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穿袄冬披纱

晨晨亲妈/街舞填海选手。填海,我是专业的!

【龙龄】为什么王九龙总是做伴郎?

纯脑洞

纯瞎编


你以为王九龙喜欢做伴郎?

错!

这活累人谁他妈爱做谁做去!

那他为啥还做?

还每次都捎带上张九龄?

因为这是王九龙的“阴谋”

每次婚礼

王九龙都旁敲侧击问师兄

觉得这个环境设计怎样?

喜欢这种风格的布置吗?

你觉得中式热闹还是西式浪漫?

这喜帖的设计你喜欢吗?

等等问题。

师兄傻乎乎乐呵呵地全部回答。

王九龙通过这样的方式

大概了解了师兄喜欢的婚礼风格和布置

喜欢喜帖的样式

就连菜品的种类王九龙都大致清楚

王九龙了解得那么清楚要做什么?

我不说你也知道了吧!

也许,只有傻乐呵的张九龄不知道吧!


2019-08-25

【九亭】当你的搭档给你花样“赐死”

纯脑洞

纯瞎编


张九泰休假了,孙九香借调到青年队,刘筱亭和秦霄贤搭档。

第一天上台。

“上台来呢,惯例要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刘筱亭柔柔的声线听着很是舒服。

“对的。”秦霄贤答了一句。

“我叫刘筱亭,这位是我的搭档秦霄贤。”

“哇!二哥!”

“啊啊啊啊!老秦好帅!”粉丝一如既往地疯狂。

“熟悉我俩的观众都知道啊,我们不是原配。”刘筱亭神情淡定地说。

“原配去哪了?”观众笑嘻嘻地问。

刘筱亭叹口气,一脸的忧伤。他指指秦霄贤,“他的临时有事。”

“而我的,死了!”

秦霄贤从“死了”两字里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气愤。他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

2019-07-25

【金东】来得及~番外

纯脑洞

纯瞎编


最近李鹤东严重睡眠不足。

原因是左右两边的邻居都在装修,一户是新入住的一户是翻新的。其实人家也很有良心了,选择在早上九点以后才开工。只是恰好,李鹤东除了外出商演,要么小园子午场要么晚场,凌晨到中午十一点半才是他真正休息的时间。

这样一来,每每李鹤东即将进入睡眠状态,吵杂的电钻、凿墙声就传过来了。导致李鹤东的睡眠严重不足,眼底的乌青日益严重。精神不好演出状态自然也连带着不好,虽然谢金及时补救,但李鹤东还是烦躁起来了。

“东子啊,这样下去不行啊。”这天下了台,谢金边换大褂边跟李鹤东说。

李鹤东刚才在台上又出错了,他有点不好意思,赶紧道歉:...

2019-07-24

【华贤】一夜姻缘(上)

纯脑洞

纯瞎编


琴霄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嘴唇干涸,眼底的红血丝正争相往上涌,眼下的乌青怕是熊猫才能媲美。

最重要的是,他腰酸背痛,尤其是下体的某个私密位置,正带着一阵阵的疼痛。

秦霄贤深吸一口气,抬手抹了一把脸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情景。他昨晚跟一个投资公司的大佬吃饭,这个大佬对他垂涎已久,席间就对他动手动脚的。最后还是没逃过灌下了那杯被下了yao的酒。秦霄贤趁着自己还清醒急忙找了个借口离开,走半道药性就发作了。

进了电梯浑身颤抖地缩在角落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蹲下来问他是不是不舒服,那时的秦霄贤已经有点迷蒙,迷糊中看着男人长得还不错,心下一横...

2019-07-11

【金东】来得及

纯脑洞

纯瞎编

涉及其他CP,不打tag了

大封箱。

每年的大封箱都是一年里重中之重的事,不管你是德云社多红多忙的角儿,都必须撇下所有事情,乖乖出现在大封箱的台上。

李鹤东一脚刚要迈进后台,就听见有人问:“谢爷,你决定了吗?真的想去?”

李鹤东伸出的脚顿了顿往回收住了,他听得出来问话的是孟鹤堂,孟小仙儿的声音糯糯的,不同于张云雷的清朗,岳云鹏的尖细,张鹤伦的低沉,反正他们几个能唱的声音都挺有辨识度的。

里头的孟鹤堂和谢金正坐着说话,听见孟鹤堂问,谢金伸手托托眼镜点点头。

“先见见吧,合不合适还两说呢。”

孟鹤堂听出他声音里带着点无奈,不过他一个局外人不大好插手别人的事情。...

