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晨】总觉得师父怪怪的???

纯脑洞

纯瞎编

之前说过这篇写成论坛体的

后来发现想网名太烦了

就直接写吧

还有,大神都不是什么正经大神







钟晨觉得最近他的师父很不对劲,而且是非常无法理解的不对劲。

比如,教导动作的时候站得距离自己非常近,就是一说话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脸上那种。

就像昨天,明明自己和师父都站在镜子前,师父他直接做就是了,非要绕到自己后面去。从背后伸出手来,他结实的胸膛紧紧地贴住自己汗湿透的后背,甚至他都能隐隐感受到师父身体传来的温热感,可师父丝毫不觉得这姿势有什么问题。

还有,师父甚至是贴着自己的耳朵跟自己说动作要领的,师父的声音很平静,有一种能安抚人心情的感觉,但是靠得那么近,钟晨的心跳似乎有点不受控制。况且自己又不聋,非要靠那么近来说吗?大家都是男人,不觉得这姿势有点暧昧?

师父的贴身指导,让钟晨昨天一天都是红着脸练舞,不知道还以为他练太狠了,脸都瘪红了。

“晚上有事吗?”

钟晨今天没课,难得在家躺尸一天。看着手机里师父发过来的微信,钟晨随后回了句没有。

“晚上去XXX吃饭吧,Zaki他们也去的。”

哦,原来是约了Zaki哥他们啊。自从认了师父,就没少跟着他和Zaki他们一块玩,钟晨也愿意跟着他们混,毕竟没多少人能有这样的福气。偶尔得一句Viho或者Zaki的指点,都够钟晨受用的了。所以,在钟晨心里,他们也算是半个老师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约定的地点,钟晨看见在门口抽着烟等他的大名鼎鼎的Dino。

“师父。”钟晨快走几步上前喊了一声。

Dino抬头看他,“来了,上去吧。高博他们也来了。”

咦?高博也来了?这可是跟师父他们同辈的另一个大神啊!世界四大顶尖街舞比赛KOD的创始人之一啊!钟晨平日里很少见到他,一来高博在国外的时间比较多,二来他们5+5聚会的时候钟晨是不会去的。

结果进了房间,才发现不止高博,就连人称佛系冯老板的冯正也在。

“高老师好,冯老师好。Zaki哥Viho哥好。”

一圈的前辈大神就在跟前,钟晨莫名有点紧张,虽然和Zaki他们两个很熟了,但是高博和冯正很少见面,一年都几乎没有一次啊。

“这孩子挺有礼貌哈。”高博也甚少和钟晨接触,但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清钟晨这孩子单纯心思简单。其实也不难看出来,钟晨的气质很干净,没有一丝一毫的浑浊气息,最重要的就是那双眼睛有着清明的眼神。都说眼睛时心灵的窗户,眼神即代表内心。

这孩子内心清透着呢。当初Dino也是看上他这一点才收他的吧。

“你别说,晨儿这家教真是好。当初刚认识的时候,每次见面都给我们来个半鞠躬,纠正了好久才改过来的。”Zaki笑着说,他看得出来钟晨在高博和冯正面前有点紧张。

“坐啊,都自己人不用太拘束的。”冯正笑着看钟晨,指了指剩余的两空位。

钟晨看看位置,在高博和Zaki之间空了两位,想也不用想钟晨选择了坐Zaki旁边。仿佛已经预料到钟晨会选择自己,Zaki对着钟晨笑。冯正扔了菜单到钟晨面前。

“看看想吃什么。”

Dino却把菜单拿过来开始点菜。

“哎,我给他的呢。”

Dino抬头看他一眼,又看钟晨一眼。

钟晨急忙说:“我都可以的,师父点吧。”

Dino抬手摸摸他的头发,柔顺丰厚的头毛手感极佳,朝钟晨笑笑才看回冯正。

“你让他点,他不是还得顾着你们的口味,那还不如我来。”

确实,Dino考虑到钟晨的顾虑了。钟晨向来都是考虑别人比较多的,他自己怎样无所谓的那种人。不想让小徒弟为难,Dino就把点菜的任务接过来了。

“那你知道人家想吃什么?”

