咋回事?”Dino递了一根烟过去。

Viho接过烟狠狠吸一口,才慢慢道出事情的缘由。

昨晚在酒吧,在Zaki上卫生间的间隙,Viho的一个不知道前几任女朋友过来打了声招呼,顺便要Viho帮个忙。那就是女孩现在喜欢的男孩也在不远处,女孩希望假装和Viho一副亲密的样子刺激一下男孩,好让男孩给自己表白。

Viho也乐意帮这个忙,毕竟成人之美也算是好事一桩。坏就坏在,两人假装亲密的时候,Zaki从卫生间出来了,看见Viho搂住女孩的腰,还叫着宝贝宝贝的,立马掉头就走。等Viho发现的时候人都走到门口了。

Viho立马追过去想要解释,但是Zaki怒火中烧压根就不想听在路边招手一辆车就上去了,Viho跟着挤上去一路上也没少解释,结果到了家Zaki扔了一个枕头一床被子出来,就把房门锁了一晚上都没开过。直到刚才收到Dino的电话和视频,才知道人过来找钟晨跳舞了。

Dino听完无奈地叹口气摇摇头,这算是Viho自己作死,但他也是为了帮人。说到底就是Zaki误会了吃醋了,然后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刺激Viho的,自己可怜的徒弟就成了炮灰。

“行了,这事说到底还是你没处理好,不怪人Zaki生气。”

“我这不是解释了他不听嘛。还穿那么暴露来跳舞。”Viho重重地吐出一个烟圈,一看Zaki那黑背心露那么多肌肤出来,Viho恨不得把Zaki从头到脚包起来不让人看。

暴露?Dino看看Zaki,嗯......在醋狂眼里稍微多露一点都是暴露的。理解理解。

Dino看看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想要理Viho的Zaki,又看看单纯又开心地跟Zaki玩Hip Hop的自己徒弟,既然现在人来了还是让他俩自己解决吧。

“晨儿。”Dino叫了一声。

钟晨停下动作回身看Dino,Zaki也停下了。他不是不知道Vhio来了,但一想到昨晚他搂住女孩的腰还叫宝贝,那个气就是一直顶在胸口下不去。干脆也就不看他,彻底冷落到底了。

“今天也玩够了,我们去隔壁练练。”Dino拿着钟晨的毛巾给他擦擦汗,拉着他的手带离了暴风带的中心。走到门口还回头示意一下Viho,赶紧哄啊。然后还十分顺手地给锁了门!

“师父为什么要锁门啊?”钟晨很傻很天真地问。

Dino拉着他的手走在前面,“防止有人打扰他们练舞。”

哦,钟晨很直接相信了,没有丝毫疑问。

“Zaki!”一看都清场了,Viho立马就黏上去了。

Zaki一个闪身避开,径直走到旁边靠着镜子坐下,拿起水瓶子就仰头喝了起来。今天虽然是和钟晨玩,但他其实也算是发泄情绪般狠跳了好几回,体能消耗大身体缺水,自然就喝得急了些。

“慢点慢点。”Viho怕他呛着,在他后背轻轻地拍着,看他喝完了又靠了过去。

“Zaki啊,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是,那是我前任女朋友,可都好久好久没联系了.........”

“感情你还想再联系联系啊?”终于,Zaki冷冷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没有没有!我没有!”Viho立马坐直身子一脸认真地说。

“那你们昨晚挺亲热啊,久别重逢哈,干柴烈火的,宝贝宝贝的可亲热了。”Zaki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语气有多酸,以往这语气可是只出现在Viho身上。

“那......那不是演戏嘛!而且Zaki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啊。”Viho一伸手长臂揽住了Zaki的腰,头往他脸上凑过去,在Zaki汗淋淋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Zaki的小脸本来皮肤就好,软软的滑嫩嫩的,现在多了些汗更是顺滑了。

Zaki一个瞪眼过去,“演戏?你那么多前任你得演多少回啊?演着演着不就是假戏真做了!”

Viho原本低声下气认错的模样,听到Zaki的话心里忍不住乐了,他的Zaki这是吃醋了,多难得啊!但是,他表面依旧是一副低头认错的好宝宝的样子。

“没有没有,我也就对你真戏真做,真的。”

本来Zaki也偶尔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小气了,人家一个前女友在演戏而已,自己就生那么大的气。但转念一想,这混蛋以前可是“老有”啊!多少前任都数不清,演那么多戏万一成真的呢?Zaki一想到这些就火气压都压不住。

“真的,Zaki你信我!而且今天我都不开心了你知道吗?”Viho换上一副委屈巴巴的脸对着Zaki卖萌。

“不想知道!”

“你今天怎么穿背心跳舞了啊?你以往不都是穿有袖的嘛,今天穿这样都让钟晨看光了。”一说起这个Viho就怨念丛生。

Zaki白他一眼,“人晨儿用得着来看我?人要看也是看Dino好吧!”

“反正我不许你穿背心跳舞!,也不许你穿背心跟别人跳舞!钟晨不行,Dino不行!”Viho霸道地说。

“你行吗?”Zaki意思狡黠在眼眸里闪过。

“不行!”Viho下意识地回答了,回过神来一想,随即露出痞痞的笑容。

“我还是可以的,不过仅限于我。”

“不要脸!我跟你讲啊,我还生气呢,你今晚继续做厅长啊!”

“不要!”一晚的厅长就够受了的。

Zaki不理他的抗议,直接翻开自己的包,拿出一件干净的T恤,准备替换自己身上这件湿透的背心。

“换衣服吗?我帮你!”Viho一把抢过T恤,Zaki伸手打他一下,然后抢回T恤白他一眼。

“要你帮,我没手啊!”说完拿着衣服就往外走。

“我帮你嘛。”

Viho一手给人揽回来,Zaki被Viho从身后抱住,他被抵在镜子前。Viho低头咬了一口Zaki后脖子中间突出的一小块关节,然后手撩起了背心下摆直到胸前,双手放肆地揉捏着胸前的樱桃。

“Zaki跳舞那么累,还是我帮Zaki换衣服吧。”

Zaki挣扎不过,又气又羞。气的是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羞的是现在两人都在镜子前,Viho的动作从镜子里映出来,Zaki看得脸红耳热,觉得太羞耻了。

“Zaki你没见自己那种疯狂美好的样子对不对,今天有镜子,你可以好好看看自己到时是什么模样。”Viho的吻在Zaki修长的颈四处游走,边吻边说出让Zaki更加害羞的话。

“混蛋!待会有人用舞室上课。”Zaki想万一等会有人进来那真是两人的一世英名都毁了。

“不会,Dino锁门了。而且,他知道怎么样安排教室。”说着Viho的手慢慢来到Zaki的裤腰处,手缓缓了伸了进去

一间上了锁的舞室,不知道是谁在里头。只听见里面传来令人脸红耳热的声音。

“混蛋......那里不要!啊......”

“不喜欢这里?那这里你喜欢吗?嗯......喜欢吗?”

“不......喜......欢!你出去!我不原谅你了!”

“不原谅?那我只好多来几遍了......”


完。

评论 ( 21 )
热度 ( 61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