2019-07-03

【德云群像】德云茶馆的一些小事(3)

纯脑洞

纯瞎编

只要蒸煮没翻脸,我就写闺蜜组,至于粉丝干啥傻逼事让他们作死去吧。

3、麒麟到

得了郭麒麟要过来的消息,张云雷这几天就在做准备。郭麒麟打小跟他一块长大,年岁差不了多少,可辈分却是舅舅和外甥。

“翔子哎,你说林林崽喜欢吃这个吗?”张云雷拉着杨九郎逛超市,目的就是给郭麒麟选零食什么的。

杨九郎推着手推车,注意力都在张云雷身上,超市人多怕张云雷一个不注意撞到了。听见了人问自己,随意看一眼人手里的零食。

“你选的都好吃。”

“哎呀,好吃是好吃,可得是林林崽爱吃才行。”张云雷看他一眼,又拿起手边的一包饼干看了看,好像想了什么转头看着杨九郎。

“好像家里也没什么零食了,咱也...

2019-04-28

【德云群像】德云茶馆的一些小事(2)

纯脑洞

纯瞎编

问一下,能看得出来这里并不是DYS那种正常相声生活吗?


2、九辫、良堂往事


唱完一曲,收获了不少的掌声,张云雷牵着孟鹤堂的手微微鞠躬致谢。转身走下来的时候,杨九郎已经在台侧等候着了。

“累了吧?手怎么那么凉?”杨九郎早就伸着手在等张云雷了。看见那双柔软恍若无骨的对自己伸过来,杨九郎露出了意思微笑,但是触到那冰凉的指尖时,杨九郎皱起了眉头。

张云雷勾勾嘴角,“今儿的人多就让他们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些。”

杨九郎本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抿抿嘴。他知道在茶馆里很多人喜欢听张云雷唱曲,张云雷也真心感谢大家的捧场,所以都尽量把现场的环境弄...

2019-04-20

【德云群像】德云茶馆的一些小事(1)

纯脑洞

纯瞎编

有曹、出现,反派吧

本章玲珑居多。出现少的CP就不打tag了


在现今社会,年轻人们似乎都在追求所谓的高端、小资的生活,似乎手拿咖啡或者捧着造型奇特的饮品才是真的社会人。

就在这繁华充斥着金钱和潮流味道的大街上,在街角有一家装修得古色古香的茶馆。名字也取得甚是高雅:德云茗馆。

要说起这茶社的兴起,得追溯到很久以前了。茶馆最早的雏形是茶摊,中国最早的茶摊出现于晋代,唐玄宗开元年间,出现了茶馆的雏形。至宋代,便进入了中国茶馆的兴盛时期。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繁盛的市井景象,再现了万商云集、百业兴旺的情形,其中亦有很多的茶馆。...

2019-04-17

【玲珑】我只想做你的楠楠

纯脑洞

纯瞎编

第一篇德云相关的文献给9088和大旺仔

老梗

又长又啰嗦


台上,今晚演的是《卖估衣》玲珑两人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内容了。

但是,今晚王九龙明显感觉到张九龄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往常在台上,两人面对面的时候眼神交流那是一个激烈得火花带闪电啊,既是演出默契也是两人多年的习惯,你一个眼神我就可以肯定。

可是,今晚张九龄与自己别说是对视,就连眼神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次数三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要不就是眼睛看着自己,当自己想要与他眼神对上的时候,张九龄就已经转头看向观众了。

这种感觉让王九龙感到很不安和委屈。他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最近哪惹人不高兴了...

2019-04-13

近期的一些脑洞

纯脑洞

纯瞎编


昊奇骗

你明知道我是来杀你的,为什么还救我

那你明明是来杀我的,为什么一直不动手

因为你是好人我不想杀你

那你也是好人,我也不能让他们杀你

我不杀你他们就杀我,我知道的

有我在,谁敢动你


昊奇篇

看你这么生涩没被男人吻过吧

你他妈让你试试到底谁生涩

王子奇

怎样

你行

过奖

有本事你吻老子一辈子


景晨篇

子奇死了

昊子死了

我最好的朋友都死了

师父你还有我啊

来,给你介绍这是我相亲的对象

你要干嘛

救命啊,杀人啊

谁也别想跟我抢师父


2019-03-14
1 / 28

© 夏穿袄冬披纱 | Powered by LOFTER