“什么都吃!”Dino怼回一句,不理冯正继续点菜。

“啧!”冯正嫌弃地白他一眼,笑着对钟晨说:“你师父那么霸道,你怎么受得了啊,要不换一个师父吧?我们这里随你挑。”

卧槽冯老头你是来抢徒弟吗?

Dino一个冷眼射过去,干嘛,当着我面抢人你当我透明的?

Zaki和Viho看着这种局面都是笑笑不说话,冯正不过就是和Dino开开玩笑,他们都玩熟了,谁也不会觉得尴尬。

也就钟晨有点尴尬。

等上菜期间,高博倒是很有兴趣跟钟晨聊天,问他年龄,在哪上学,学舞多久了,对舞蹈有什么想法之类的。

“我看老高对你也挺有兴趣的,钟晨真的不妨考虑换一个师傅。”冯正真的是挑事不嫌事大。

钟晨睁大了眼睛,有点不知所无地看着Dino,Dino从桌子底下捏了一下他的手背,钟晨很乖地摇摇头,表示没有背叛师门的意思。

“哎不是,不是。”高博摆摆手,“我不是跟Dino抢人。我是看钟晨跟我老婆家的侄女差不多大,那孩子还单着,我老婆让我物色物色人选。这不今天刚好见到钟晨了吧。”

搞半天原来是家长替孩子相亲来了,冯正举着酒杯和Viho笑到一块去了。Zaki也调侃地看着钟晨,钟晨脸红了红。

倒是原本脸上还有着浅浅笑意的Dino,笑意全无了。他神色稍冷,眼眸发出寒意。不过高博和冯正都没注意到。

“对啊,钟晨。高老师家的侄女要是没看上不要紧,你高老师常年在国外,什么碧眼金发大波长腿妞,他也可以给你介绍介绍啊。就看你有什么要求了。”

冯正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很喜欢开钟晨的玩笑,估计就是看孩子单纯好玩。

钟晨既尴尬又不好意思,都有点后悔跟Dino来这个饭局,有被前辈调侃捉弄倒不如在家好好练练舞呢。

“高博,冯正。”Dino面无表情地盯着这两个自钟晨进来一直不停“欺负”人的好朋友。

“怎么了?”高博和冯正这才注意到Dino的神情不大好。

“Battle吧!”Dino说出了他们街舞圈最常听见的那个词。

啊?啥玩意?battle?

高博和冯正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Zaki和Viho也相互看看,有点不明所以。

钟晨也愕然,不过他想的倒是如果师父真的和两位前辈现场battle,哇!那真是自己三生有幸啊!

“不是......Dino,干嘛呀,突然要battle,饭还没吃呢。”高博不明所以地看着Dino。

Dino却站起来,扭了扭咔咔响的脖子,“正好,饭前活动活动。”

说完站起来一手揪着高博衣领,一手扯着冯正袖子,把两人生拉硬拽带出了房间。Zaki一看Dino是来真的,也不禁站了起来准备跟过去看看,他感觉得到Dino好像有些生气,但是他暂时还想不到原因。

Viho也觉得Dino不对劲,他很少说要跟他们几个battle,就算是对外也不时主动挑事的那个。这回突然就说要跟高博他们两个battle,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这里算是他们常聚的地方,所以Dino熟门熟路带着那两闯了祸却不自知的大神,左拐右拐来到一个小空地算是这里的一个小阳台把。

“不是......真battle啊?”冯正这才察觉出Dino有点不高兴,他跟高博对视一眼,但都没找着Dino生气的点在哪。

“你俩是裁判。”抬手指了指Zaki和Viho。

“音乐用谁的?”冯正看也是逃不过了,battle就battle吧。

“Viho的吧,晨儿是我徒弟不合适,Zaki的音乐对不上。”Dino还是很公平,Viho是他们一起跳的,钟晨跟他关系亲近有作弊嫌疑所以不能用。

行吧,音乐和裁判都有了,这场battle也拉开了序幕。

钟晨几乎是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直死死地盯着,脑子里就剩几个字了,好炸,好厉害,好神奇的动作!怎么做到的?!

本来以为就是battle一下,玩一玩就过去了,但现在看来Dino是在玩命?

三轮过后各有输赢,但是Dino不断地喊“再来!”“再来!”“再来!”

Zaki倒是为难了,原本想着三个人一人赢一轮就算了,大家都不失面子,结果Dino不停地要再来。

本来高博和冯正今天是没什么准备要跳舞的,虽然平日里也没少练,但今天Dino玩命似的不停地来,再加上有钟晨在旁边,Dino气势更加逼人。

最后高博和冯正两人实在是跳不动了,两个都大汗淋漓跟水里捞出来似的,高博更是脱了上衣直接拧出水了!高博喘着气,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Dino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的汗流浃背,汗滴顺着下颌往下流,他弯腰双手支撑着膝盖,但依旧目光炯炯地盯着那两人。

“Dino哥,你是哥好吧!你......到底......到底要......干嘛啊?”冯正坐地上喘着气,他算是服了,就连比赛场上的battle也没Dino刚才那么疯狂那么不要命。

钟晨过去拍着Dino的背给他顺气,用手背给他擦额头的汗,反被Dino一把抓住握在手心里。

喘过气,稍稍恢复体力,Dino拉着钟晨过去拍拍两位好兄弟的背。

“这是要告诉你们,第一别想抢我徒弟。二,不要给钟晨介绍女朋友。记住了没?尤其是第二点。”说完拉着钟晨就走人。

“什么玩意?什么跟什么?”高博还是一头雾水。

反倒是向来心细的Zaki发现了些端倪,说实话Zaki不觉得Dino会担心钟晨被抢走,毕竟高博和冯正绝对不会干这么傻逼的事。倒是第二点,不要给钟晨介绍女朋友,Dino是强调了两次这点的,莫非......

看来,有人要成为第二个亮亮了。

钟晨看完了一场绝顶高手间的巅峰battle,一时还沉浸在刚才的精彩中,被Dino拉着手也没反应,被拉着走了好远才回过神来。

“师父,我们去哪里?”

闻言Dino才停下脚步,依旧拉着钟晨的手不放,钟晨感到汗湿的手掌紧紧地拽住自己。

“晨儿,今天高博和冯正说的事你考虑过吗?”

钟晨以为Dino误会了,急忙说:“高老师开玩笑的,师父我不会叫别人师父的。”

Dino微微一笑,但是他的问题重点不是这个。他问的是叫高博给钟晨介绍女朋友的事。

“那要高博给你介绍女朋友吗?”Dino回头看他,眼眸里隐隐闪烁着某些别样的情愫,但是钟晨并没有发现。

钟晨抿抿嘴摇摇头,他没想过要找什么闭眼金发大波长腿妞,甚至连找女朋友这件事他都还没考虑过呢!

“为什么?外国女孩多好看啊,热情奔放,身材又好。”Dino看着钟晨茫然的样子继续试探。

这次轮到钟晨觉得有点不舒服了,他咬咬嘴唇,微微低头,眼睛看向地面。原来师父喜欢国外女孩啊,也是街舞源自国外,师父每年出国的机会那么多,怎么会没有国外女孩示好,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吧。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胸口闷闷的,有点郁闷的感觉。

看着小徒弟突然不开心的表情,Dino有点不明白,于是靠近一点捏了捏钟晨的脸,啧,慢慢的胶原蛋白的脸手感真是好极了。

“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没......”钟晨摇摇头。

“我跟你讲啊,女朋友这种东西啊,除了会拖累你就是拖累你,你看看现在练舞练得多好啊,要是有了女朋友你就没办法练好舞了。”

“啊?为什么?”钟晨不明所以。

“你看啊,有了女朋友你是不是得陪着她,陪吃陪逛街陪看电影,她不开心了你得哄吧,过年过节的你得买礼物吧,这里要花不少钱吧。她打得电话你得随时接啊,万一你练舞不接她就生气了,她生气了你又得陪吃陪喝陪逛街陪看电影,又花钱又浪费时间。你自己说是不是!”

看不出来Dino大神还挺有洗脑的天赋,这番谬论也不知道怎么得出来的。还一副说得头头是道,我是真理你听我的就对了的样子。

要是换个人指定就看出来Dino是顺口开河,偏偏这个人是以师父为上,师父说什么都对的钟晨。

他觉得,他师父说得好有道理。(晨儿你醒醒!)

古语有云,女人都是红颜祸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晨儿你醒了!)

“师父好像很有经验?”

“没有没有!就是看......看你Viho哥,当初失恋的时候一副要毁天灭地的样子,后来跟了Zaki才正常点。”好险,虽然自己真的没什么恋爱经验,但是看当初Viho那副失恋的鬼样子,Dino绝对不想钟晨再经历一遍。

后来,单纯的钟晨就被他不怀好意的师父拐到床上了。

后来,钟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觉得师父喜欢外国妞的时候自己会那么难受了。原来,那个时候就喜欢上师父了。

后来的后来某一天,钟晨靠在Dino怀里躺在床上。

“你说女朋友会影响练舞,那为什么男朋友就不会?”某天钟晨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就问Dino。

而已经把小徒弟变成小男友的Dino,很随意地回到:“因为你男朋友我会帮你练舞,会哄你,还不会给你耍小脾气。”

“是吗?”钟晨白他一眼。“是谁看见女学员跟我拍照就黑脸,是谁看我跟韩宇哥多说一句话就拉我走。”

“韩宇就算了他有亮亮了。但是那些上你舞蹈课的女孩是怎么回事啊!拍照就算了,还摸你手臂,还头靠你肩!”

说起吃醋,钟晨身边的几位大神都是数一数二的。

醋神:胡浩亮
醋狂:杨文昊
醋魔:黄景行

“就拍了几张而已,而且你都威胁人家删了。”钟晨无语。

说起拍照这事,Dino心里的醋就咕嘟嘟往上涌。他怀里这个还埋怨自己太凶,说自己会吓到女学员。真的,是欠惩罚。

于是,钟晨被翻了个身,上衣被脱掉,双腿被分开,某处私密领地被占有。啧,醋魔生气了呗,算了算了,乖点哄哄吧。

“老流氓!你轻点!”钟晨被顶得扬起了头,修长的脖子一览无遗,Dino忍不住在脖子上种下了一颗颗草莓。

“混蛋!小心精尽人亡!”钟晨被折腾到后半夜,然而他第二天还有早功班,而“老流氓”却依旧不肯放过他。

“那就在精尽人亡之前先喂饱你。”

第二天,钟晨是一脸哀怨地上早功班,时不时还用手扶着腰。

自此,钟晨得出一个结论。

如果你的师父突然跟你有很亲密的肢体接触。

如果你的师父突然拉着给你介绍女朋友的battle。

如果你的师父突然给你洗脑说女朋友都是祸水。

如果你的师父突然很多行为都奇奇怪怪无法解释。

那么恭喜你,你师父肯定是对你图谋不轨。

对此,韩宇表示钟晨说的都是对的。

因为,他也是这样掉贼船的。

同时,两人都表示,所谓街舞大神。

白天是神,晚上是兽。

完。

评论 ( 15 )
热度 ( 36 )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